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惰的智慧

2019年04月26日 15:34

字号 :T|T

    由于越往后,三评的试卷越多,我特别留意了这些三评作文的特点,发现有两种情况值得在以后的作文教学中引起注意,一是“穿靴”“戴帽”,二是文体不纯。

    改革开放以来,越来越多的简体字书籍、文件、报刊商业广告等进入台湾,慢慢渗入台湾的文化领域,以致不再有人称它为「匪字」,相反,为了加强与大陆的交流,不少人要好好学习简体字,否则,会遇到种种困难。

    Ⅱ.考试内容

    记者:作为教育政策研究方面的专家,您参与了多项国家重大教育政策咨询,也出版了多本教育理论专着,这些都较为宏观、抽象,似乎与《教育新理念》相差很大,不论是内容,形式,还是语言风格。请问您是出于怎样的考虑来写作这本书的?

    我捐你3000,你还我1万2……

    有人说,在中国,很容易认出谁已经为人父母,尤其是上学孩子的父母就更好辨认了。因为他们总是愁眉不展,他们有太多的困惑和压力了。

    作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是当天座谈会的主持人。一直致力研究大众文化的他认为,“通过《少年张冲六章》这个故事,我们对人的生命,对生命本身有了更深的感悟。”他指出,每一个刚刚脱离“张冲”式躁动不安的年轻人,都能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这部小说不仅在北大有意义,在中国有意义,在全世界都是一个尚未解决的话题。

    朱小蔓:我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做过七八年的大学副校长,深感现在大学的学风、教风、研究风气越来越值得忧虑。从本科生到博士生,那么多人都在为找工作忙得心慌意乱,不能静下心来读书做学问。一些教师受社会大风气的影响,也受评价体系的影响,急功近利。《高等教育哲学》的作者布鲁巴克这样描述过大学:大学就是教授和有理想的年轻人在一起创造性地遐想。我想,我们的国家和民族要在未来更有创造力,更有活力,我们的教育必须珍惜这种“创造性地遐想”。

    [政策背景]2月10日,教育部公布2010年工作要点,提出“优先发展教育,促进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例4%目标的实现”。此后公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稿中也提到,并将实行中小学的标准化建设。全国人大代表、致公党中央委员杨兴平认为,这意味着国家教育投资将有意识地向农村及贫困地区倾斜,扶持这些地方的硬件方面的建设,尽量缩小城乡差距。

    希望高考被取消

    梁衡:经典所以经得起重复,原因有三:一,它是创新和革命的,达到了空前的高度;二,它有绝后的效果,有特定的历史环境,不可能再重现重造。毛泽东、周恩来这样的伟人,包括遵义、延安的历史都不可能再重复一次。三,它已上升到了理性,有长远的指导意义。经典所以总能让人重复、不忘、总要提起,是因为它承载着一种精神和思想,对后人有启示和指导价值。

    今天是3月11日,会议就要进入尾声了。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一位高三老师坦言,在现有的高考体制下,不论是学校还是考生,都越来越功利化,分科现象并不是到了高中才有,其实有些学校在初中就开始有文理倾向。如果迅速“一刀切”,直接取消文理分科,相信会有很多学生无法适应。

    当然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从这些小的细节就可以看出,去行政化还有一个很长的路要走。

    置身于课堂之中,感受着轻松愉悦的氛围,体悟着各种思维的精妙,我不禁感叹:“课改真好!”。

    “文化大革命”前,全国许多中小学生实际使用的是第二套教材或第三套教材。10年“文革”时期,是新中国中小学统编教材编写和出版的“空白期”。

    对比以上两则作文题,可以看出,都是材料作文,都以动物故事为原材料引发议论,都要求根据材料立意、拟题、选择文体,乃至“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都原文不动,完全一致。如果单凭以上分析就说出题雷同堪属牵强,毕竟两则作文题所给的材料不同。但我们细致深入地分析一下,特别是从作文的立意角度来看,我们就会发现,惊人的相似——两则作文题竟如出一辙。

    一、为谁而学:美国教育告诉学生学习是自己的事,让学生自己去想,想学什么东西,因而学生一般学得主动、灵活、高兴。而中国的教育总是要事先给学生做出细致繁琐的各种规定,该学什么,学多少,什么时候学,该怎么学等等,中国的学生视学习为功利,因而习惯于应付,学习是家长、老师的事情,是为升官发财找工作而学,学得被动、教条、无奈。

    卢勤:我觉得首先要明白每个人都有潜能,教育的目标就是挖掘潜能,就像当时谢军爸爸妈妈都是清华,但是他跟妈妈说,我每在棋盘前面特别兴奋,尤其下国际象棋非常兴奋,而坐在书桌上觉得非常难受,妈妈应了他的要求,结果他成了象棋世界冠军,然后之后又走进了校园。作为家长要明白我的孩子哪最棒,不是跟人家孩子比,瞧人家孩子是金子,你的孩子是沙子,再差的孩子都有好的方面,再有个性的方面都有一个方面是杰出的,要发现它,教育首先是发现,然后从学校来说学校要因材施教,给予不同的平台,不同的激励手段,教育不是把每个孩子越弄越不行,教育是把每个孩子都弄得行,我今天不行,我明天行,这种期待就像一个锻炼好身体准备长跑的孩子一样,出了校门会跑得更快。首先要明白这样一个责任,并不是把每个孩子送到某某学校就算是成功,不同的教育方法,所以教育的难度越来越大了,不是说一刀切就可以了,不是一个标准就能评价所有孩子,也不能说一个考试试卷把所有孩子衡量出来,这种评价方式就误人子弟了。

    鲁迅作品在校园遭遇尴尬境地,对于中国语文教育本来,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这一事件的出现,有其深刻的原因。

    一

    2010年可能难度降低

    我们再来看一个教师的文章:

    赞弹

    时序更替,改革开放的大潮把新中国引向新的天地。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大力倡导关心教育,尊重教师。“我们不论怎么困难,也要提高教师的待遇。”他的话语振聋发聩!

    当“高考”这个调节穷人与富人出身的社会调阀器开始失灵时,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种“正常现象”,试问,当参军和读大学这两条改变命运的路子都越来越窄时,穷人孩子除了去打苦工之外,还有多少办法来改变命运?可以肯定的是,“高考降温”的背后,是穷人正面临着更大的社会不公,做为穷人可能永难翻身。以前,穷人虽然穷,虽然要日夜劳作,但是起码他们还有盼头,哪怕自己认命,起码有子女可以寄以厚望,自己的儿女可以通过“高考”的手段,跳出“穷门”,不再像自己那样过穷日子。现在大学就业难,导致高考失灵,阻绝了穷人孩子向上爬的路子,叫穷人该怎么办?

    北京劳动保障职业学院招生就业处处长魏晓东提醒,由于今年北京高职招生新增了高会统招形式,考生参加高职招生咨询会时,除了要问上述问题外,还要注意咨询招生专业对会考成绩的要求。由于不同学校招生对会考科目及成绩要求有所不同,考生可利用校园开放日详细咨询。

    然而就在我们为夺得冠军庆贺的时候,我们的体操队里,那些十一二岁,甚至更小的时候就被送进来的孩子们,有多少摔伤、致残,甚至付出生命代价的,有人知道吗?雅典奥运会上,我们的体操运动员从杠上掉下来,被骂成什么样子!那个时候,我们的谦虚上哪儿去了?我们的传统美德上哪儿去了?这些伤了的、残了的孩子们,从杠上掉下来的孩子们,他们图啥?不就是为了我们中华民族!

    谈到中学校长的诚信,他认为,中学校长肩负着为国家、民族培养和输送高素质优秀人才的神圣使命,他们的言行将对中学生产生重要影响,他们应当是社会最值得信赖的群体之一。同时,北大近年来在自主招生上取得的经验也证明,制度的制约也会保证对这个群体的信任度。“公示制度,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制约着这个链条上的所有相关人。还有一种意见,担心校长会‘推良不推优’,但是,推荐而来的学生毕竟要参加面试,还要参加高考,是要和其他学校的学生竞争才能进入北大的,如果‘推良不推优’,这个学生最终浪费了学校仅有的几个宝贵推荐指标,这是校长不愿看到的。在这一过程中,同样也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制约着。”

    李洪峰

    "怎么练的?""先从欧阳询的楷书开始练,然后是王羲之的行书,再然后是怀素、张旭的草书。我喜欢读帖,一个字几种写法,我挑出最好看的那种,反复练,取其所长,然后再有所发挥。因为我参照了毛泽东同志草书的篇章布局,所以很多人说我写的是'毛体'。其实如果把我的整幅作品拆解成单个字来看,与'毛体'是有很大差别的。"

    在能力层面,通过选文阅读,让学生学会表达,学会写作。语文知识零散在各种文体里,要用一个框架把他们连接起来,有了这样的体系性知识的学习,学习者才有可能将之转化为能力。

    我在参加比赛时发现,与外国的学生相比,我们中国学生做的项目很多还是小发明和小制作,不算真正的科研创新项目。

    说语文教育研究不被重视,好像也不尽然,你看每个省都有很多语文报刊,中小学老师晋升职称,都得在上面发表文章。语文学科文章数量之多,在各个学科中是首屈一指的。但研究水平有多高?不好说。就整体而言,语文方面的文章大都是经验性的,很少依据调查作科学的数据分析,研究水平也就打了大折扣。比如,我说文言文重要,你说不见得那么重要,彼此都会有一套一套的“道理”,而且都有观点加例子。可是科学性在哪里?谁也说服不了谁。

    我深深爱着我的国家,没有一片土地让我这样深情和激动,没有一条河流让我这样沉思和起伏。

    校长回应

    是国际惯例还是制度例外

  

    2。吐火罗文

    湖南:请以“踮起脚尖”为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议论文或记叙文。

    试问现在的孩子有几人能把童年过得无忧无虑,大人们把孩子送到各种各样的兴趣班就忙自己的“事”去了。熬到上学的年龄,他们的所有时间又被老师和作业占去,除了老师的作业外,还有家长的作业。他们没有自己支配的时间,在家庭与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圈内眼巴巴的望着外面的世界,他们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屈服在家长和老师的权威之下,也有几个胆子大些的孩子,偷偷地溜出去,由于饥不择食,他们学会了上网,他们学会读粗俗读物,他们聚在一起说脏话打群架,这又给家长和老师一个口实,社会那么乱,你们不能随便出去,牢牢地把孩子养在家中和学校里。现在的家庭问题太多了,忙事业的顾不了孩子,忙搓麻的更顾不了孩子,离异的夫妻想顾也顾不了。对于这样家庭的孩子还只有学校是他们唯一的好的去处,试想他们有多少时间有多大空间可供选择。不知老师们计算过没有,现在孩子上厕所,课间只有十分钟,来回跑路时间,大多时间还得等位子,如果有老师喜欢拖堂,孩子们连上厕所的时间都不够,胆小的同学只好憋着,试想那是什么滋味。教育无小事,没有爱就没有细节。所以我个人觉得只有把时间和空间还给学生,才是关注人,才是尊重人。把社会还给他们,这样他们的空间才完整,他们才有机会参与社会实践活动;把操场还给他们,这样才能保证教育部关于每天锻炼一小时的倡议;把课堂还给他们,教师是不是像超市老板一样,瞄准学生的需要,准备自己的教学;把管理还给他们,也许只有像魏书生一样,实行“人人有事做,事事有人做”,实现自我管理,才能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把选课的权利还给他们,也许只有他们自己选择了,才会珍惜。这有点像孙叔敖:一次,楚庄王认为楚国的车子太小,遂命令全国一律改造高大的车子,孙叔敖赶忙劝谏,若以命令行事,会招致百姓反感,不如把都市街巷两头的门限做高,低小的车子过不去,人们会自觉地造高车子。实现自我管理权,他们也许就会自觉地管理好自己。

    从1977年恢复高考至今,“高考改变命运”喊了30年。在21世纪的今天,高考仍旧在“改变命运”,不由让人感慨万千--为什么人的命运需要通过考试制度来改变?

    她认为,在中学里,老师更要教学生们两个字:“忠”、“恕”。对自己多一个“忠”,对别人多一个“恕”。于丹说:“做事认真就是忠,宽以待人就是恕,学不会这两个字,分数再高的学生也是无用的。”

    在世界各地,对企业进行评估、诊断、咨询的机构很多,评价的标准也各各不同,比如会计师事务所对企业的信用等级评定和会计审计,各类评估机构对企业资质和标准的评估认定等。咨询业已经发展成为巨大的现代服务产业,为什么就不能对高校实行这样的市场排名呢?社会和政府应该鼓励更多的机构介入高校研究、咨询和评估工作,促进高校的健康发展,而不是相反。

    教育资源不均衡的弊端,或者说择校费的可恨,说起来颇有些年头了,但一碰到教育体制这堵墙壁,只有却步。前些时候不是说国家要推行新的教育体制改革么?还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被舆论闹得沸沸扬扬的却只是缩微到高中要不要分文理科。

    前不久,华中科技大学校长、院士李培根曾表示,现在的教育开放性不够,教育的行政化现象比以前更严峻。何谓“开放性不够”?我理解,除了对社会开放性不够以外,更主要的是内部开放性不够,对学生、对教师开放性不够,教师、学生这些学校教育天然的主体成了被管理的对象,此种情形之下,出现“教得再好,不如当个领导”,也是必然的事情。

    解读:有些考生特别是复读生,认为老师讲的是针对全班,并不适合自己,基础好点的甚至认为老师讲的速度太慢了,非要另起炉灶自己来一套复习计划和进程,这样做效果并不一定好。老师毕竟比学生更了解高考大纲的要求,更了解高考的策略和技巧,更了解学生该怎样备考和应考。脱离老师的部署和指导,就有可能背离了高考复习的方法,抓不住主要矛盾、主要知识点和主要学习环节,造成事倍功半。

    语文凉热,“不考”可能导致“不学”,教学考试作为语文教育的主渠道责无旁贷。不过,校园之外,语文其实就植根于每一个国人的心间,那是一个渗透、影响、移易、浸润的过程,春雨润物、大象无形。“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余光中的诗句为汉语蕴涵的人文精神做了生动注解。千年以降,中华民族以汉语体察世界、接纳客体,并不断丰富拓展着我们的精神世界。此种内心的蕴藉,往往正是语文的滋润所在。套用余秋雨的话说,没有哪一种考试能够考出中国人那美丽的才华。

    之所以引述这些关于商纣王的评说,只想说明为商纣王翻案,钱文忠无论如何算不上第一人。作为一个历史教授,在媒体为此事采访他时,至少应对记者作一个简单的史实说明,让媒体少犯常识性错误。作为讲《三字经》的学者,这也是基本的学术人格,别让“第一人”这个称谓以讹传讹。虽说为商纣王翻案不是哗众取宠,但称“第一人”也算哗众取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