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是什么思

2019年04月15日 13:53

字号 :T|T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复旦附中一名普通的教师。自从六七年踏上教育殿堂,除去因为漏写一个字(把“热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四十五周年”中的“产”字漏了,写成了“共党成立四十五周年”),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而坐了两年牢以外,到今天,我已整整教了四十年的书了。四十年中我十八年在松江,二十二年在复旦附中,现在六十四岁了,还站在课堂上,可以说,我是教了一辈子的书。

    仲广群:给我的书写第一篇序的安淑华,是美国加州州立大学的教授。在美国,目前“翻转课堂”很时髦,安淑华教授便是美国2013年“翻转课堂”奖的得主。她说,对比仲老师的助学课堂和美国的翻转课堂,教学方法看似大同小异,但是有本质的区别。翻转课堂的结构是由低到高的认知过程。这种模式翻转了老师讲课,学生吸收知识,通过做作业巩固知识的传统模式。相比之下,仲老师“助学课堂”的课前、课中,学生都在进行高水平的认知。课前精心设计的助学单不仅增强了老师以学为主的课程设计的能力,也给学生一个增强学习主动性、实践性及学会反思的机会。“翻转课堂”不够好的地方在于,它所展示的微视频恰恰是灌输式的。安淑华说:“中国的数学能力在国际上给人的印象是有扎实的基本概念和很强的计算能力,但是创造力不足,仲老师的助学课堂强调了主动性、实践性,更注重学生的活动水平、结构和方式,这对学生提高创造力会有很大的帮助。”

    现在有很多家长把自己的孩子当成手段,学这样、学那样、考状元、读名校都是脸面的问题,就是当成一种手段。一旦用孩子的成长来满足我们成年人的某种欲望或者需求的时候,我们的教育一定出问题。

    3乡村教师支持计划启动

    实质公平是第二维度的公平

    我一直主张,学校不要评“三好学生”,不要把学生过早地定格在你是好学生、他不是好学生。学生是在不断变化的,好学生也是在不断变化的,现在的一些贪官过去也可能是“三好学生”。现在的学生尽管评不上“三好学生”,但他们将来也有可能做出好的事业。

    2) 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比较有什么意义?

    在政府教育投入严重不足的情况下,通过“教育产业化”的路线的确有效地扩大了教育规模,增加了教育机会;与此同时,出现了日益严重的各种乱收费、高收费等损害教育品质和民生的混乱现象,使教育成为严重的问题领域。

    夜幕中,从这间教室里透出去的灯光,差不多是教学楼里唯一的光源。

    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考生,录取时将在考生统考成绩总分的基础上加分投档(同一考生如符合多项加分投档条件时,只可享受其中最高分值一项),由高校审查决定是否录取:

    比方说现在为什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大家都要去考公务员呢?我非常同情大学生毕业以后挤破脑袋去考公务员,虽然我不赞成,但是我非常理解非常同情,他缺乏的是安全感。

    参加分类考试者可不参加高考

    教育家无一不是心灵自由的人,培育教育家就应该尊重教育者的心灵自由。创造性总是与个性相联系,没有个性,就绝对没有创造性。当然,尊重个性,并不是取消统一的教育指导思想——无论是“三个面向”教育方向,还是“四有新人”教育使命,都是我们教育者应该遵循的指南。但任何高屋建瓴的宏观决策,都不能取代千千万万第一线的教师富有创造性的实践;而凡是具有创造性实践精神与能力的教育者往往都是个性鲜明的人,他们有自己“标新立意”的思想,有自己“与众不同”的做法。如果我们扼杀了教育者的个性,也就扼杀了教育者成长为教育家的可能。

    自1998年至今,清华大学连续组建16届研究生支教团,向西藏、青海、甘肃、山西、陕西、河南、湖北等省区的贫困县、乡输送了218名支教志愿者。帮助青海湟中一中建立起了图书室。连续多年努力争取校友资源,为专项奖助学金募捐,现已资助150余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在西藏职业技术学院支教的同学开办了大学生文化艺术节、辩论大赛、科技创新大赛和摄影大赛。在青海湟中一中支教的志愿者长年担任“小蜜蜂文学社”和“凤凰书画社”的指导教师。2010年,第十一届支教团为西藏萨嘎县等5个国家级贫困县募集20吨冬衣。2011年,第十二届支教团组织发起多项支持西部教育发展、关爱农民工子女的公益项目,通过申请企业公益项目基金、联络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为西部3所小学组织捐赠了价值5万元的多媒体设备、体育器材及图书。2013年,由清华支教团成员担任教师的甘肃武威六中有1人考入清华大学,湟中一中有2人考入清华大学、1人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当地学生都要成为和志愿者老师一样的人,去外面看看,改变自己、进而改变家乡。

  在5月10日举行的湖北省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新录用教师的公开招聘笔试中,实际参考人数只占报名人数的六七成左右,有的考场仅11人参加考试。此前《楚天时报》报道,湖北省黄冈市今年公开招聘1217名农村义务教育学校的教师,尽管给出2500元的月薪,可自报名以来,不少科目的教师岗位少人问津,甚至是零报名。

    今天是教师节,算我的节日。为什么说“算”,而不说“是”呢?其实大学老师过教师节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大学一般和科研院所捆在一起,不和中小学打包。

    田志磊认为,只要现在还是应试教育,学生还是冲着清华北大去考,只要高校之间的差异还这么大,社会上还是就只盯着顶尖名校。他说,“因为高中学校的择校费、当地政府的教育政绩怎么去判断,能考上几个清华北大是最直接的判断标准。”

    在此背景下,“教书匠”几乎成了教育领域的“过街老鼠”。“教书匠”和“教育家”间的虚假对立,诱使“要教育家,不要教书匠”之类口号出炉。在它们的误导下,有些一线中小学教师,如宗健梅所言,“不去做具体的实际的教育教学工作和研究,甚至鄙视常规教育教学工作,把扎扎实实的教育教学轻蔑地称之为‘教死书’,把实实在在的教育工作者轻蔑地称之为‘教书匠’,却进行宏观的、不切实际的理论研究,说一些专家们常说的话,写一些学者们已经写过的文章。”奢谈一知半解的理念,执迷于建构教育流派或教学模式,轻视学科教学知识打磨和积淀,最终将导致教学荒芜。

    那些年的艺考生如今都哪里去了?采访中发现,除了少部分人从教或任职培训机构外,他们中毕业即失业或毕业即转行已成为常态。那些只是把艺术当成了敲门砖,没有天分、也不爱艺术的学生在花大钱取得文凭之后,仍然无法从事与艺术相关的职业,毕业以后,他们必须面对更为严峻的选择。

    今次公布高考改革方案的重庆明确,外语科目提供两次考试机会,取最好成绩计入高考总分。在已公布高考改革方案的23个省份中,绝大多数省份明确英语一年两考。

    与去年一样的是,往届生、外省回京报名考生以及回户籍报考考生不能参加名额分配招生。

    需要警惕的是,邪恶者惧怕阳光,即便徒劳,也总是企图极尽所能把真相埋藏在阴暗角落里。从战时用尽各种手段严密封锁南京大屠杀的消息,到战败后下令销毁记录战争罪行的档案,再到今天,公然参拜二战甲级战犯、质疑南京大屠杀中遇害人数、抛出“侵略定义未定论”、篡改历史教科书中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表述和内容,甚至对中国设立公祭日表示质疑……然而,历史经验告诉人们,重蹈覆辙往往以忘却历史为开端,大是大非问题不能有丝毫模糊。任何企图为侵略战争翻案的言行,都引起国际社会高度警惕,都受到世界人民强烈谴责。

    综合素质评价:为学生“加码”

    我们上面的分析聚焦于名牌大学的学霸,给人的印象是,在中国偌大的一个社会里学霸只是代表极少数的人群,不管他们命运如何,只占社会一个很小的比例。其实,高分诅咒以及背后的机制和条件同样适用于非名牌大学和非学霸们:只要学生主要是基于分数(不管高考分数还是大学绩点)而非个人的兴趣能力选择相对热门的专业和职业,职业错配就会不同程度地发生在各个分数段的人群里。只是分数越高的人,高分诅咒可能越严重,名牌大学热门专业的职业错配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而已。因此,“高分诅咒”是锦标赛社会里普遍发生的一个社会现象。

    大中小学都重视美育,让艺术教育照亮人生

    高招录取还在进行中,不少学生和家长在焦急地等待尘埃落定的消息。

    但是考后填志愿也并非没有弊端。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志愿扎堆儿”:冷门专业更冷、热门专业更热,使某些院校或专业录取分数线猛涨。另一个可能是造成“断档”,即由于某校上一年录取分数高,因而一些考生不敢报考,以致该校一些专业招不满学生。

    专业考核严格与否是招生公平的关键在世界各地,进入前沿大学学习的生源都不完全是学生的智力和努力程度决定的,家庭的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源会在不同程度上发挥作用。中国经历三十多年的考试招生,事实上家庭的经济条件和文化资本已经最大限度调动起来,在学生从小学到大学的各级考试中所发挥的作用已经达到极致,本身已构成了现有条件下的不公平。此时需要加入校正因子,特招计划就是这样的校正因子。

    追求升学的农村教育浪费了农村丰富的社会、生活和自然资源,培养出不能文、不能武,不能适应农村生活,也不适应城市生活的“边缘人”,这是当前很多农村学校走入的误区。简单地克隆城市学校的教学模式,不是农村学校该有的发展方向。

    再造学习链条,提高乡村教师“造血功能” 

    星期天,我到公园去玩,公园里有很多树很多花,树是绿的,花是各种各样颜色的。老太太老爷爷们在打拳,有的在下棋,有的在跳舞,有的哥哥姐姐在抱着讲话,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我买了一根棒冰,是赤豆的。后来我小了一泡便,就回家了。

    王旭明比较“着急”的还有大量官员的语言水平。

    比如,许多家长认为孩子通过勤奋学习,考上他们该上的学校的教育就是好的教育。但是教育应该是教给学生知识的同时,还要培养学生健全的人格,强大的心理,并不能把“考大学、过好日子”当成学校的惟一任务。

  破一考定终身 防见分不见人:37岁高考改革的“四场考试”

    甚至连教育专家针对教师教学质量的考核标准,都有诸多不符合理性标准之处。在一份名牌大学的学生对教师的评估问卷中有这样一条标准:“对授课内容及相关领域十分熟悉、游刃有余”,相应的分值是“1、2、3、4、5”分。

    选材亮化、设计活化、作文强化、操作细化

  在当下,高考老师向往的喝着咖啡给高考作文打分是不太可能的,但是是时候有人出面担当责任,拯救考生,改变历史了的决心和行动。

    ■关键词:名额分配

    都将成历史

    马涛:《决定》指出,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学生考试多次选择、学校依法自主招生、专业机构组织实施、政府宏观管理、社会参与监督的运行机制,从根本上解决一考定终身的弊端。这样的运行机制,对考试招生的各个主体提出了新的要求。招生考试相对分离,学生考试多次选择,要求转变政府职能,把考试服务交给专业化的考试机构,把招生自主权交给大学,把考试选择权交给学生,改变目前考试和招生紧紧捆在一起的局面。学校依法自主招生,给学校自主权的同时,也赋予学校更大责任,学校要对选拔标准的科学性负责,同时在招生方式上推行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的综合评价。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对其专业化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提高研究命题的科学性、专业性,进行试题库的建设,还需要有大量的专业人员来研究考试,使专业测评能够更好地测量学生的能力与素质。政府宏观管理,就是要运用必要的行政措施来保障教育公平,在招生程序上实现公平、公正、公开,保障招生规范有序,对入学机会少的区域、群体进行政策倾斜,体现社会的公平正义。社会参与监督,就是考试招生的各个环节都要放在阳光下,便于社会监督。

    然而,是谁来具体操作这五条绳索,也就是说,是谁来拉动这五根绳索的?是教师?那位,杀死郝旭东老师的高一新生,最恨的是教师,在《死亡笔记》里最想杀的也是教师,因为,教师是教育行为的具体执行人、贯彻者,是应试教育的帮凶。

    对孩子而言,学什么,比会学重要;对教师而言,教什么,比会教重要;对校长而言,谁管学校,比谁教重要;对民族而言,谁管教育,比谁管学校重要;对未来而言,尊重教育自身的发展规律并按规律办事,比谁管教育更重要……

   本月26日~29日,武汉市大部分高中家长都陆续收到一则班主任发送的短信——“接省市教育部门通知:从即日开始,中学所有年级停止补课和晚自习,期间要布置合适的课外作业。请家长督促学生完成作业,注意安全。”本来从学生减负、家长减压、老师增加休息时间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不想却让家长们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强烈表示要“恢复补课”。

    将原来的初中毕业考试和高中招生考试“两考合一”,实施统一的学业水平考试,是很多地方中考改革的一种重要做法。由于学业水平考试是一种全面考查,促进了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的有效落实,也有利于督促学校开足开齐课程,从根本上扭转“考什么、学什么”和“考什么、教什么”的群体性偏科现象,利于学生知识结构更加全面,利于促进初高中学科知识的有效衔接。同时,“两考合一”也避免了重复考试,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考试负担。 

    专制主义:扼杀个性,奴化教育。

    涿鹿县教科局当天紧急出台一份文件。在这份名为《涿鹿县教育和科学技术局致广大家长一封信》的文件中,涿鹿县教科局承诺:“从下学期开始,教科局将给部分学校充分办学自主权。各学校自主选择、确定何种教学模式,教科局不干涉。家长可自由选择教学模式。”

    昨日,有媒体报道称明年北京市高考将出现四个重大变化,其中包括考后填志愿、志愿填报“大平行”、调整四项加分政策,以及将自主招生挪至高考后进行等内容。

    这时,孙碧英再次率先垂范,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为教师修改学案。每一个人、每一个学科的学案,她都亲自修改、指导。她原本语文、数学、历史、地理啥都教过,干起来也算得心应手。

   一、原题回放:

    移动互联网时代,大众对传统阅读的冷落固然让人觉得遗憾。但是,如果连作为“职业读书人”的专家学者也答不好开头的问题,就当令人警醒了。这并非向壁虚构,笔者就曾听到不少学者表示“今年没读过什么新书”,或者更准确地说,没有在自己的专业之外进行太多公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