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fy是什么思

2019年04月25日 13:30

字号 :T|T

  一份自称客观公正的《中国大学录取分数排行榜(2014年版)》在网络上流传开来,再一次引发了社会对大学排行榜的热议。这份榜单数据是基于中国各高校2005~2013年间在各省本科第一批录取分数数据制作完成。该榜单负责人、华东师范大学社会调查中心主任邝春伟说,这份排行榜的出炉,正是为了向社会反馈一下,关于“录取行情”的客观参考,并不反映学校综合实力的强弱。他还特别申明,“我们的榜单不收钱,只是想做一个客观的反映。”(《新华日报》2月3日)

    文艺突出 曾为北大台大交流营召集人

    一名西部地区教师告诉记者,本校教师除了教学之外,经常要参与社会治安维护,比如每周腾出半天时间到街道扫地。一名安徽教师则表示,在自己所在的寄宿制学校,教师经常要做“三陪”,陪学生吃,轮流陪学生住,陪学生上早晚自习,教师被绑在学校,业余时间寥寥无几。  

    钟秉林:无论是“天价学区房”的出现,还是“单校划片”“多校划片”举措的推出,其根源都在于“择校热”。人们为什么要择校?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择校,第一个是“择师”,是希望有好的老师。第二个是“择风”,是希望有好的校风学风。好的老师与好的校风学风,可以潜移默化地熏陶和影响学生,并为他们日后的学习深造打下良好基础。

    扎实的知识功底、过硬的教学能力、勤勉的教学态度、科学的教学方法是老师的基本素质,其中知识是根本基础。学生往往可以原谅老师严厉刻板,但不能原谅老师学识浅薄。“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知识储备不足、视野不够,教学中必然捉襟见肘,更谈不上游刃有余。

    学生需要热烈地讨论,也需要安静的聆听。教育需要热闹,但教育更需要静下心来,多些调查研究,多走进一线老师、学生和家长,多了解教育的真实情况。少些盲目冲动,少些异想天开,毕竟,少数几个领导和专家的眼界和智慧并不一定能盖过这么多一线老师和学生家长。

    “这些问题集中起来无非一个是质量,一个是公平。提高质量需要长期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优质资源有限,怎么合理配置就是公平问题;而且公平跟质量问题有密切联系。没有质量的公平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低质量的公平,老百姓也是不会满意的。这就造成教育改革发展的压力相对较大。”

    “对一个作家,一个小说家来讲,如果是仅仅靠着才气而缺乏充分完备的训练,我想他不是优势,会越来越看出他的劣势来。”李敬泽说,“中国人在艺术问题上有点儿禅宗的影响,不太讲训练,不太讲工夫。这是文化人心里根深蒂固的东西。”

    长春市实验中学校迟学为校长表示,根据不同的地域特点,走班制在全国也不会完全一致,吉林省也要根据本省的具体情况来决定。但总的原则就是应该更有利于学生的学业规划,有利于学生自主决定学习内容。至于走班制具体的方案,应该会很灵活,既可以实行分学科的走班制,也可以所有学科都实行走班制,但目前肯定还没有一个定案。

    2014年全国两会召开前,扎根农村教育一线的教师廖小利,借助博客平台“晒”出了5份“提案”,想请代表委员带上两会。

    可惜许多作者已经成了“紧箍咒”的受害者。不要说孩子书架上没有现当代中文经典名着,成年人的书架上也没有,电影院里没有,网上也没有。

    同时,崔浩建议,每年的高考命题应该多吸纳一些中学教学一线教师的建议,甚至鼓励中学一线教师参与命题,“更好地捕捉考生的心理”。

    “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供给侧改革,职业教育也存在供给侧改革的需要。职业教育与产业结构密切相关,目前我们的职业教育正在积极调整,大数据、‘互联网+’、3D打印等专业都在积极开设。”

    除此之外,张颐武还指出,除天津卷作文题之外,今年的高考作文题多不出预料,很多题目都容易被押题的老师“命中”。

    又比如,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教育部要求各地取消不合法、不合理、不适宜的地方性加分项目。

    ——大连市教育局局长赵阳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高校专项计划中,清华、北大等多校取消了往年“由所在中学推荐”的规定,表示凡是符合计划条件的农村考生均可通过自荐形式报名参考。至于计划条件的要求,教育部今年明确提出,要在甄别农村学子时“严格报名条件”,并强调,“申请考生及其父母或法定监护人户籍地须在本省(区、市)实施区域的农村,本人须具有当地连续3年以上户籍和当地高中连续3年学籍并实际就读、符合当年统一高考报名条件”,方可报考任何与农村学子优惠招考政策相关的计划。

    尽管已年过八旬,但王蒙仍可谓是精神矍铄。在解释“德行是权力的基础”时,他表示,现在选才也倡导要德才兼备,德行优先,“虽说这些观念实践起来不可能百分百做到,光有德也不一定能成一个好的领导者。但这话(选才要德行优先)另有作用,那就是对领导人进行道德、文化监督。”

    兰亭行

    学业水平考试成绩以“等级”或“合格、不合格”呈现。计入高校招生录取总成绩的学业水平考试3个科目成绩以等级呈现,分为五个等级,位次由高到低为A、B、C、D、E,具体比例由各省(区、市)确定,原则上为A等级15%,B等级30%,C等级30%,D、E等级共25%;E等级为不合格。将来大学招生录取时,不同的专业会公布对学生不同的等级要求。

    九、语文知识和能力点。

    要解决这个问题,化解“择校热”矛盾,需要我们办好每一所学校。如果老百姓都觉得自己家门口的学校就是最好的学校,那么择校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但是要办好每所学校,难度是比较大的。比如解决“择师”问题,需要加强教师的培训,这不是一年两年时间就能解决好的。如何提高教师队伍整体水平,如何提高教师的个人综合素质,包括大学里培养的新教师如何符合要求,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而这一系列共性问题,打包交给高校教师发展中心解决,看似无可厚非,但无力去解决产生问题背后的原因,同样让人无可奈何。

    平行志愿并不是一个新出现的方式,自2008年试点开始,它就以势不可当的速度迅速铺开,现在几乎覆盖了我国的所有省区。

  总有一代青年人困惑、迷茫与彷徨,也总有一代青年人求变、创新与开拓。如今距离1919年5月4日,转眼已有95年之久。在这样一个日子里,回望“五四”这段历史,与过往中的青年对话,是为了看见我们青年人当下面临的历史新使命。

    今年自主招生将比往年更严格。《通知》要求,从今年起,高校自主招生考核挪到高考后进行,高考前,不得以任何形式开展与自主招生挂钩的考核活动,而且要严格控制自主招生规模,自主招生计划不得占用试点高校已公布的分省招生计划。

  最近教育领域有三件事,颇受关注。一是北大师生就校方举办“燕京学堂”展开激烈的讨论,并反对将静园作为燕京学堂的宿舍;二是清华学生为一名被“非升即走”政策淘汰出局的讲师写请愿书;三是南科大首届学生中有两位提前毕业拿到“学位证书”,但他们的“学位证书”不是国家授予的,而是南科大自行授予的。

    更多的人同情马老师,循循善诱地告诫马老师,对于这样的学生,不管也罢。

    下面就为大家提供几点建议,让学生能够更好的从小学过渡到初中,并且赢在初一的起跑线上!

    对于眼下的外语教学,曾有网友调侃称,“以前学习外语是为了了解世界,如今努力学习外语是为了解中国”。话糙理不糙,当全民外语热来袭、当高考外语热无法避免,但外语对于很多人的实用价值却很有限时,外语学习饱受质疑自在情理之中。正如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张树华所言:“学生在学习外语的过程中深受其害,荒废正常的学业,使整个中国的教育质量遭到毁灭性打击,汉语也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在这样的境况下,高考改革率先拿外语开刀,的确是顺应民意之举。

    与东部发达地区相比,中西部地区自然条件、经济水平仍有较大差距,尽管各省份一直在“勒紧裤带办教育”,在硬件和软件上投入力度很大,但是一直是“小马拉大车”,并不轻松。

    文化领域里的变化尤其明显。思想的解放解开了文化创造力的束缚,解除了文化生产力的禁锢,新思想、新浪潮纷至沓来,新风尚、新流派风起云涌,文化景观前所未有地丰富包容,文化创造呈现勃勃生机。

    上海高考改革

    今年,1.6亿名学生信息录入全国中小学生学籍信息管理系统,一人一号,网上报名入学,学籍流向公开透明。有学籍系统的保驾护航,就近入学在分配终端上保证教育公平不留一处暗角,全面接受社会检阅。

    如之前的“鲁迅文章大撤退”、“莫言文章入选教材”、“朱自清的《背影》消失”等带来热议一样,这次小学语文教材选文的变化,同样引起热议。尤其是周杰伦的歌曲《蜗牛》入选,更是争议较大,有人认为其歌曲充满正能量,也富有时代性;也有人认为,这是“俗文化的代表”。

    教育考试院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中考《考试说明》在考试难度上与去年基本保持不变,总体难度适中,突出了水平性考试的功能。

    从不同角度看互联网可以得出互联网特性的不同表述。从管理角度看,平等、开放、互动、共享是其主要特征,而传统的形式化或制度化学校以及其他教育机构都相对比较封闭,难以共享,互动性不够,也存在等级性。互联网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师生之间相互选择,管理与被管理者之间相互选择。其结果是不当的教学会使学习者远离而被淘汰;不当的管理者会使被管理者逃离而被淘汰,因此教学、管理乃至评价更接近于多方协商而达成共识,形成共同认可的规则,并遵循共同认可的规则。

    互联网教学不能取代传统教育记者:在您看来,目前一些学校开展的互联网教学存在哪些误区,未来的互联网教学能否取代传统的学校教育?

    最使我动心,对战争的残酷表述得最深刻,反战最彻底的是《吊古战场文》,那也是我在中学时期读到的:一开头就气势非凡:

    学业水平考试一般安排在学期结束时,原则上高一考2科左右,高二考6科左右,高三考6科左右,目的是为了防止学校突击考试、过早结束非高考课程。

    又逢一年高考时。在全社会从未间断的关注下,在家长全力以赴的守候下,在学校老师不遗余力的陪同下,莘莘学子如一艘艘正待扬帆驶出窄狭的港湾的行船,前方不远处,就是那浩瀚的梦想蓝海。今年,高考报名人数有近940万,本专科招生计划约700万人,这也就意味着,大约有75%的人都能够有大学上。现在早已不是二三十年前为着一个专科名额都要挤破头的时代,让孩子自主选择未来之路,“不拘一格降人才”的理想并不遥远。

    首先,政府应该运用“有形之手”,均衡不同区域、城乡之间的教育资源配置,最大限度地实现“无差别教育”。这就需要以国家的名义与实力,向偏远贫穷落后地区加大资金投放,重点培育和输送师资力量。只有教育起点公平,才能消除高考制度中的“众口难调”与争论。虽然,这项教育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这种理念应该形成,基础性的规划与工作应及早提上议程。毕竟,助一地之学,就是助一地之经济社会的发展。

    湖南长沙同升湖实验学校高中部教研组组长、高三语文教师邓伟认为,思辨性的作文题给了学生更大的发挥空间,“这样的题目没有对与错,鼓励学生言之有理、言之有物、言之有据。”

    笔者认为,用省城名校招牌诱惑外地“尖子生”,导致学生对“教育”产生错误认识,也必然扰乱招生秩序。再说,把各市“尖子生”搜罗而来,以一校之力,真的能承担“培育创造型人才”的责任吗?笔者一直在这类学校工作,可能比很多局外人更加知道深浅,于是提出,如果我们的水平与能力绝伦逸群,是否可以在全省招一批“大家都不想要的学生”,成立这样的“省招班”“实验班”,经过三年教学,看看能有何“推进”,庶几衡量一下实力。尴尬之余,大家认为不能这样意气用事。其实,笔者的目的不过是“将一军”,堵教育界一些牛皮大王的嘴。名校在招生方面究竟应展示什么样的教育姿态?在教育发展不均衡、社会教育评价文化出现严重偏向的当今,李镇西老师认真严肃地将其当作问题公开提出以引发社会思考,也是有益的。

    2014年高考真题,听力部分语境丰富,生活性强,对话情节一波三折,内容风趣。词汇运用部分题干较长,考查全面,有多音节词和简单词的不常用意义。完形填空部分,语篇层次17题,句子层次3题,考查学生语篇建构能力和词汇运用能力。阅读理解选材广泛,文章较长。书面表达部分,完成句子涵盖高中阶段主要语法项目。短文写作采用半开放式命题,提示语表述简洁易懂,考纲要求“内容必须结合你生活中的一个事例”。

    学校怎么办? 倒逼校长教师执行新课标

    “2015年本市中招录取在政策调整上更加向远郊区县和薄弱校倾斜。”市教委有关负责人表示,部分示范高中可适当编制跨区县招生计划,跨区县招生计划重点向优质高中教育资源比较短缺的远郊区县和一般初中学校倾斜。城乡一体化学校可申请在资源输出区适当编制跨区招生计划。这就意味着在远郊区县完成9年义务教育的本市学生同样有机会通过中考升入市区部分优质示范高中校,家长让孩子接受优质高中教育的愿望同样可以实现。

    从数字可以看出,高考命题对农村考生是否公平这一话题,很容易刺痛人们的神经。

    第一,必须慎重考虑本人的兴趣、爱好和特长与所选专业知识结构和能力结构的符合度。美国心理学家霍华德??加德纳提出的多元智能理论认为,每个人身上都相对独立地存在着与特定的认知领域和知识领域相联系的八种智能:语言智能、音乐智能、数理智能、空间智能、运动智能、内省智能、人际交往智能和自然观察智能。这八种智能在每个人身上以不同方式、不同程度组合,使得每一个人都有其特定的智能结构。同时,每个专业也都有其特定的知识结构和能力结构。考生在挑选专业时,必须慎重考虑本人的智能结构与所选专业知识结构和能力结构的符合度。因为,人只有从事自己擅长和感兴趣的专业领域才能够体验到工作的乐趣,才能够把工作做好。试想,如果不顾个人的兴趣、爱好和特长,让贝多芬学绘画,让达芬??奇学音乐,那这世界上必定会失去一个优秀的音乐家和一个优秀的画家。

    1月24日,上海市市长杨雄在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四次会议作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今年上海深化高考综合改革,合并一本、二本招生批次,扩大综合评价录取试点范围。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教授认为,合并一本、二本招生批次,有利于引导学生更加从兴趣和特长出发,选择合适的专业和学校,而不是单纯地跟着学校“名气”“档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