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人才市场

2019年04月17日 15:58

字号 :T|T

    2006年秋季,安徽省普通高中全面实施新课程,在此之前我们的九年义务教育早已实施新课程改革了。就全县、全省乃至全国来说,新课程给我们的教学带来多大的变化呢?你可以看看《人民教育》《中国教育报》《中国青年报》就知道我们的新课改现状如何了。身在其中,亲历三年的课改实践,又是班主任,对新课改我多少还是有一点发言权的,下面我摘三个事例来谈新课改的现状。

    其次,我们来分析教育部出台《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的思路。我们知道,班主任工作在中小学的教育工作,特别是管理和思想教育工作中非常重要,地位很特殊,就像我们行政管理体系中的“县委书记”的角色。今年以来,县委书记被受到空前重视,除了中央实施“省财政直管县财政”以扩大县级政府权力的同时,还提高了县级党委、政府一把手任命的级别,实现由省委书记直接任命管理的体制。现在,教育部出台班主任新规,颇有点像行政体制中加强县委书记权力的意味和思路。就像加强县委书记权力没有错误一样,加强班主任工作也没有什么大错。但是,我们知道,任何事情都是经过一定程序,通过一定的方式产生。因此,班主任,也应该经过一定程序产生,现在,《新规》中规定班主任的产生是由学校配备,典型的行政思维,对于自己的管理者,学生应该有权进行选择,就像我们有权选择自己的县长一样,民主选举应该受到重视和加强。现在新规定强调了一个班级必须配备一名班主任,这样新规定剥夺了学生“民主选择”的权力,学校配备的班主任学生是否喜欢或者同意?因此,教育部班主任新规在加强班主任权益的同时损害了学生的权益,这从立法精神的角度来看,是不符合立法精神,甚至是违背法制精神的。

    与“一考定终身”的传统高考不同,新课改高考将把学业水平测试或综合性评价同样列为高校录取的参考依据。然而,这种变革程度能有多大,如何处理好高考与高中新课程改革的关系,从课程改革第一天实施起至今,就成为了社会公众密切关注的话题。

    虽然北大说了,“推荐生人数原则上控制在北大本科招生计划人数的3%以内,具体视申请中学及中学推荐学生的情况而定”,可北大似乎忘了,在北大2009年的3300多名本科新生中,通过保送生、特长生、自主选拔录取等方式录取的学生已经占到了40%-50%,录取方式是“多元”了,可“公平”二字是越来越看不清了。

    B.梭罗对普通人提出了怎样的忠告?他如果活在今天,会对我们说什么?

    全社会要弘扬尊师重教的良好风尚。一个国家有没有前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国家重视不重视教育;一个国家重视不重视教育,首先要看教师的社会地位。要注意提高教师特别是中小学教师的待遇。……我们要继续发扬中华民族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不断提高教师的政治地位、社会地位和生活待遇,把广大教师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更好地发挥出来。

    对于这两道选择题,各方的答案并不同。对于“是否延长”这一选择题,从民间的角度看,赞成延长的占大多数,老百姓能减少高中或学前教育投入,当然很好。但也有反对之声,理由主要是现在九年义务教育都未办好,两年前才免缴学杂费实现真正的“义务教育”,况且免缴学杂费之后,择校费、借读费等等费用还是名目繁多,教育负担依旧沉重,在这种情况下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如果政府投入不增加,就有可能只是名义上的延长。同时,由于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如果实行12年义务教育,初中毕业生也就必须“履行义务”进高中,这样一来,受教育者家庭的教育负担有可能进一步加重。

    从教育的发生来看,受教育者(学生)是教育活动的前提和出发点,没有受教育者的存在,不仅教育者没有存在的必要,甚至整个教育都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教师也好,教育制度、教育措施等也好,都是为学生服务的,学生才是真正的“主人”。然而,在现实的教育过程中,情况完全颠倒过来了,教师成了主宰,而学生则成了“工具”。因为,教师掌握了标准答案,既是学生道德和知识的源泉,又成了标准、规范和秩序的化身。学生完全丧失了作为独立自主个体的地位,由“人”而变成“非人”、一种“容器”、一种等待加工的“产品”。

  

    也有网友在看完这些作文后,提出了不同的声音。认为这些小学生: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此外,一些传统的英文单词缩写也被赋予了新的内容,如“SOS”,原为国际通行的求救信号,指“save our souls”,意为“救救我们”,如今有了“someone special”,意为“某个特别人物”,以及“same old shit”,意为“老一套破玩意儿”等不同的意义。

    成就无数,荣誉如海。而他最看重的仅仅是“人民科学家”这样的称号。他的离去,留下了耀眼的光芒,也照亮了来路。 (董洪亮)

    7月底,省财政下拨资金6.69亿元,缓解绩效工资对欠发达地区财政造成的压力。但按照文件精神,绩效工资所需经费,仍实行以县为主,省级统筹、中央适当支持的原则。

    有留学生在看到商场门框上提示“小心碰头”的标牌上翻译为“Becarefultohityourhead(小心地去碰你的头)”时不禁捧腹大笑。其实,已然成为英语单词的“Chinglish(中国式英语)”早在2005年便击败了“飓风”“禽流感”等热点话题,跃居全球十大热门词汇中的第四位。

    (天津日报 2001-7-23)

    更何况,在我们这样一个几千年来形成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传统国度里,在读书是为了做“人上人”或“学而优则仕”的现实生活中,读书就是为了考个好大学,考个好大学是为了找个好工作。这年头谁还愿意去当一名哪怕技术顶呱呱的工人?更遑论“修马桶、做凳子、换灯泡”等体力话的下力人?

    解放周末:负担越减越重。

    B.理解:指领会并能作简单的解释,是在识记基础上高一级的能力层级。

    ——朱小蔓

   引言:改革开放30年来,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广有影响的“文化热”,到90年代的“国学热”,再到进入新世纪后国家把传统文化作为软实力的一部分予以支持和推动。这不仅意味着国学已成为建构和谐社会的精神资源,也意味着中国重新找到了自己的文化自信与文化方向。蒋庆是一位独树一帜且颇有争议的思想者,国内一些学者称其为“当代大儒”,西方学者则称其为试图在西方自由民主之外为中国未来政治提供另一种可能性的最有影响力的学者。

    北京大学是中国最着名的大学,与清华大学同为国家优先发展的两所大学,综合类。北京大学以理学第1名、医学第1名、哲学第1名、经济学第1名、文学第1名、历史学第1名、法学第2名进入中国一流大学。北京大学在9个学科门招收本科生,理学、医学、哲学、经济学、文学、历史学、法学、管理学、工学。

    家长:弊大于利

    在我看来,这些舞弊现象,与其说是考试参与者的猖獗,不如说是当地组织管理者的放纵,它不能不让人震惊和愤怒,但光有愤怒显然远远不够。从人的私利性角度来看,当高考成为十多亿人事实上最大的、最普遍的利益角逐场之后,人们基于利益的考虑,尽可能让本人或者本地考生获得更多的竞争优势,便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现象。但问题是,作为高考制度的设计者、执行者和管理者,国家应当透过这些舞弊现象做些什么?

    南方周末:领导可以带来很多其他的,包括课题,有的人当上大学校长后,评院士也容易了。

    在高等院校法人化从而确立自主招生的前提下,高考制度改革也必须走上多元化的道路,具体路径如下:

    顺便和刚刚踏进高中大门的弟弟妹妹们说一句——如果你能从高一到高三都保持始终如一的积极与努力,你的高三将好过很多。这是我的经历,虽然我做得还不太好。

    大赛开幕式由组委会副主任、语文报社副社长赵建功主持。陕西省教育厅副厅长吕明凯,本届大赛组委会主任、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苏立康,本届大赛组委会和评委会主任、语文报社社长兼总编辑蔡智敏,陕西师范大学教育传媒集团总经理高经纬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陕西省教育厅基教处处长王林生,陕西省教科所书记李振东等领导和专家也出席了开幕式。

    一九九五年

    4.我们用友谊写一本书,一本厚厚的书。在书里:友谊如珍珠,我们共同穿缀,联成一串串璀璨的项链;友谊如彩绸,我们共同剪裁缝制成一件件绚丽的衣衫;友谊如花种,我们共同播撒,培育出一个个五彩的花坛;友谊如油彩,我们共同调色,描绘出一幅幅美丽的图画。

    我们不妨简单考察一下郭初阳执教的《愚公移山》,并与钱梦龙先生的案例稍加比较。

    均衡是重中之重:教育不均衡仍然是当前义务教育阶段最大的问题,这也正是奥数热、有偿家教、择校热等现象屡禁不止的症结所在。新任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上任伊始,就提出把均衡发展作为义务教育的重中之重,并且提出努力实现2012年义务教育区域内初步均衡,2020年区域内基本均衡的新目标。

    针对近年来查处高考移民和冒名顶替案件时发现,省内跨区报考是导致这类案件发生的一个重要根源。为此,省招办在今年高考报名时特别要求,公办高级中等教育学校毕业生,必须回户口所在地报名。现在高考报名虽已结束,但对高考报名资格的审查工作将一直延续到高考开考前。各地市招生将再次对高考报名资格进行认真审查,发现问题及时纠正。今后,若再有此类问题举报,一经查实,首先将追究地市招办负责人责任,同时在全省通报批评,并取消违规报考者的考试资格。

   一、温家宝总理与网民在线交流

    3号考生:南飞雁作家1998年参加高考

    “感恩”是一种处世哲学,是生活中的大智慧。感恩可以消解内心所有积怨,感恩可以涤荡世间一切尘埃。人生在世,不可能一帆风顺,种种失败、无奈都需要我们勇敢地面对、豁达地处理。

    判断语文学习方向和结果正确与否的标准:有理有据

    相较于传统阅读,这种文本解读的方式确实带有太大的颠覆性。我们不得不问:这种补充与想像的目的究竟指向什么?是为了更好地理解愚公的行为与精神,还是想突出“智叟”的“机智”,抑或就把培养学生的诡辩能力作为目的?这样的文本解读,究竟要将学生引向哪里?无论学生如何避开文本本意地“胡说八道”,教师都极尽赞赏之能事。在这里,我们痛心地看到,这种以“解构”为名的解读方式离《愚公移山》的原意已相去十万八千里!诸如生男生女、旅游开发、实践第一、造山运动,都可以说是现代人对民族经典文本的“恶搞”与严重误解,是食“洋”不化而又极其庸俗的解读方式。《愚公移山》作为一个经典的寓言文本,一个地道的寓言文本,一个表达中国民族精神的文本,就这样被教师以“标新立异”的名义诠释得面目全非。比较而言,我们看到,钱先生在教学中也关注人物对话。然而,他从愚公妻与智叟的对话语气、句式选择之不同看出了他们对于移山的不同态度。这里所“发现”的,其实是文本中的一个“召唤结构”。钱先生很巧妙地引导学生从此进入,将学生的文本阅读引向纵深。就对文本的理解或对语文教学的理解来说,我承认郭先生教学改革的颠覆性,但实在无法肯定他的正面价值与意义。

    其实也不奇怪,作为工程,就是要讲进度、报进展,而且要讲规模效益,更要有截止时间和这任领导的军令状。有时,工程甚至是作为大战役、攻坚战来打的;还有强烈的时间观念,定期或限期完成。在我们这样一个计划经济传统很深的国度,政府有关部门对弄大工程有着天然的兴趣和冲动。譬如几经风雨正处于复苏阶段的职业教育,虽然从认识上各方都强调,职业教育是面向人人的教育、是身边的教育。但是一旦起步,地方政府和教育部门的首选就是上规模,集团化。各地职业教育试验区、职业教育城、职业教育集团纷纷上马,场面壮观。

  近日,北京市2010年高考改革新方案公布,一时引起媒体热议。此方案中较吸引眼球的,有“高中综合素质评价将计入考生电子档案,在统招录取、自主招生中作为高校录取的重要依据”一条。乍一看,此举措颇有突破性,但仔细一想,却感觉不是这么简单。

  正当山东省大力推进素质教育改革之时,这个省沂水县却以政府“红头文件”形式要求狠抓应试教育。记者调查了解到,沂水县教育系统存在违规办学现象,一些教师和学生对升学率的“大棒”应接不暇。(新华社11月4日)

    对于这些大师,我们艳羡的不仅仅是他们的成功与成就,还有学生对他们的追随和敬仰。和他们相比,现今的许多教师,留给学生的除了那些少得可怜的应付升学、应付考试别无他用的知识技能之外,还有什么呢?

    新课改是一个新的东西吗?也是也不是。说它是新的东西,那是从制度层面上来说的;说它不是新的东西,那是从思想理念层面上来说的。发现人,解放人,关注人,至少不是二十一世纪才提出来的新的概念。二百四十多年前法国思想家也是教育家的卢梭在他的《爱弥尔》中说:把孩子当孩子。卢梭的这句话一针见血的指出了中国现代教育的弊端,我们的教育是把孩子当孩子吗?不是。我们教育孩子,表面上看,是为了孩子未来,实则是为我们自己。家长们要求孩子学习的那个狠劲让人害怕,恨不得让孩子一下子把所有的东西都学全。你看双休日,最忙的是谁?是中国的孩子。他们背着比自己长的琴,行色匆匆地走着;他们背着大大的画夹,被大人们车载手拖。不问孩子是否喜欢音乐,不问孩子是否喜欢舞蹈,不问孩子是否喜欢英语,不问孩子是否喜欢奥数,反正我不能让孩子输在起点上。孩子拿着试卷出来,大人们马上询问考了多少分,只要不满意,轻则挨骂,重则挨打,也不问什么场合,只为自己解气,哪管孩子有没有尊严。前不久在《中国教育报》上看到一则消息,说北京的家长为了孩子将来能升入目标学校,双休日带着孩子“占位子”。我开始不知道何为“占位子”,一看才知道,原来为了孩子将来能上他们心目中的重点中学,就得按目标学校的要求上各种辅导班,考各种证,为此把双休日排得满满的,坐公共汽车,打的,一个班上完,赶另一个班,有时午饭只能吃盒饭,边走边吃。看看孩子们苍白的脸,架着眼镜的脸,你就知道中国的孩子有多辛苦了,试问大人们能受得了吗?当大人们这样做的时候,你有问过孩子们,大人们都是用自己的意志来替代孩子的意愿,没有把孩子当孩子。

    中国文学的现状迫切要求实现从“小我”向“大我”的回归,作家心中要有整个国家、民族、时代,否则你和一般人自己写着玩儿有什么区别呢?你能观照整个民族、整个国家,你才是作家。所以我这两年提出来要实现第二次回归。完不成这个第二次回归,我能断言,中国的文学将继续萎缩下去。如果中国作家仍然沉溺在“小我 ”中间,只是在小情调中沉浮,在玩弄文字游戏和文字形式的话,中国的文学依然不会有希望。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由于时任的教育局长从中作梗,我的调动被搁置下来。一年后,局领导变动。新任局长开明达理,而且是D老师的昔日弟子。经过D老师的大力斡旋和多方努力,我成功地调入了Q中学。

    四是大学就业压力增大,考上大学不一定能找到好工作,因此,有的考生放弃高考机会,直接就业。

    提起青少年精神层面的培养教育问题,两位政协委员不约而同地拿出了两份相似的提案,都对我国当前青少年的精神面貌状况表示担忧。

  顾明远 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副主任,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教育部教师教育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教育学会会长。

    案例:2002年高考山西省理科状元张晓阳是位复读生,在复读班开班仪式上他自我介绍说:“过去的事情已成为过去,高考并没有什么阴影,只要你能够保持一个很好的心态,只要你能够承认自己,永远不要对自己丧失信心,总有一天你会在一个方面作出卓越的贡献。”

    读着新语文教育的“六大理念”、“百年中国语文教育的十大关系”,在语文教学过程中不时闪现的迷茫和困惑,渐渐于头脑中清晰起来,而这既是作者令人敬佩不已的智慧闪光,也是当下许多一线教师渴求的精神营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