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建设人力资源网

2019年04月26日 15:34

字号 :T|T

    李海林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同时着手:一方面,需要学科专家与课程专家合作,系统开发出新的语文知识。另一方面,这个任务在很长时间内要靠广大语文教师自己摸索,教师把自己在每篇课文每堂课零星开发出来的“新知识”与专家的研究成果融会起来,以课程内容和教材内容的形式加以确定,从而完成“语文课程内容重构”的历史重任。要尽快改变目前课程专家、教材编写者与一线教师各自为政的教育现状,进而形成有效的合力。只有通过这些各有所长而分工不同的专家教师的通力合作,才有可能解决“教学内容”这样全局性的重要问题。

    三.以“强化能力”的角度立意,选拨功能科学

    徐江:我们的教材有没有问题?教材当然有问题了!教材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形成阶梯性的语文系统。可以结合你当学生时候的经历,高一、高二和高三的语文教材有什么区别?一组现代文,一组文言文,一组诗歌,一组小话剧、评论之类的,总而言之,都是这么几个单元拼成一本书,下册还是这么几个单元拼成一本书。为什么这个单元和那个单元放在一起而不跟别的放在一起?它没有一个内在的逻辑关系!知识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成系统!知识如果不成系统,它就没有任何用处嘛!石头一定要按系统排列起来,才能盖成房子,成为建筑材料,如果没有系统没有规矩,它不就是一堆石头堆在那儿了吗?按照规矩摆放它就结实,没有规矩它就没有力量,没有规矩它不就是松散的一堆吗?所以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它对孩子能力的形成就起不到作用。所以我们的教材也是成问题的,高一跟高二、高三没有形成阶梯性的知识系统。所以我们的孩子们都说三个月不上语文课没关系嘛,不就少读几篇课文嘛!他们不觉得有什么缺失。

    由某一高校牵头的命题中心,是为全国一大批高校而不仅是为其本校招生而设的。所谓高校命题中心,主要是说它是由某一高校来主持的,但是命题班子的成员应该包括其他高校以及中学的教师。高考命题中心唯有在受指定高校主持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彰显其考试的特色。由高校命题中心出试卷,其优越性肯定会胜于现在各省市的试卷。

    根据《指导意见》,奖励性绩效工资主要体现工作量和实际贡献等因素,在考核的基础上,由学校确定分配方式和办法,根据实际情况,在绩效工资中设立班主任津贴、岗位津贴、农村学校教师补贴、超课时津贴、教育教学成果奖励等项目。

    “环顾左右,朋友中国学基础胜于自己者,大有人在。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竟独占‘国学大师’的尊号,岂不折煞老身!”

    教育想“赢在起点”,却最终输在了终点。

    孩子的“面如菜色”,是孩子的无奈,更是家长的无奈。我相信,每一个孩子的家长必然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身心健康,春风拂面。但是,在考试面前,在孩子的未来面前,他们又不能不接受孩子的“面如菜色”。

  在经历建国初期的革命现实主义与改革开放后的伤痕、寻根、先锋、新写实等文学流派嬗变之后,中国当代文学自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突陷迷茫,2006年,德国汉学家顾彬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棒喝言犹在耳,而国内出版人、作家也直面当代作家的懒惰与自卑,甚至危言“文学已死”……可以说,中国文学从未像今天这样深深困惑、疲态尽显……

    对于母语考试本身,我赞成胡晓明“语文考试的政治性不是一种学科、地域、时代的政治性,而是一种神圣的政治性”的论断。的确,这是发自民族共同体生命内部的神圣使命,世界上任何一个有母语尊严的国家,都有自己的母语考试。在这一点上,我与胡教授观点一致,母语考试是神圣不容忽视的。但具体说到母语考试制度,胡教授说它是“确立人文教育的尊严,保证人文素养的价值导向”,甚至是确保自身“文明与文化的尊严”的重要举措,我却稍有异议。在确认这些论断的正确性和价值意义之前,我们必须先直面一个问题:自恢复高考制度以来,语文考试从未离开我们的母语教育,也未曾离开过我们的生活,可为什么我们的语文教育水平却越来越差,人文道德水准越来越下滑,以至于一些有理性担当的学人如王元化先生那样越来越担心中国文化的命运?

    但愿我不要成为谋杀语文的凶手之一。

    据刘利民介绍,今年“小升初”政策主要在四个方面进行了完善:

    首位担任英国名校之长的中国校长杨福家:

    皇祚不复天威去,天朝迷梦化为烟。五口通商香港失,断鸿声中夷舰现。

    温总理指出,素质教育推行多年了,我们的学生却为什么还是缺少“素质”?依我看,“教育行政化” 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家教与亲子教育领域又缺乏社会对策,社会组织与教育单位的互动也不够。我们急需一个大教育范畴下的革命性革新,而不是由教育行政部门在原有模式下的修修补补——因为,仅凭教育行政自身的革新能量,很有限。

    状元的产生,既是学子勤奋苦学的结果,也是广大园丁辛勤培育的回报。因此,埋没高考状元,不但对状元不公,而且也是对教育不公。我认为,公布高考状元并对其报道,不仅可以引起社会对知识、人才和教育的高度重视,而且是对老师教育和学生成绩的认可。如果担心对其“捧杀”,或助长中小学教育的功利化、商业化,伤害某些高考失利者,那么我们为何不反过来对产生负面影响的各个方面加以重视,教育和预防,却一味怪罪于炒作“状元”。何况对高考状元作一些适当宣传,既可以褒扬先进,同时也便于激励后者,给他们介绍科学的学习方法,提供成功的经验。

    湖南特级教师杨初春的“快速作文教学法”也是“文体中心,模仿为主”这一流派中有影响的教法。不过,与“模仿---创造”不同的是,“快速作文教学法”最为关注的是学生作文的速度问题。杨初春把自己的体系概括为“五步四法两课型”。“五步”即基础训练、思维训练、技巧训练、速度训练、综合训练。“四法”即写作限期限时法、指导先“实”后“虚”法、评阅浏览自改法、训练分步达标法。

    套话作文的遏制有啥法?由于中学作文教学中套话作文文风的流行,是由命题老师等多方共同作用的结果,所以要想高效遏制此风,就必须各方共同努力。对于命题老师来说,既要把“套不上”作为作文命题的一项基本原则,又要调整命题思路,引导考生关注现实生活,关注身边之事,抒写真情实感。对于阅卷老师来说,要利用好阅卷评分的指挥棒以准确引导中学作文教学,不应再一看到套话作文就打高分,而应大大鼓励那些关注社会现实、关心身边生活、叙写真我体验、抒发真我情思、表达真我认识的“我手写我口”型的作文。对于作文专家来说,也要准确引导中学作文教学,不要在讲学、着述等时只顾经济效益而向备考师生传递错误信号,不要到处随意乱讲“作文命题其实质都是不命题”、“命题的种子可以在‘东坡’土等任何土壤中成活发芽”(王大绩语)等歪理论。对于一线教师来说,要及时端正教风以正确引导考生,千万不要盲目跟风,不要胡乱传授什么考场秘籍。对于备考学生来说,要大胆抛弃“作文不就是套嘛”的作文观,要积极构建健康和谐的作文观,真真切切作文,坦坦荡荡做人。试想,如果各方都能朝着正确的方向努力,那么套话作文文风还会持续得久吗?

    此外,既然汉字原则上不恢复繁体,为何这一次有6个繁体字纳入汉字表?对此,《通用规范汉字表》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宁教授表示,现在恢复的繁体字都是必须恢复的,“比如朱砂的‘朱’,这是一个科技用字,但恰恰是一个繁体字,你不拿出来,有些科技地方就没有办法说,所以这个字不能不恢复。”

    15.阿房宫赋杜牧

    我告诉他们,我没有这种妙招。而且我认为这样做如果过了头便是一种煽情,真实和真切感不够。真正的优秀的文章,能够感人的文章是不需要在我们解读时过度地煽情的。我们要从文本出发,寻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不一定非要设计或故意营造所谓的“情境”。

    是的,“五四”并不是悠远的历史回声,也不是寻常的暮鼓晨钟,更不是被供奉的彩塑,而是以一种独特的形式炽热地“活着”。活在人们的争论中,活在每一次历史的大变迁后的思考中,活在一代代中国人对五四代表人物历史命运的不衰兴趣里,也活在人们总是在用它来与现实生活的对照中……

    第二个很现实的原因就是这几年社会发展多元化,社会结构分层,利益分层。以前穷,是大家都穷,大家都没有饭吃,所以也就没觉得不舒服;沙发、木凳子以前都没有,大家都无所谓,可是现在你有了沙发,我只有木凳子,我就不舒服了,不同的利益格局,不同的状况让人们感到反差变大了。

    三是重要价值的“另类”解读。这里要重点说说广东的“常识”一题,在所有作文题中,这恐怕是与现实最有根本关切度的,因为我们的社会普遍缺乏常识,缺乏对常识的尊重和敬畏,缺乏对逻辑与常识的力量的深度认知。广东一位中学特级教师的解读是,“雨过天会晴,春来草自青”都可以纳入“常识”的范畴。明白了,原来此常识非彼常识,我们搞懂了太阳从东边出来、西边落下,就是遵循常识了!

    汉语是至今通用语言时间最长的语言之一

    为此,康健在任校长期间,曾经试图改变这种现状,让一个好老师教一个重点班,然后必须再教一个普通班,但他最终还是感到无奈:“教育理念的差异很大,校长的自主性非常小,会出现很多矛盾。”

   1.与教学内容有关的

    这样不健康的集体心态,对权力如此崇拜,甚至会造成一个社会集体性的智力退化,当我们都像何川洋那样如此不相信自己的能力,那么过分地依赖权力之手的时候——资源的分配是依赖权力而不是能力,人们把更多精力花在依傍权力而不是提升能力上,我们的智力不正会逐渐退化吗?

    尼尔的智力测验题“树上有10只鸟,开枪打死一只,还有几只”,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就编进了课本,面孔不陌生。中国学生一班60余人,齐刷刷回答出了“标准答案:都吓跑了,一只也没有了”,“三秒钟就把问题解决了”。据此,尼尔说中国学生课堂纪律好,聪明,懂礼貌,守纪律;而在美国加州一所小学执教时,一个班24名学生“竟然都不吭声”,“只得挨个去问”。然后,学生不直接回答问题,却反问尼尔,“被问得摸不着头脑”。“一个问题竟耗了一堂课的时间”,“简直糟糕透了”。学生好教与不好教,评估标准在于学生不问与爱问。教师提问,不爱学生反问;学生答问,只管是否,教师不问过程。这里,尼尔说中国学生好教,其实是曲意点明,这种非科学的传统教学观,正支配着中国学生的智力生活。

    二、考试范围与要求

    时间,在心跳般的时针嘀嗒声中消逝;搜索电波,仍在向大地深处发出顽强而深情的呼唤。让我们以生命的名义,集结在大爱旗帜下,采取科学有效的行动,尽最大可能抢救生命,帮助灾区群众,减少地震损失,人人都奉献出自己的一份爱和力量,驱散笼罩灾区的地震阴云,为这格萨尔王之乡重辟一片蔚蓝的生命天空。

    (一)作文题

    其二,我国的教育,虽然在过去几年来取得高等教育规模世界第一、城乡义务教育全免费等成绩,但是,教育发展的不如意,也是有目共睹。媒体近日报道了八大教育潜规则,称“其积弊之深令人震惊”。而周济本人在今年9月也明确提到,“教育发展虽然取得了巨大成就,但还不适应经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形势,不适应国家对人才培养的新要求,不适应人民群众的新期待,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仍然任重而道远。”

    湖北荆州3名英勇救人而献身的大学生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据报道,截至10月26日,社会各界对溺亡者家庭的捐款款项已经超过45万元。28日上午,来自各地的群众纷纷涌向荆州市殡仪馆,自发组织悼念。追悼会上几名位市民打着“儿子们走好,不相识的母亲为你送行”的横幅送别三位见义勇为大学生。

    时序更迭,甲子轮回。六秩春秋,地覆天翻。1949年新中国成立,中华民族开启了新的历史纪元。这段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风华录,前承几辈人的奋争与探索,后启一个民族的梦想与荣光。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走向民族独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从新民主主义革命走向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每一步跨越,都历经着风险和挑战,每一个脚印,都写下了不朽与辉煌。

    有的训练体系虽然有比较坚实的理论基础,但是有明显的理论失误或盲区

    17.醉翁亭记欧阳修

    先来看两个发生错误的预言:

    有人说国家教育方针不是说得很清楚吗?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有人说还要加上两个字,“德智体美劳”。但我认为“德智体”也好,“德智体美劳”也好,都概括不了公民所应有的含义。

    你这么抠的人,一串羊肉串能喝8瓶啤酒,扦子都能撸出火星子。(形容人抠搜)

    对大一新生孙宗汉来说,这无疑是个十分令人振奋的消息。这位对数学满腔热爱、立志一辈子“嫁给数学”的“怪才”学生,对丘成桐的到来充满期盼。孙宗汉刚刚入选第二届数学班,他希望丘成桐的到来能给他们这些热爱数学的学生开启一扇通往数学顶级殿堂的“金色之门”。

    前天、昨天,教育部又两次召开新闻发布会,继续解读《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有关专家表示,种种信号表示,多年沉疴难医的教育问题已到了“破冰时刻”,2010年或是中国的“教育改革年”。

    细节能激活惊喜,一个国家,一个企业的强与弱,差别有时就在一个细节上。我们知道麦当劳是全球最大的连锁快餐企业,其在细节量化上至极。牛肉饼烤出来20分钟后没人吃就要倒掉,用过的油从来不会给油贩子,而是倒上蓝色试剂扔掉,所以公司做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强。我们用的针,原来是圆孔的,可日本人把它做成长孔的,预防老年人看不见,现在我们也做成了长孔的,为什么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我们中国人没有想到呢?

    解读大纲:联系实际探究问题

    在2月4日召开的基础教育领域座谈会上,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刘彭芝说,对智力超群的儿童应实施特殊教育,我国必须尽快建立拔尖创新人才的早期培养基地。上海中学语文教师范飚说,要减轻孩子的学习负担,首先要激发孩子的志趣。甘肃省会宁县太平中学教师黄志龙和山西平顺县北耽车乡实会小学教师王利青分别提出了改善农村教师待遇、加强农村寄宿制学校规划的建议。湖南长沙诺贝尔摇篮幼稚园董事长谢庆呼吁给民办学前教育多一些探索空间。

    (2)将试题所给的新信息,与课内已学过的有关知识结合起来,解决问题的能力。

    他说的话有更深层次含义,教师队伍没有扩大,但是学生迅速扩大,这个就像盐巴放在水里一样,现在水扩大了很多倍,然后盐就淡多了。

    第二,教育要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我们说教育要面向未来、面向世界、面向现代化,归根到底就是要与时俱进,赶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办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现代化教育。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放眼看世界,牢牢把握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的潮流,学习和借鉴人类优秀的文明成果。同时,也要深深地懂得中国,结合中国的实际和国情,推进教育改革、优化教学结构、更新教学内容、改进教学方式。

    至于《纲要》提出义务教育要“切实缩小校际差距,着力解决择校问题”,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郑若玲教授认为,择校的根源是资源配置不公,择校带来的最严重后果是对孩子的成长十分不利。从1993年国家推出教育规划纲要算起,社会上义务教育的择校现象延续了十多年,少数重点校通过收取择校费,轻而易举地获得了巨额收入,从未受到遏制。一个维护既得利益者的错综复杂的潜规则体系,成了少数重点校以及教育主管部门谋得暴利的“近水楼台”。

    一、 “春运”是一种文化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