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读书笔记

2019年04月26日 15:32

字号 :T|T

    土生土长的汉字,不仅能够出色地记录汉语,而且承载着灿烂的中原文明,对周边民族产生了广泛深远的影响。大约从夏商时期开始,汉字就从中原向四周传播。影响所及,南边有楚、吴越、闽越、南越、西瓯、骆越、壮族、苗族、瑶族、侗族、傈僳族、水族和越南,北边有白狄、匈奴、西夏,东边有朝鲜、日本、琉球。西南有古代巴蜀、彝族、南昭和大理,东北有高句丽、渤海国、契丹、女真。汉字在外族的传播有一个基本模式:第一阶段,当地人说汉语、用汉字,把汉字作为记录汉语的工具和盘接受;第二阶段,用汉字假借字或者自造汉式字来标记本民族语言;第三阶段创制民族文字,全面标记本民族语言。比较典型的例子是越南、朝鲜和日本。在经历了漫长的第一阶段以后,越南把现成的汉字或汉字偏旁重新组合来记录越南语,创造了喃字。经过喃字、汉字并用,汉字、喃字、拉丁文并用,20世纪中期开始,汉字和喃字被废,拉丁文成为越南的通用文字。在日本,为了使汉字适应记录日语的需要,用汉字音来记录日语音,用汉字字义来表示日语中的同义或近义词,形成了所谓“音读”和“训读”。后来又利用汉字单字或半字创造了纯表音的片假名和平假名。在朝鲜则是用汉字或汉字变体来标记朝鲜语,出现了所谓“吏读”、“乡札”、“口诀”,又利用古篆字形和反切原理创造了纯表音的“谚文”。越南、朝鲜、日本从没有文字,到引进汉字,改造汉字,最终都确立了适合自己的拼音文字。越南用拉丁文,朝鲜和日本用脱胎于汉字的自创字母。但除越南语完全不用汉字之外,日语中至今还保留着两千个左右的“常用汉字”,韩语中一些特定场合也在使用汉字。

    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说:“只有每个孩子都感到上学好,教育才能让人民满意。而素质教育的核心就是适合每个人的教育。”

    张力表示,现有的文理分科高考今后将逐渐淡化其惟一性,文理分科的形式也将逐渐改变。为表示改革的决心,张力向记者们承诺:“如果2020年高考仍然是现在这种文理分科的形式,我请你们吃饭。那么多国家,没有像中国这样从高一高二就开始分文理科的”。在高考的必考科目上,张力认为最先具备多次考试条件的是英语,可以像四六级考试一样一年多考,拿到相应的证书,高考认可证书的成绩。

    我们有时说到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它其实就是一个社会“文化水准”、“受教育程度”的同义词。身处当今这个科技快速发展,世界竞争日益激烈的时代,我们完全没法想象如果还像60年前那样,文盲占全国总人口的80%,中国会是个什么样子!反过来,我们则完全可以期待,10年后,按照规划纲要描绘的蓝图基本实现了教育现代化的中国,其整个国家、整个社会的现代化,肯定也就为期不会太远了。

    昨天,教育部继续对《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征求意见稿)进行解读。针对高考改革,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力透露,2020年将改变如今文理分科。

    复旦大学是中国着名大学,国家重点建设的九所大学之一,综合类。复旦大学在9个学科门招收本科生,医学、历史学、经济学、文学、理学、哲学、法学、管理学。复旦大学医学、历史学、经济学、文学实力超群,是造就医学、历史学、经济学、文学杰出人才的理想之地。

    这就是报奖者,西安交大能动学院教授、原博士生导师李连生。他申报的教育部科技进步奖,是我国高校科研最高奖项之一。然而45岁的李连生却并没有专门从事过报奖专业的研究。于是,心存怀疑的杨教授从学校拿到了报奖材料,想搞清真相。

    俞敏洪在生活中经常碰到一些家长,自己在家搓麻将或看电视,却要求孩子在一边好好做作业。有些家长虽然推掉了应酬,腾出了时间待在家,可是注意力并不在孩子身上。

    发挥引领作用”

    对非典和禽流感疫情记忆犹新的亚洲国家,深恐再受猪流感波及,均开始加强检疫及监控措施。与非典一样,猪流感在欧美的传播,已经跨越国界,不分国籍和种族,而病毒的威胁料将遍及公共卫生、经济、旅游、交通等各个领域;换言之,对抗猪流感的行动,不是一国一地的事,而是全球的共同任务。

    最近我看了一篇报道,一个8岁的孩子,父母生下她以后把她丢弃在草丛里,被好心人收养。这个孩子很聪明,四五岁就自己拆钟表、拆机器,拆完还能安起来。隔壁邻居电脑怎么也装不好,她看了说,“缺一个电阻”,结果还真让她说准了。这么聪明的孩子8岁得了白血病,大家都很疼爱她,可惜救不了她。大家问这个才活了8年的小孩子怎么理解这个世界,怎么理解这个社会。她就说了六个字:我来过,我很乖。

    网友感叹,我当年也没有写出这么好的作文!

    孩子们的时空得到了禁锢

    最聪明的办法是,无论那些时髦的名称怎么变化,你都把你的理念、你的追求放到里面去,又安全又时髦。许多问题都可以用你的良心、你的智慧得到很好的解决。所以说课改不存在着失败的问题,不存在达不到目标的问题,我们每天都在朝自己的目标前进,每天都是成功的。要坚信我们的做法!因为我们是凭良心办事,是按规律办事的,所以不会错,不会不成功。

    在能力层面,通过选文阅读,让学生学会表达,学会写作。语文知识零散在各种文体里,要用一个框架把他们连接起来,有了这样的体系性知识的学习,学习者才有可能将之转化为能力。

    这篇纪念文章更深刻的地方还在于,作者不是单纯的纪念,也不是简单抒发一下个人情感,而是在怀念的同时以此铭志,具有鞭策鼓舞之意。“睹物思人,触景生情。耀邦同志派我夜访的情景又在眼前,一股旧地重寻的念头十分强烈。当天晚饭后,我悄悄带了几个随行的同志离开驻地,想去寻找那个多年前夜访过的村庄。灯火辉煌的盘江路上,商铺林立,十分热闹。原先那个村庄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我坚持要再夜访一个村庄,仍然只带随行的几个工作人员来到郊外。在远处几片灯光引领下,我们走进永兴村,敲开农户雷朝志的家门,和他及他的邻居们聊了起来……”这里的怀念更是超出了一般人所能为,是将怀念之情化为自己的行动,既有追访、寻旧之意,更有学习、效仿之心,这样的怀念是厚重的、沉甸甸。

    2010年,以“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为主题的世界博览会将在中国上海举行。我们热忱欢迎五大洲的朋友们共襄这一盛举,共同谱写增进相互了解和友谊的新篇章。

    分析这些现象,宏观层面是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二元冲突,中观层面是行政教育体制和学校运行体制的矛盾,微观层面是课程标准导向应该怎么做,是方法重要还是知识本身重要、要能力还是要分数之间的矛盾。这些让办教育者感觉无奈。

    职业教育的隐忧还体现在招生混乱上,国家监管力度不够。湖北郧县某中学学生曾表示,不少职业学校为抢生源,搞有偿招生,招一名学生就给学生所在中学几百元“好处费”。有的地方甚至采取“地方保护主义政策”,只允许学生在县辖区内的职业中专就读。有的地方还用行政手段,给学校下达“指标任务”,完不成任务的实行“考评一票否决”。“这样的职业教育真发人深思。国家应当在职业教育的规范、监督、管理上下工夫,不要把巨大的投入白白浪费了!”

    目前的语文教学基本上是一种“说明性”的教学,处在简单的、表面化的课文解释层次。学生所获信息只是课文文本信息的重复,有些还是应该淘汰的“无思维性解读”。

    ③倡导领悟思辨。

    改革创新要有宽松的环境,特别是舆论界要支持创新,支持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要用挑剔的眼光看待创新,怀疑创新。例如,这次北大招生改革,39所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本来是一种改革创新的尝试,但是媒体炒作得很厉害,而且据说八成人不赞成,这种宣传势头似乎是想把这次改革的尝试扼杀在摇篮里,这种舆论环境很不利于改革创新。我想起鲁迅在80多年以前,1924年在北京师范大学附中的一次讲演,题目叫做“未有天下之前”。 他在演讲中说:“天才并不是自生自长在深林荒野里的怪物,是由可使天才生长的民众产生。”他又说:“在要求天才的产生之前,应该先要求可以使天才生长的民众……譬如想有乔木,想看好花,一定要有好土,没有土就没有花木了,所以土实在较花木还重要。花木非有土不可。”他还批评一些“恶意的批评”,说:“恶意的批评家在嫩苗的地上驰马,那当然是十分快意的事,然而遭殃的是嫩苗——平常的苗和天才的苗。”当时,鲁迅在北师大附中讲演的那一年,钱学森正在该校读书。当时的校长是我国现代教育的创始人林砺儒。钱学森正是在使天才生长的民众中产生出来的。我们的中小学不可能使每个学生都成为天才,但要使天才有生长的土壤。因此,我希望我们大家都来做泥土,培养出美丽的鲜花和参天大树。

    潜规则一:免试就近入学——却争相择校

   (三)教师按规定进行早、晚自习辅导,并到班级认真答疑和治理,每辅导1次(早 晚)自习发给津贴10元。

    2009年6月19日

    在课堂教学中,引导学生正确阅读,理解作品的含义,是十分重要的。阅读文学作品首先是对语言文字的感知开始的,叶老曾有过一个十分形象的比喻:“文字处理是一道桥梁,这边的桥墩站着读者,那边的桥墩站着作者,沿着文字铺就的甬路,步入作者的心灵,随着文字的血脉,触摸作者的思想,才可能真正体会作品的内容,从而更深刻理解作品的意义。”因此,在语文教学中就是要不断地反复地指导学生阅读作品的好词佳句的妙处,体会作者的感情。例如,在赏析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中,指导学生重点品味词句,“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是作者写作的切入点,顺着这一思路找到“文眼”,应是第三自然段的作者在月下的内心独白:路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里。……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由此看出作者在文中所要抒发的是月下暂得的逍遥之乐与短暂的人生的自由感。月下的荷塘的荷、风与月的自然生命的灵动,便有朦胧绰约的风情,有雅淡和谐的境界。而这种境界正是在作者摆脱了实用思绪,进入了物我两忘的自由天地,体会着做一个“自由的人”时,所享受到的“独处的妙处”。这样的导读会使读者走进文本,走进作者的内心世界。

    大连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德伦认为,目前社会上对大学教育的理解有些偏差,好多人过于关注老师如何教,却忽视了学生如何学习,即“强调学校教的人多,强调学生学的人少”。王教授说,大学教育侧重培养的是人的综合素质和学术思维,在此基础上适当增强动手能力,部分高校为学生提供的实验和生产实习的条件还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的。对于大学生“回炉”,王教授认为并不是必须的,也不能简单地归罪于高校教育,毕竟学习的主动权还应该在学生自己手中。

    3年前,德国汉学家顾彬的一席论断至今还让中国文坛脊背发冷。“中国现代文学是五粮液,当代文学是二锅头”、“中国作家胆子特别小,互相看不起”,“中国作家外语水平太差,更缺乏自己的声音”。

    8瞋 chēn 义为发怒时睁大眼睛。不再作为“嗔”的异体字。

    60年的经验表明,教育事业与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息息相关。国家的每一次发展和跨越,都伴随着教育的发展和跨越。教育兴则国家兴,教育强则国家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为教育的改革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前景,现代化建设和人民群众的需求为推动教育改革发展提供了最强劲的动力。教育事业只有融入国家发展和民族复兴大业才能实现蓬勃发展,国家只有大力发展教育才能迎来更加灿烂辉煌的未来。   

    案例:有的复读生有自己的学习计划,比如晚上安排7点到8点学数学,可是到了8点以后有两道数学难题还没做出来,这位同学不甘心,把别的课程干脆都放弃了,死心塌地非要把这两道题做出来。结果可想而知,到了晚上11点还是不会做,又累情绪又不好,又烦又泄气,信心还备受打击。

    “无论何时,只要看看这些照片,想想孩子们的笑脸,我就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办教育的人都是幸福的。”周济说。

    按我们一般的看法,所谓私立学校,就是从学生身上赚钱。错了。人家一流的私立学校,是向学生身上投资!一个一流大学,就是一个超级的人才投资组织,能够通过这种投资,把一个一文不名的人造就成百万富翁。所以,当你看到美国各大名校争夺优异的穷学生时,就不会奇怪了。

   北大8日正式对外公布,明年将实行 “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凡具有资质的中学,凭知名人士的推荐信,考生便可获得一流大学的招生面试资格,享受北大一批次录取线下降30分录取的政策。(11月9日《中国青年报》)

    方兴,厦门双十中学高三学生,曾获第五十九届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特等奖,也因此拥有一颗以他名字命名的小行星,擅长篮球、跆拳道和单簧管,被同伴称为“拥有明星气质的多面手”。

    (三)对口招生除参照执行以上规定外,符合下列条件的对口考生报考对口招生院校时,可在考生统考成绩总分基础上增加分值投档,由学校审查决定是否录取。

    现场直播,这叫现场直憋!

    首次接受检阅的无人机,架设在地面车辆上,以整齐的队形通过天安门广场。

    "怎么练的?""先从欧阳询的楷书开始练,然后是王羲之的行书,再然后是怀素、张旭的草书。我喜欢读帖,一个字几种写法,我挑出最好看的那种,反复练,取其所长,然后再有所发挥。因为我参照了毛泽东同志草书的篇章布局,所以很多人说我写的是'毛体'。其实如果把我的整幅作品拆解成单个字来看,与'毛体'是有很大差别的。"

    杨绍侃 西安交通大学教授:

    西南联大时候,中国穷得叮当响,战乱,没有社会秩序,也有蒋介石政府的专制政权。可以说,当时没有任何条件来办学。但事实上是,西南联大时期是中国近代以来培养人才最多的时候。西南联大师生中后来出了8位两弹一星元勋,约170多位中国科学院或中国工程院院士。其着名校友中更包括后来获得诺贝尔奖的杨振宁和李政道等世界上重量级学者,涵盖科学、工程和人文社会科学等各个领域。如果抹去西南联大培养的人才,中国近代以来的教育史可能会黯然无光。

    5.加强第二课堂的开展

    我从小喜欢集邮。我看见邮票,就从信封上剪下来,贴到我的集邮本上。据说,像我这样的中国的集邮迷,已经多达三亿。

    “也许有人问,既然推荐制更完备,为何不替代自主招生?在这里,我们想强调的还是以多样化的方式进行招生,我们的期望是分步骤,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稳步推进。”

    今天进入正式评卷第四天。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

    北京大学教授,中国文化书院院务委员会主席,中科院院士,中国语言学家,文学翻译家,梵文、巴利文专家,作家。对印度语文文学历史的研究建树颇多。

    简而言之,所谓“核心期刊”是指某些研究机构按照一定的质量标准确认的学术刊物。入选刊物一般会在封面显着地方标注类似“全国中文核心期刊”字样,以示荣誉和学术地位。目前国内比较着名的核心期刊目录有北京大学图书馆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清华大学图书馆的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南京大学的《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中国社会科学院有《中国中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要览》,中国科学文献计量评价研究中心有《中国学术期刊综合引证报告》。

    将主动权交给学生

    1946~1983年,被北京大学聘为东方语言文学系教授、系主任,在北大创建该系。同事中有阿拉伯语言学家马坚、印度学家金克木等。解放后,继续担任北大东语系教授兼系主任,从事系务、科研和翻译工作。先后出版的德文中译本有德国《安娜·西格斯短篇小说集》(1955年),梵文文学作品中译本有印度伽梨陀娑《沙恭达罗》(剧本,1956年)、印度古代寓言故事集《五卷书》(1959年)、印度伽梨陀娑《优哩婆湿》(剧本,1962年)等,学术着作有《中印文化关系史论丛》(1957年)、《印度简史》(1957年)、《1857-1859年印度民族起义》(1985年)等。1956年2月,被任为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1954年、1959年、1964年当选为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并以中国文化使者的身份先后出访印度、缅甸、东德、前苏联、伊拉克、埃及、叙利亚等国家。"文革"中受到"四人帮"及其北大爪牙的残酷迫害。1978年复出,继续担任北京大学东语系系主任,并被任命为北京大学副校长、北京大学南亚研究所所长。当选为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1983年,当选为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