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从业考试报名

2019年04月17日 16:00

字号 :T|T

    把传统贤人的风范转化为新时代的知识分子情操,把传统道德的忠孝转化为对国家和人民的忠诚,任继愈为人与为学堪称中国学者的典范。经历了风云变幻的20世纪,任继愈焚膏继晷、矢志不渝的学品人格,备受世人赞慕,毛泽东誉其为“凤毛麟角,人才难得”。

    “语文”的真正含义

    鲁迅与课本,谁更需要谁?

    而在一百单八将中,鲍鹏山认为做人当做鲁智深。“鲁智深是个鲁莽之人,但是人生很完美。他的可贵就在于有一颗赤子之心,对于是非,他做出的往往是人的第一反应,“是”就是“是”,“非”就是“非”。这样,人到晚年回忆一生,你该做的都做了。”

    感动中国推选委员会委员 易中天这样评价他

    语文课上学生的阅读毕竟不同于一般人的文学欣赏,它是一种在教师指导下有目的的学习行为。当然要尊重学生独特的阅读体验,但这种尊重决不意味着放弃教师必要的指导。学生由于阅读能力、理解水平有高有低,他们对文本的解读自然也有高低之分、深浅之分、正误之分,阅读教学的任务不仅要帮助学生读好课文,更要通过学生的阅读实践培养来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使学生学会怎样品味语言,怎样捕捉文字背后的隐含信息,怎样获得审美的愉悦,怎样对文本作出既富有创造性又符合文本实际的解读,等等。教师既不越俎代庖,但也决不能放任自流,这才是对学生负责的态度。“一切由学生说了算”,你对我对大家对,你好我好大家好,似乎很民主很前卫,其实是误人子弟!

    2.表达应用 E

    我曾对学生说:你们爱自己的父母,最好直接表达出来,要能向父母说一声“我爱你”。有位女生回家后对母亲说:“妈妈,我爱你!”母亲不耐烦地说:“去、去、去!数学只考了65分,还说‘爱’我!”我问这位家长:“你女儿数学少考了一二十分,可是毕竟她还爱你;如果她考了100分,但是不爱你,你会觉得怎样?”——麻烦可能也就在这里:在一些家长眼中,孩子是否懂得爱并不重要,如果考试分数低了才是不得了的事。在这种家庭氛围中长大的孩子,心理往往会出问题。即使学生能有一个极高的“分数”,然而人格不健全,无论是对社会还是对家庭而言,他只能是个不及格的次品甚或废品。

    记:您在讲座开头提到备课是决定语文老师上课质量的源头,您认为在新课改背景下,语文老师该如何备课?

    “虽然不同的家庭、不同的孩子面临的问题不同,但大家都想知道‘怎么样才能帮助孩子获得真正的成功’。”新东方家庭教育研究与指导中心主任谢琴说,什么是人的成功?是不是把孩子培养成高智商、高学历的人就是成功的教育?论坛的举办,正是为了帮助家长解开这些困惑,探讨家庭教育如何进一步发展。

    难题待解:理念转变是关键

    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改革开放之前的近30年时间里,中小学语文课堂教学的突出问题便是课堂结构的僵化与雷同。凯洛夫提出的“五环节”(即“组织教学、复习旧课、讲授新课、巩固新课和布置作业”)长期主宰着中小学语文课堂。文学教学过程更是清一色地被划分为三个阶段:一是起始,介绍作家作品、时代背景,解释生字新词;二是阅读和分析,朗读作品,分析人物和情节发展过程;三是结束,概括主题思想,总结写作技巧。时至今日,诸如解题、作者介绍、时代背景、分段、概括段意、归纳中心、分析写作特色,依然是我们几代人对于中小学语文课的共同记忆。因此,致力于课堂革新的第一代名师痛切地感到:变革课堂,必须从打破板结的课堂结构开始。此其一。其二,因为“文革十年”的教学荒废,从整体上说,当时处于教学第一线的语文教师,无论其理论水平、知识功底还是教学能力都相当有限。在这种背景下,为他们提供一种既有理论内涵又极具教学操作性的课堂教学“程序”,不失为一种合乎时宜的现实选择,它有利于效仿、推广与普及。其三,20世纪80年代以后,苏式教育理论的影响逐渐隐退,源自欧美的新的教学理念极大地启发了名师们对于课堂结构的探索思路。比如美国心理学家布鲁纳的“课程结构”理论、斯金纳的“程序教学”理论、巴班斯基的“教学过程最优化”理论、莫扎生的“单元教学”理论都深刻地影响着名师们的教学思想。他们善于用“课堂结构设计”来生动地表达心中的学生观、教学观和文本观。

    第二,教育要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我们说教育要面向未来、面向世界、面向现代化,归根到底就是要与时俱进,赶上时代发展的步伐,办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现代化教育。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放眼看世界,牢牢把握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的潮流,学习和借鉴人类优秀的文明成果。同时,也要深深地懂得中国,结合中国的实际和国情,推进教育改革、优化教学结构、更新教学内容、改进教学方式。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农村大学生逐年减少

    泛 fán

    一些汉字能够收入字表,是基于人性化的考虑。比如“喆”原本被视为“哲”的异体字,但是研制工作组的专家学者们经过调查发现,全国有两万多人的名字中选用了这个字。专家们接受了民众的意见,认为,“喆”字中两个“吉”并排看起来很祥和,比‘哲’字更适合取名,因而把它收入了三级字表,专门作姓名用字使用。

    我认识好几位老革命,也就是当年的延安青年,他们与我们这一代有许多分歧,但其人品与素质,没有、或甚少我们今天忧虑的种种问题。他们都是参与推翻民国的“逆种”,我试图提醒他们:他们的幼年少年接受民国教育,而民国推行的所谓“礼、义、仁、智、信”教育,大致传递着古典教育传统。即便是民国年间最激进的新青年、颠覆者与叛逆者,也在人格中深深浸染着传统教育及其价值观——试想,辛亥烈士“五四”健将、共产主义运动的英雄,还有昔日北大、清华、西南联大的才子们,凭我们今日的教育制度与价值观,出得来么?

    年轻的父亲质疑,在小鸭和小鹰的最终成功之前,“过了几天”这一过程中,它们必定付出了种种努力。他曾目睹儿子蹒跚学步的情景,“那是一段充满挫折的冒险,更是一个充满发现的美好过程”。课文里的轻描淡写让他难以忍受,“用成人化的视角,抹杀了小鸭与小鹰的努力过程,告诉孩子只要"过了几天",什么都能学会。哪有这样的事!”

    2.成功是白天的太阳,那么失败就是黑夜中的星辰,没有星辰的降落也就不会有太阳的升起,耀眼的太阳也会有被乌云遮掉的时候;成功是甜果,那么失败就是酸果,甜果在最初却是酸苦的,也有不少甜果会甜得发苦发烂。

    2.避免语文教学历史化

    看一个地方教育政绩如何,应该要看这个地方培养了多少优秀校长和优秀教师,而不是“挖”来了多少优秀校长和教师。这就需要各级政府建立优秀教育人才的培养机制,采取有效措施加大校长和教师的培养力度,增强教师的归属感和成就感。

    二、化学

    我们语文学科太需要领军教师了。放眼看全国,前不久,季羡林老先生过世了,东方文化的大学者呀;钱学森老先生过世了,任继愈老先生过世了,继承发展的大师何在?当然,那是学术界、科学界的大事。但我们教语文的也要深思,语文是我们民族文化的根啊,我们太需要全国性的出类拔萃的领军的语文教师。可是没有个性就根本没有可能领军,不可能出类拔萃。出类拔萃需要有智慧。我们的课堂是时间和空间的聚焦点,是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包括时代精神的交汇点,是教师和学生心灵沟通的一个场所。语文教学不仅需要知识,而且需要智慧。智慧的起点就是思考。

    这个问题,恐怕教育部官员也难以回答。1999年高等教育大扩招,其中一条理由颇令人动容:高考已成为千军万马争过的独木桥,扩大高校招生规模,可从根本上改变这一情况。可是,过去10年中国基础教育发展的事实表明,“高考独木桥”没有了,但“名校独木桥”出现了。而新的“读书无用论”在我们这个高等教育规模世界第一的国度,成为新的教育问题。

    名家建议——

    在需求趋于平衡的过程中,这种贸易可以是更广阔的贸易。如今我们有着积极合作和全面的关系,为我们在当前重大的全球问题上建立伙伴关系打开了大门,这些问题包括经济复苏、洁净能源的开发、制止核武器扩散以及应对气候变化。还有在亚洲及全球各地促进和平和稳定,所有这些问题我明天与胡主席会谈时都会谈到。1979年的时候,我们两国人民的联系十分有限,如今当年乒乓球运动员的好奇可以在许多领域建立的联系中都可以看到,在美国数量最多的留学生都来自中国。而在美国的学生中,学中文的人数增加了50%。我们两国有近200个友好城市,美中科学家在许多新的研究领域和发现领域进行合作,而我们两国人民都热爱篮球,姚明就是个例子。不过,此行中我不能观看上海鲨鱼队的比赛,有点遗憾。

    上世纪80年代末,刚刚进入大学校门的我,经常在收音机的学生科普栏目里听到钱学森的声音,对于一些浅显的科学常识,当时已年逾七旬、功成名就的钱老深入浅出、生动风趣地予以解读,并毫无架子的和学生听众交流。更小的时候也读过钱老的科普文章,语言浅白,文笔生动,不仅是科普的好材料,也是相当优美的文字。不仅钱老,老一辈的许多科学家——如在钱老故乡杭州成就盛名的茅以升,也同样具有科普精神、与普通人、青少年沟通的能力,以及扎实的文字功底,这些都是今天的大多数科学工作者所不具备的。

    作为教育界的代表,我自然非常关注教育的声音。这次“两会”,与往年不同的是:人们对加快中国的教育改革充满了期望,充满了信心。可以说,会上会下,会内会外,这是一次高举教育改革旗帜的“两会”。可是,我深感忧虑的是:人们提出的问题多、争议多,如大学到底要不要去行政化,等等。而对于改革的具体路径选择,讨论的并不多。我个人认为:中国教育改革再也不能陷入无休止的争论之中了。教育改革需要寻求共识,但教育改革永远不可能没有分歧。现在是解放思想,只争朝夕、大胆探索,积极进取的时候了!中国教育改革人民等不及了,孩子等不了了,国家等不起了。

    但是,随着ACT考试的不断完善,目前参加两家考试的考生人数已经基本持平,每年能够达到100多万人次。同样的,在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大学大部分是要SAT成绩的,中部的一些地方要ACT,现在大部分学校这两个成绩都认可。ACT的影响力日益强大。

    “将学业水平测试成绩与高考录取挂钩,是江苏方案的一大特点。”刘海峰说,大部分省市将会考成绩作为高考录取的参考,而江苏的做法是直接将学业水平测试成绩与报考本科、专科的资格挂钩。“把原来的选拔规则由一条线变成了两条线,选拔方式更模糊,引起的问题也会更多。”

    为了中国的大国崛起,教育应一马当先,使人口大国成为人力资源大国。我觉得这个是蛮重要的。

    将写字质量纳入学生语文学习评价

    古老船队的风帆落下太久,人们已经忘记了大海的模样。六百年后,他眺望先辈的方向,直挂云帆,向西方出发,从东方归航。他不想征服,他只是要达成梦想——到海上去!一个人,一张帆,他比我们走得都远!

    叶澜说到了最近一个很着名的事件:一个奥数冠军申请哈佛大学被拒绝了。在面试的时候,哈佛老师问冠军:你读书是为了什么?冠军回答:为了找好工作。老师又问:找好工作是为了什么?冠军说:为了挣钱。老师接着问:挣钱为了什么呢?冠军说:为了养家糊口。老师再问:还为什么呢?冠军说:没有了。哈佛的老师因为这个冠军缺乏社会责任心而拒绝录取。

    逝者已矣,生者图强。绵阳市作协主席刘大军一篇《北川大地震周年祭》,将思绪拉回到现实:“君须见:齐鲁深情羌山暖,尔玛壮志湔水绿。创伤正愈合,家园待有时。再造新北川,生者齐努力。藉此慰亡灵,九天舒笑意。”

    (3)探究文本中的终点和难点,提出自己的见解

    在黄玉峰看来,教育的最终目的是让人自由生长,让人性升华,让人快乐,但现在的教育却并不如人愿,甚至有时给人带来痛苦。

    九月九日登南宁青秀山之青山塔

    张:60年春华秋实的收获,我们一起分享;

    所以,调整和理顺师生关系是课程改革的核心问题。什么时候师生的关系达到一种和谐的、平等的、民主的状态,什么时候课程改革就有了成功的希望。

    课外阅读确实是一个“难”题。我们无法回避课外阅读是一个至今难以进行科学评估的课题,这只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但更要紧的是我们的理念问题。我们的学生没有多少是极力反对课外阅读的,相反,我们倒是看到,学生从图书馆里借到了一批新书时的无比喜悦,学生赶往阅览室的那种兴奋,是与课堂学习的热情无法比拟的。问题自然出在另一方面。我们的学校给了他们多少阅读的时间和空间?我们为他们的阅读提供了多少物质上的保证?我们的语文老师又对他们的课外阅读给与了多少指导和帮助?激发了多少兴趣、培养了多少良好的读书习惯?遗憾的是,我们却把他们明明可以用来读书的时间用来做题目,考试,甚至我们(主要是其他任课老师和一些家长)有一种天然的敌对情绪,一发现看课外书就认为是不务正业,不好好学习。要看书等上大学慢慢看。殊不知,人的小学时代、初中时代、高中时代,是课外阅读的第一个黄金时期,这十几年不读,何年何月可以补救?恶补是有违教育规律的。如果我们的理念问题真的解决了,才有可能讨论怎样加强图书馆建设,开好阅览课,组织丰富多彩的课外阅读活动,以形成浓烈的阅读氛围。阅读能力上去了,精神的“底子”也有了,作文能力也会相应提高,这是不言而喻的。

    “大学”几乎等同“自治”

    刘邦在失败与困难面前及生死面前都表现了他的无畏,他的无畏的底下是一种达观。在在困难或死面前,项羽同样也是无畏的,但这种无畏底下却是怨天尤人,悲观失望。

    在谈网游色变的环境下,这一做法难免遭到口诛笔伐,而网游商“摩尔庄园”自然难逃“连坐”。客观地说,基于网游的危害以及不科学的引导,人们的担心也可以理解,但很多批评与质疑都显得有些偏颇,是对摩尔庄园不太了解,带着“有色眼镜”看问题。

    落实科学发展观,必须坚持以人为本,切实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坚持以人为本,是党的先进性的重要体现。我们要把坚持以人为本,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始终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带着责任,带着感情,关心群众安危冷暖,着力解决好关系他们切身利益的具体问题。要通过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使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不同收入群体的人们,都能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过上小康生活,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

    温家宝原话:亦余心之所向兮,虽九死其尤未悔。我将以此明志,做好今后三年的工作。

    学术无起点更通俗地说就是“直接接触前沿”,是一种“倒过来”的学习方法。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温总理原音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