江阴市天华艺术学校

2019年04月17日 15:53

字号 :T|T

    从教28年来,刘老师的工资涨了无数次,从上世纪70年代,担任农村代课教师的14元到80年代初期的40多元,再到90年代的100余元。进入2000年后,经过几次工资改革,如今刘老师的工资已超过了3000元。“这已经与我们区的公务员工资水平相当,还是挺知足的。”谈到这几年来,政府在提高教师收入上给予的政策支持,刘老师觉得很满意。

    第一堂听的是数学课。这堂数学课主要是讲三角形全等的判定,老师讲清了概念,这非常重要,基础课必须给学生以清楚的概念。她还讲了三角形全等的四种条件,以及两边一角全等的几种情况。老师在讲这个内容的时候,用的是启发式教学,也就是启发同学来回答。老师在问到学生如何丈量夹角的度数时,同学们回答了好几种,比如量角器、圆规、尺子。我觉得这堂课贯穿着不仅要使学生懂得知识还要学会应用的理念。最后老师提出两边夹一角的判定方案,也就是SAS判定方案,并且举出两个实例让学生思考,一是做一个对称的风筝,这个对称的风筝实际上是两边夹一角的全等三角形;二是一个水坑要测量中间距离,水坑进不去,是应用全等三角形的概念——对应边相等,用这个概念通过全等三角形把这个边引出来。这两个例子都是联系实际教学生解决问题。所以这堂数学课概念清楚、启发教育、教会工具、联系实际,说明我们数学的教学方法有很大的改进。总的看这堂课是讲得好的,但是我也提一点不成熟的意见:我觉得40分钟的课包容的量还可以大一点,就是说,一堂课只教会学生三角形全等判定,内容显得单薄了一些,还可以再增加一点内容。

    当前学校之间教师收入差距客观存在,成为制约教师流动的最大障碍,最严重的能相差四五倍。上海市首先对教师收入实行了一刀切的办法,规定年薪7.2万,不低于公务员工资,根据职务、工作量有所浮动。王晋堂认为这一模式可以效仿。北京市朝阳区从2009年开始基础教育阶段的老师工资由政府买单。

  2009年高考重庆卷作文:《我与故事》。在生活中有很多故事,你可能是故事的参与者、聆听者、评论者,立意自定,写一篇800字左右的文章,体裁不限。不得抄袭。

    以学问报效祖国是两位大儒不约而同的人生目标,这是他们勤勉治学、勤谨做人的动力所在

    四、教学重难点

    (3)有文采

    进入高中,便是一切活动都围绕“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了。中心便是“高考”, 两个基本点是:坚持不分白天黑夜的灌输,坚持连续不断的题海战术。押准题的就是好老师,升学率高的便是好学校。在备战高考中,老师瘦了,学生的脸苍白了,为的是什么,就是6月上旬的一跃——跳龙门!

    从“教书匠”做起,是教师成长的必经的心路历程。教师的成长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需要不断的学习、感悟、修炼。作为一名优秀教师,既要具有系统坚实的专业知识和教育学、心理学、文史、自然、科技、艺术等方面的知识和好学上进的优秀品格,又要具有领悟教材、组织教学和驾驭课堂的能力,还要具有平等、尊重、信赖、容忍的博大胸怀和甘于清贫、乐于奉献的高尚师德。所有这些,都需要有一个不断学习、积累、反思、提高的过程。特别是一些教育思想和观念的学习,绝不是简单的诵记就能得其真谛的,它需要不断的体悟、反复的咀嚼、再三的啄磨,需要学、问、思、辨、行的逐步积累,而这些都需要有深厚的经验背景作支撑。只有耐心地从“教书匠”做起,才能有丰富、鲜活的感性认识,哪怕是一些失败的教训,为今后的腾飞奠定坚实的基础。

    早在1996年,那场发自语文教育界之外最后波及全国的语文教育大讨论,就已经发出语文教育“误尽天下苍生”的醒世之语。当时,从事语文教育的专业人士普遍判断:教训源于僵化的考试制度。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我们看到高考制度改革虽反复折腾但依然在固有的轨道上滑行,实质性的内部机制仍然无法撼动。在利益驱动下,我们骨子里的功利主义、实用主义已膨胀得没有任何力量可以约束了。有什么样的考试制度,就有什么样的教学行为。如今的语文教学理科化、文本教学习题化,都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无爹没妈,它是母语考试体式下的怪胎发育。当我们把一篇篇承载着人文理想的文章解读成一个又一个非A即B的“标准化”试题时,当学生最后除了读好大学赚大钱的理想外不可能还有其他的选择时,学生就会直接在课堂上向一位语文教师挑衅地质问:“你讲的这些内容高考考不考?”在几十年高考机制的顽固运作下,考试教育催生下的一届又一届“骄子”中的一部分又变成教师站在了更小的考生面前。这样的教师只会考试,考试教育只能把语文教育变成“死揪”试题的教育。所以,今天的师生除了分数的高低、排名的先后,视野一片茫然。在教育的评价方向上,许多校长明白“只有考好才有位子”;而学校又告诉教师,“只有考好才有奖金和饭碗”;教师则告诉学生,“只有埋头才能出头”;家长告诉孩子,“只有考上好大学才会有好工作”;高校告诉考生,“只有分数才是硬道理”;高考试卷则告诉师生,“这里只能是A不能是B,没有其他的解读”。试问,这样的教育最终会有怎样的结果?为什么基础教育改革进行了许多年,如今仍是步履维艰?为什么素质教育喊了许多年,如今却越喊越不是素质教育?如果尖刻一点,我能否说现行的社会道德水准就是现行考试制度催生的“母语教育之蛋”?如果这个“蛋”是“恶之花”,那我们就不能只强调考试制度存在的必要性和神圣性,还要考虑:什么样的考试制度才是合理、现代、符合民族文化存续和发展原则要求的?

    孙云晓:与此同时,全民族对教育的重视与日俱增。以恢复高考为标志,迎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中国人的求知热情如火山喷发。1981年,《中国少年报》的发行量达到1100多万份,许多家庭经济不宽裕也要给孩子订一份少年报,整个民族都如饥似渴地学习科学文化知识。

    是国际惯例还是制度例外

    ——《意见》摘录

    朱永新、朱小蔓、孙云晓是伴随共和国成长的三位学者,他们受益于新中国教育,投身于新中国教育,对新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比别人更多几分关注和思考。

    B(理解) 20分 4 词语和病句辨析、翻译和信息提取

    为此,我建议:高考制度改革应以扩大考生的选择权、落实高校招生自主权为核心,建立以统一考试为基础的多层次、多渠道、多样化的考试制度和录取制度,实现考生自主选择考试、自主选择学校、多次录取机会。同时,应举行 “全国学业能力水平测试”。“学业能力水平测试”的内容以考查学生基本的分析、判断、逻辑思维等能力为主,类似于美国的SAT考试,是对学生学业水平的标准评价,作为考生申请高校自主招生的门槛条件。学业水平测试可每年举行3次,有效期为两年。

    新中国成立初期,山尊先生曾经与焦菊隐、梅阡和夏淳一起,积极探索中国话剧与戏曲的相互融合,构筑了北京人艺现实主义话剧风格。他所执导的《春华秋实》、《日出》等剧作,成为百年话剧的经典之作。

    评论:“一代不如一代”感触很深读过一句这样的话,古代很多能人最好的教师却是目不识丁的妇孺。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形成了一波汉字研究的热潮,越过世纪,至今不衰。但是回过头来看,这场研究有一个明显的缺陷,就是未能很好地区别文字与语言,把文字结构中的文化现象和文字所记录的语言所反映的文化现象混为一谈了。在我们今后的工作中,希望能够汲取教训,避免犯类似的错误。

    语文是一个充满趣味、丰富多彩的百花园,既具有文化底蕴,又具有人文价值。她千姿百态的自然美、变幻莫测的社会美、奥妙无穷的科学美、情真意切的情感美、隽永深邃的语言美,无不给人以诱惑、启迪、急智、熏陶。语文是人一生不可或缺的工具,难道我们真的不能让学生在获得知识的同时快乐地提高能力?品赏语文那古今中外的文学经典,玩味精妙绝伦的名篇佳作,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写一篇生动感人的文章,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培养学生美好高尚的情感,启迪学生创造探究的心智?让学生会思考、能判断、善联想、精推理,从而学会做人,学会学习,学会创造,学会探究,学会合作?张扬他们的个性,放飞他们的思想,解放他们的灵魂?让学生获得学习的快感,知识的美感?厚积他们的文化,给他们以人文的终极关怀?

    由“绿叶与根”,考生联想到“儿子与父母”“游子与故乡”“学子与文化”“华侨与祖国”“台湾人士(余光中、连战、宋楚瑜、吴伯雄)与大陆”等。

    均非大家所愿的事情、局面,偏偏出现了,并且是一再出现。这只能说明,眼下我们所须需明确、进而给予根本性修补改造的,实乃整个相关领域内的制度本身。

    鸡鸣看日出是很壮丽的景致。今天我们还把太阳比革命领袖,把阳光普照大地象征革命的辉煌胜利。在北宋仁宗时候,国家表面上平安无事,实际上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都一天比一天尖锐起来了。王安石作为封建统治阶级内部的一个进步的知识分子,他怀着要求变革现实的雄心壮志,希望有一天能施展他治国平天下的才能。所以他一登到山岭塔顶,就联想到鸡鸣日出时光明灿烂的奇景,通过对这种景物的憧憬表示了对自己前途的展望。“不畏浮云遮望眼”这句看去很浅近,其实是用了典故。西汉的人曾把浮云遮蔽日月比喻奸邪小人在皇帝面前对贤臣进行挑拨离间,让皇帝受到蒙蔽(陆贾;《新语·慎微篇》:“故邪臣之蔽贤,犹浮云之障日也。”)。唐朝的李白就写过两句诗:“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见《登金陵凤凰台》)意思说自己离开长安是由于皇帝听信了小人的谗言。王安石把这个典故反过来用,他说:我不怕浮云遮住我远望的视线,那就是因为我站得最高。这是多么有气魄的豪迈声音!后来王安石在宋神宗的时候做了宰相,任凭旧党怎么反对,他始终坚持贯彻执行新法。

    一直以来,都有人建议要取消高考,或者改变一考定终身的局面。也有人天天把素质教育挂在嘴上。无可非议,高考确实存在弊端,高考也确实需要改革。不过,取消高考或者用其他的形式替代高考都是极不负责的。今天,高考存在的最大价值就是公平。谁要是把这个公平的天枰给打乱了谁就是历史的罪人。

    (1)近日,墨西哥电视剧《丑女贝蒂》的中国版《丑女无敌》在湖南卫视完成了第一季的播放,收视率高达1.77%。据统计,截至10月14日,该剧在全国22点档节目中市场占有率已超过9.3%。借助第一季的热播势头,《丑女无敌》第二季的拍摄工作已在湖南启动,预计将在明年贺岁档与观众见面。(《知识产权报》2008年11月27日)

    "当时我过于注重课堂气氛,忽视了课堂纪律"何捷说,当时就有老教师提醒他,"但血气冲天的我并没有认真思考"。

    教书育人,先摆正师生关系

    针对学生大都怕作文、恨作文的心理,许多优秀教师开始从心理学的角度对作文教学改革进行思考,于是诞生了一批以增强作文兴趣、作文乐趣为宗旨的作文教学模式。下面简要介绍几种产生较大影响的体系。

    “感恩”之心是一种美好的感情,没有一颗感恩的心,孩子永远不能真正懂得孝敬父母、理解帮助他的人,更不会主动地帮助别人。让孩子知道感谢爱自己、帮助自己的人,是德育教育中重要的一个内容。

    印象很深刻的有一张温总理与同学一起记笔记的照片。温总理记笔记的结果,是提出了一系列见解;同学们是否也有充分机会提出意见,包括反对意见呢?老师是否鼓励学生们这么做呢?在教学方法上,我认为,应以学生为中心,“我爱我师,但更爱真理。”教师的职责不仅是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教导学生如何做人,如何思考,是发现学生头脑中的火种,让进学校的每一颗金子都发光。不过,如果高考制度不改,一切都是空话。

    把技术做好了,才能达到艺术的境界 

    虽然对文学有如此之浓的兴趣,蒋昕捷的高考志愿却填的全是计算机系。他说,从高中开始对计算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尤其是编程方面。古今中外不少学者都是文理兼通,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也是融会贯通的,自己也希望能成为这样的人,但在现实中,这种矛盾却总让他一筹莫展,看文学书籍要花时间,做理科练习同样也要花时间,由于理科较为薄弱,老师和家人常督促他多做题目,他却总有点排斥心理,结果高考果然“吃了亏”,数学题有好几道明明会做却因为计算错误白白丢分。以后不管学文科还是理科,他两样都不想放弃,看来这样的“时间冲突”以后一直都会存在了。

    日本在二战失败后,把战略重心转向教育和人才的培养,教师受到国人尊敬。大约十年后,在5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今天我们也许感觉不到不尊敬教师的危险,但若干年后,我们可能将不得不为此品尝苦果。

    让教育部意识到今后高考不一定非得是高三应届毕业生,学得好了高二学生也可以考,只是我们考试成本高一点,但是那样就把很多优秀的人才解放出来了,而且高二考不好高三可以再考,他们压力就少多了,这个毫无疑问对应试教育打破了一个缺口。

    化学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主要包括:化学基本概念和基本理论、常见元素的单质及其重要化合物、有机化学基础、化学实验和化学计算五个方面。

    北大中文系教授孔庆东说,现在每一套教材都在挖空心思变换篇目,认为新的篇目可以挽救语文,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他说:“篇目并不那么重要,关键在于语文老师怎么讲。”现在,之所以出现大家对鲁迅作品不理解、不愿亲近,是因为中学语文教育出了问题。孔庆东引用一位专家的观点指出,“鲁迅是语文的灵丹妙药”,特别是作文的灵丹妙药。孔庆东说,鲁迅的文章从来都不会跑题,随便翻开鲁迅的杂文集,每篇文章都非常切题,古今中外正反左右,没有他做不了的题目。学生读鲁迅多了,思路自然就打开了。学生想写好作文最好的办法就是去读鲁迅。

  在经历建国初期的革命现实主义与改革开放后的伤痕、寻根、先锋、新写实等文学流派嬗变之后,中国当代文学自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突陷迷茫,2006年,德国汉学家顾彬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棒喝言犹在耳,而国内出版人、作家也直面当代作家的懒惰与自卑,甚至危言“文学已死”……可以说,中国文学从未像今天这样深深困惑、疲态尽显……

    在现代社会,口语交际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交际的内容与态度气质修养,不是靠简单的听说能力的培养就能够见效的,而必须有大量优秀作品文本的阅读吸收与发酵,腹有诗书气自华,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不然,单一的听说训练,就容易在技术层面作秀,流于轻浮浅薄虚假甚至恶俗。

    我说过,要想我们的学生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我们自己不能跪着教书。教学风格应当百花齐放,但是优秀的教师无一例外应当是思想者。在瞒和骗中长大的人,思维是会有缺陷的。而一旦觉悟,就有可能转向虚无,什么都不信。所以,培养独立思考的一代,是教育最重要的任务。中国需要大批有独立思考精神的教师。

    但是,无论如何,回避现实,回避这个时代苍凉的景物,回避让人沉重的公共事件,回避本应该让考生具有的公民意识、公民担当,刻意地营造一种充满诗意和哲理意味的窠臼,让他们绞尽脑汁地建造华丽的文本,让他们装作优雅,去抒发无病呻吟的叹息,去在风花雪月中撒娇,在装腔作势中编造生活的智慧,这也未免太缺钙、太飘渺了。“文章合为时而着,歌诗合为事而作”,疾于文风浮靡,时人主张文章应言而有物,应贴近现实。诚然,鬻声钓世、淫丽烦滥的文章,贻害不浅,让人“胸中无丘壑,眼底无性情,虽读尽天下书,不能道一句”。

    上午11点多,我正在“皮皮鲁”课堂上给孩子们讲课时就听到这个题目了,我当场让孩子们写了一篇作文,发现各种写法都有。

    教育不改革,“李四光”难有生长空间

    再次,看问题要找准根源,不能单纯把矛头指向某方面。网络环境糟糕不堪,原因在于监管乏力,孩子受影响不能简单怪罪于网游、网络,该挨骂的是有关方面的不作为,这才对路。

    中国的贪官为什么既要做婊子又要树牌坊?如陈良宇说“要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真正做到为民、务实、清廉,永葆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成克杰说“想到广西还有一百万人没有脱贫,我这个当主席的是觉也睡不好呀。”清代小说《镜花缘》讲述了“两面国”,李宗吾在《厚黑学》中点破中国官场和人情世故中“说得做不得”、“做得说不得”的两面人规则。中国几千年来以吏为师,培养出来的绝大多数儒士奴性十足。文革时期人们接受的是一种红色奴性教育。当代应试教育不重视培养基本的公民素质,而穷于空洞的道德说教,假话作文屡见不鲜,作文常常沦为培养谎言家和伪君子的工具,造就了一代又一代人格分裂的两面人。

    (2)丰富

    第一个层次是“就学机会公平”。这是由宪法规定的公民受教育权所决定的起码的教育机会公平,或者说是教育机会公平的底线要求。我国于1954年颁布的第一部宪法便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其后至今半个多世纪,宪法虽几经修订(1975年、1978年、1982年)与修正(1988年、1993年、1999年、2004年),但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这条规定始终未变。不过,在现实中,宪法规定公民有受教育权并不等于每个适龄公民就一定都能进入相应阶段的学校接受正规教育。因为,至少有两种制约因素会导致就学机会不公平。

    我心里很不好受,我们在培养下一代时,传递的是怎样的一种心态?

    3.加强与学生、临时监护人、家长的沟通

    我亦惯了买台版书,国内朋友的支持意见是﹕始终是繁体直排出来,中文字才精美雅气(所以他们更认同日本 杂志的排版,但我虽拥繁体却不觉得定要直排,应横直皆可,看谁合适)。当然,有些朋友则为了要看国内版看不到的内容。无论是什么原因,总体而言,这帮年轻朋友对于繁体中文的理解与熟悉,比我们想象中更甚。而且他们也倾向认同繁体作为中国传统精华的观点。

    中国丧失了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