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蛇添足的道理

2019年04月17日 15:57

字号 :T|T

    这种教学体系的逻辑起点是“模仿”,而按照辩证唯物主义观点,作文活动起始于作者对于客观现实的认识或感受,作文的逻辑起点应是源于作者生活中的所见所感。用“模仿”的方法训练结构材料的能力和文字表达有时可以取得一些效果,但这只能有限地解决一些表达的问题,却难以解决认识过程这一重要环节。

    (3)辨析并修改病句

    “我听过很多老师选择《酸的、甜的》做公开课的课目,基本上都教砸了。”王老师出言惊人。他说,很多老师喜欢将“猴子实践出真知”的精神定义为主题,而对该文的真正主角狐狸却置之不理。在这篇课文中有松鼠的心理描写,也有猴子的心理描写,高明的作者却独独省略了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说是酸的”的心理描写,而这正应该是语文老师要引领学生们去发现的文章蕴含的东西。为什么不引导学生细读文本,琢磨一下狐狸“硬说葡萄是酸的”中的“硬”字呢?再如,在上《小壁虎借尾巴》一文,“小壁虎爬呀爬,爬到小河边……”,能不能直接改为“小壁虎爬到小河边”?答案当然是不行,因为在文章最后提到小壁虎长出了新尾巴,这需要一个“慢”的过程,语文老师不仅要关注语言所表达的与事物发展本身相一致的节奏感,更要培养学生的语感……

    最近十余年来,应该说比之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要重视得多了,新的语文课程标准都有了明确的阅读量化要求,可惜落实的情况远远不如人意,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课外阅读处在一种说起来重要,做起来不要的状态。这么多年来,我们大讲营造书香校园,可什么时候专门召开过多少课外阅读方面的专门研讨会?我们的课题研究又有多少是关于课外阅读的?我们的语文类报纸、杂志又有多少文章在讨论课外阅读问题呢?我们的评估机制又关注了课外阅读了吗?语文教学的研究组织中关于课堂教学和作文教学的分支机构并不少,而鲜见有关课外阅读一分支的。这样,我们的中学生课外阅读在相当一些地区和学校处在无人过问的放任自流的状态,就是见怪不怪了。

    教育有其自身的规律。行政化做法可以用于一时的调整与纠偏,但不适合长期、整体地管理教育工作,否则,它会弱化教育创意和学术竞争,并使那些本应受到重视、并遵循教育规律去处理的重要问题纳入行政化模式中。  

    6月22日出版的《时代周报》报道,身份不明的武书连收取多所高校“赞助费”,使其排序靠前。互相利用的结果,依据此民间排行榜选择学校的考生,掉进了谎言的陷阱。

    “这样的话,可以用不同的考卷来考不同的学生,每个考生的定性将更准确。”杨东平称。

    只有在这样多元竞争的制度下,公平公正以及教育理念的更新才能一并实现。毋庸讳言,在高校自主招生的制度下,考生们或许会在某一个学校遭遇到某种“不公”,但是多元报考、双向选择的制度确保了具备接受高等教育素质的考生基本上能在自己相对心仪的大学深造,从而在整体上实现教育公平。指望“高考裸分”这根独木桥会带来公平,不啻于缘木求鱼。

    当富涵人文精神的语文教师用充分体现了人文精神的语文教材去教学生,在落实“字词句章语修逻文”的工具价值的时候,人文素养和人文精神的熏陶渐染自然就在其中了。教师在课堂上要着力提高学生的语文能力,不是刻意地教给他们“人文”,但在这样的教学过程中,学生的人文素养和人文精神自然就会潜滋暗长出来。  

    儒家思想有两根支柱:居家“尽孝”,在国“尽忠”。“忠孝”两者的关系,《论语》中说:“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可后来又碰到问题,现在的工资标准、初中高中老师的聘任方法、新课程标准,都要求初中高中必须脱钩,这和国家制度又形成尖锐冲突,是尊重教育规律还是尊重国家制度?康健又一次感到无奈。

    它是对考生古今语言沟通能力的考查,这种能力是传承传统文化所必需的。在分值45分的积累理解板块中,文言文部分的分值占到了19分之多,足见命题组对提高考生文言阅读能力的重视。今年的考题依然沿用以往的模式,就材料而言,仍是备受青睐的人物传记,材料翔实、叙事清楚、语言规范,也适度给了考生道德的暗示;就题型而言,依然采用主客观相结合的考法,全面考查了考生的文言阅读能力;就考点而言,客观题依然围绕重要文言实词的理解,人物典型品格的认知,文章的整体把握、细节分析来考查,而主观题仍是重点句子的翻译。具体的知识点大多设在课本高频出现的词语和句式上,如实词的"会""交结""众庶"等词语,在日常学习和文言阅读中反复出现,立足课本又不拘泥于课本。文言翻译侧重考查对关键实词理解和根据语境疏通语言的能力,不在繁难的文言虚词和概念术语上刁难考生。

    我们怎么评价30年的教育改革?

    我认为世界经济的失衡,不能把眼睛只盯在中国的贸易上。世界经济失衡,主要是反映在一些主要经济体消费与储蓄的失衡,一些金融机构只顾自身利益,过度扩张而造成金融的不稳定。如果从深层次讲,世界上最大的失衡是发展的不平衡。在这次金融危机当中,受害最大的是发展中国家。

    我做了个比喻,高考改革是个独木桥,通过这个独木桥,无数的贫穷孩子成了才,于是我们不断地改,但这些改革都是把独木桥改成了独钢桥、独铜桥,独银桥……但始终没有改变本质,要改变“独”的本性,不仅要改建桥的材质,还要另外搭建多座桥,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我们要赶紧搭建通往成功的多个桥,这样才达到改革的目的。

    语文老师的本事就是凭借一张嘴

    “跟校长关系近一点的,家长可以公关,拿到这个推荐名额,现在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不久前重庆那个高考状元通过改民族加分的事,就是个例子。”刘楠的母亲李女士表示。

    有偿家教的产生有着特定的社会和家庭背景,更与当下社会中教育资源有限和公众需求庞大之间的矛盾有关,而不仅仅是道德问题或金钱问题。要防止有偿家教成为个别教师赚钱、创收、获利的机会,但是,也不能一味地用偏颇的价值观去约束教师,因为这同样是在制造不公平,是对教师权利的熟视无睹。正因为如此,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拟立法有条件放开有偿家教,有何不可呢?

    北京三十五中是一所优秀中学,作了充分准备欢迎总理光临。但从照片中可以发现,班级人数太多,不利于师生互动。我记得,克林顿总统在一次演讲中曾提到:为迎接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美国要在教育上采取10个措施,其中之一,是把中学班级平均人数从22人减到18人。

    这些设计存在的问题在于“泛语文化”。笔者以为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养成,虽然是语文学习的重要目标,但它总是与语文学习相伴而生的。失却了语文学习,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养成就无从谈起,这样的教学就不再是语文教学。所以无限泛化语文素养论往往会削减语文学科的内核,导致浅薄的“广”和无序的“多”,使语文教学“反认他乡为故乡”。

    “亦余心之所向兮,虽九死其尤未悔”——

    启示4:校长要善于听取合理化建议,靠集体智慧取得胜利,而不是独断专行,当然更不能优柔寡断。

    先秦的思想活跃、百家争鸣,在中国历史上属于绝无仅有。不过,即使在那个时代,尽管有许多辩论,甚至在诸子的着作中有许多虚拟的辩论,各派论点也展示得相当充分,但还都不过是思想家之间的交锋,不具备伯里克里斯面对全体公民演说的那种公共性和感召力。

    常青很早就提出了“作文分格训练教学法”。分格训练所谓的“格”,是单一的基本训练单位,具体地说是把说话、写话、片断训练到篇章训练,从写人记事到写景状物,从审题立意、选材组材到开头结尾,从培养观察能力到发展语言、思维能力,把众多的作文难点分解成一个一个具体训练的基本单位---“格”。例如,把一年级的说话训练分成两大格、若干小格。两大格:第一大格,说一句完整的话;第二大格,说几句连贯的话。把“说一句完整的话”又分成五个小格:第一格,敢说;第二格,说顺;第三格,说实;第四格,说活;第五格,说准。也就是把某一年级的作文教学要求分解成若干个具体小要求进行循序渐进的训练,为命题作文综合训练准备好“预制件”。

    但需要指出的是,要坚持教育特色发展。教育公平并不是平均主义,更不是否认差异。由于人的先天条件差异,如智力、性格、能力倾向的差异,使得人在受教育的过程中有不同的教育要求;由于人的后天努力不同,使得人在受教育过程中的期望和成果也不同。没有机会平等,就没有教育公平,没有不同人的选择自由,同样没有教育公平。教育公平的理想状态就是基础公平与自由选择的统一。一方面,我们要努力保证机会公平,争取过程公平,确保底线标准,在努力实现公共教育资源平等分享的过程中,必须优先实现的是确立底线公平,实行最低标准保障、最低限度保护,缩小绝对差距、消除边缘化;另一方面,要承认差异,尊重差异,为不同人有个性的发展和创新拔尖人才的茁壮成长创造条件。

    更何况,在我们这样一个几千年来形成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传统国度里,在读书是为了做“人上人”或“学而优则仕”的现实生活中,读书就是为了考个好大学,考个好大学是为了找个好工作。这年头谁还愿意去当一名哪怕技术顶呱呱的工人?更遑论“修马桶、做凳子、换灯泡”等体力话的下力人?

    ——貌似强大的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一击。一个傻瓜一样的普通的流感病毒,便足以让满头白发的医学专家摇头叹息,更遑论五花八门的变异病毒了!我们以前从未听说过的什么“禽流感”“猪流感”“手足口”纷至沓来,梦魇般地叩响了人类不可一世的铁门;我们在混沌之中贸然拉开了一条门缝,结果是恶魔一把扼住了我们的咽喉。微乎其微的病毒,极其巨大的杀伤力;狂妄自负的人类,不值一提的抵抗力。——二者之间的巨大反差,让人深信历史教科书上所言不虚:官渡之战中的曹操,赤壁之战中的周瑜,淝水之战中的谢玄,郾城之战中的岳飞……以少于敌人几倍十几倍几十倍的兵力而大败敌军,创造了一个个为后人称道的以少胜多的战例。病毒固然无法与曹操之辈风流人物同日而语,然而其中所包含的道理则是大同小异的。

    研究生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次祁教授翻阅10多名中文系硕士研究生的论文,发现他们当中竟然有三分之一完全分不清“的”、“地”、“得”三字的区别!此外,语法错误、逻辑混乱、错别字连天……这类问题和本科生如出一辙。 “中文系研究生如此,其他系研究生的问题更大! ”祁教授在博士生中也同样遇到了这类问题。

    2.鉴赏评价 D

    哥,五年前你告诉我,你要考到某某大学。我当时说,哥,你在那里等着我。兄弟之间没有戏言,今天,我就来践行自己的诺言了。

    一直以来,“奥数”成为择名校的敲门砖,市场上各种“奥数”培训机构鱼龙混杂,严重影响了孩子的学习。一些奥数题竟然难倒了理科博士生,对于只有10多岁的孩子来说,将精力花在这些偏题、怪题上确实有些不妥。成都市的一纸封杀令使众多家长和孩子终于摆脱了这个负担。

    新闻晨报记者:采访中发现西部县城重点高中的老师不少自己当年都没有考上重点高中,但却进入重点高中任教,而在北京、上海,很多中学教师都是名牌大学的优秀毕业生,这种师资和教育水平的差距非常明显。《规划纲要》文本中提到十年之内基本实现区域内教育均衡发展,如何让这种差距相对缩小?

    上海卷今年的作文题由多年的命题作文,变成了材料作文。就这一材料来说,比较单一,就是“板桥体”现象。这一现象的表明艺术创造,不仅要模仿,还要重创造。不能失却个性与风格。书法艺术创作如此,其它亦然。只要抓住这一立意指向,所谈的方面和角度可自由选择。

    在这个曾经涌现出唐诗宋词、文豪巨匠的国度,在这个必将产生鸿篇巨制、黄钟大吕的时代,祖国和人民对我们的文学、对我们的作家充满了殷切的期待。我们相信,广大作家和文学工作者一定会以文学硕果,回答祖国和人民的期待!

    西华大学教务处处长马力否认“毕业论文被枪毙”这一说法。马力同样认为,《中国高等教育十年发展之怪现象》根本就不是论文,因此谈不上被枪毙。

    第四,教育要符合以人为本的要求。学校要坚持“以人为本”的办学理念,以“依靠人、为了人、服务人”为基本出发点,尊重学生、关爱学生、服务学生,发现和培养学生的兴趣和特长,塑造学生大爱、和谐的心灵。前两年我到医院看望季羡林先生,他对我说,讲和谐还要讲人的自我和谐,要使人对自己的认识符合客观实际,适应社会的要求,正确对待金钱名利,正确对待进退、正确对待荣辱,这才能和谐起来。

    因此有了网友乙更大的争议“其父为招生办主任,更改民族被揭穿。现在我们有充分理由怀疑他儿子高考成绩是否做过手脚。为改民族要找人,要在高考上做手脚则容易的多。找几个老师,做好答案传进去,是他的地盘,有何难?我是老师,对考试中这种行为看得多了。大家注意,他儿子平时成绩只是一般,这次是暴大冷门。可能吗?成绩提高一点是可能的,暴大冷门是不可能。也许有人会以为他改了民族就不会在高考中想办法,错,因为改民族只能加几分,他肯定只要能做到,什么手段都会使出来的。他高考中没做手脚,我出门给汽车撞死。”这样直接的质疑该状元的成绩,确实是让人感觉到,高考的腐败让人无法再相信官员的话,以及所谓的教育公平了,所以不少网友这样说,也是有一定的苦衷的。

    为此,康健在任校长期间,曾经试图改变这种现状,让一个好老师教一个重点班,然后必须再教一个普通班,但他最终还是感到无奈:“教育理念的差异很大,校长的自主性非常小,会出现很多矛盾。”

    “材料有一个,但是思路有很多。”王立群说,如果考生能从常规思路中跳出来,运用“逆向思维”或其他思路,让评卷老师“耳目一新”,就能得到高分。“虽然成功的90%来自汗水,但是后天的学习不是万能的。”王立群说,考生也可以从评论家的角度写,或者从动物管理局的训练方法上写,甚至从培训班教练角度上写。

    1 2010年上海世博会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英文怎么说?你认为中英文版本间意义有何差别?

    演播室主持人 侯丰:

    在玉树强震中远去的生命,原有着不同的名字,原有着不同的面孔,原有着不同的命运,但是,此刻他们都只有一个名字:中国公民,他们只有一个面孔:尊严,他们只有一个命运:受到国家和民众的深切悼念和至高尊重。

    大家总是要找一些理由的,因为他们最初取消语文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引起这么大的轩然大波,因为首先这里也有误打,华东师范大学解释了,我考语文,人家120分,他说可能是媒体弄错了,这个我觉得媒体要给人家平凡。但是另外,突然全社会都在谴责、都在反对,他们要找出一些理由来,他们甚至说前些年也是这样的。但是我觉得不同,这几年的时候,一个民族自信开始慢慢增长,另外一个大家在向回寻找根,这一系列的因素跟前些年也不考语文的这种心态,开始略微有一些不同,另外从媒体包括网络,大家这种声音可以更大地放大,所以我觉得如果要回应他的话,他说为了给学生减负,考英文和考数学等等不加负吗?另外我觉得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是取语文就可以说减负,而是这种考试的模式本身有问题。如果要是考试不是让人家去通宵达旦地准备,而是就是考平常的水准,我出的试题和考试的方式,你连准备都没法准备,这才是真正的减负,那背后反映出了我要检验人的综合素质。

    我浮想联翩,想探寻一下起名的来源。是不是因为中国只有一个季羡林,所以他就成为“宝”。但是,中国的赵一钱二孙三李 四等等,等等,也都只有一个,难道中国能有13亿“国宝”吗?

    “人生的目标是什么?”曾有学生问任继愈。他沉思良久,缓缓答道:“只讲自己弄明白了的话。”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任先生在80岁时,却特意请人治了一枚印章,只六个字:“不敢从心所欲”。以这样平静而快乐的心境,以这样谦逊而练达的笑容,以这样积极而稳健的姿态,20世纪风云变幻的中国文化舞台上,一直有着任继愈活跃的身影,他飘逸的性格和卓越的见识,填补了一代又一代中国学子的心灵空白和文化沟壑,为后来者点亮一盏指路明灯。 (袁新文)

    主持人:

    美国有句话叫“每一个爸爸都希望他的儿子上哈佛”,中国的父母也都希望孩子能进入北大和清华。然而,一方面,杰出人才并不全是教育体系培养的;另一方面,杰出人才的成长由很多因素决定。在科学的道路上,既要有激情和创造力,又要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既需要具备领袖能力,也要有团队合作精神……成为杰出人才的只是少数人。

    你能不能谈谈小学、中学的作文教育以及基础教育的语文教科书,对于一代人话语体系构建所产生的影响?

    这封信所描述的内容,笔者可以说是相当地熟悉,因为我们这一代就是这样走过来的。但是,这个中学生“厌恶上学”的呼喊却使我无比震惊,它使我对书本上阐述的千篇一律的育理论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而更让我震惊是,当我把这封信交给教育硕土课程班和教育系学校教育专业毕业班的学生讨论时,他们绝大多数的看法竟然是:

    前不久颁布实施的《国家“十一五”文化发展规划纲要》也明确提出:在中学语文课程中适当增加传统经典范文、诗词的比重,中小学各学科课程都要结合学科特点融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高等学校要创造条件,面向全体大学生开设中国语文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