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英语作文模板

2019年04月26日 15:33

字号 :T|T

    这种事情,痴想无益,也完全没有必要。我来一个急刹车。

    其次,要正确理解基础与主导的关系。强调语文阅读教学的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是必要的,这是长期教学实践正反两方面经验给我们的重要启示。这两“性”统一的形态应该是多样的,它应视具体文本的特征而有所不同,不能用一种模式来要求。在教学实践中,有的教师侧重于工具性,强调“本色语文阅读教学”和阅读教学的“本位思想”;有的则侧重于人文性,凸现文本所表现的人文精神,要求学生认真体验健康的人文情怀。应该说,这些教师的实践都是有意义的。需要我们进一步搞清楚的,是语文阅读教学的人文性必须接受语文学科属性的规约。具有人文性的学科,不只是语文课,历史课、政治课都具有人文性。这就说明,不同学科的人文性,应通过各自的学科特点来体现,不能将人文性游离于学科自身的特点加以抽象化。语文学科的人文性,如果不紧密地结合语文的词语、文体、写作特征等等具有工具性色彩的扎实教学,就很可能出现“空”、“偏”“远”“杂”的现象。针对这种现象,有的教师提出了“品词”“品句”“品读”,讲究阅读教学的“感悟”“积累”“运用”,这是值得大家认真思考的建议。

    三、脑残体

  

    也应当认识到,中国的教育体制积重难返,改革很难“一口吃成胖子”。正如其他方面的改革,教育的改革必须采取多样化的方式,很难一个统一的政策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实行。教育改革实际上可以学经济改革的路子,要分权,像邓小平在中国建立经济特区那样,先做一些“教育特区”,然后根据各地的情况,灵活推广。如果旧的体制改革不动,那么就要在旧体制外,率先建立新体制。《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容许民间办学。那么,是否可以在新设立的学校或者民办学校就不设党政两套班子呢?如果没有体制上的创新,无论有多大的财政和硬件支持,任何改革最后都会重蹈覆辙。

    郭小达似乎在某年春晚《送礼》小品种出现过,莫非春晚小品也有续集?

    近几年,我们在素质教育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和成绩,但是在我们看来,这些成绩主要仍停留在知识、技能、行为和管理的层面。我们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说明我们在学生的思想、情感和价值观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解决这些问题,难度和风险更大,需要进一步推进素质教育,打一场攻坚战。这就需要实验,需要有先行者,需要有人去承担风险。所以,我们就想搞一个文科实验班,我想我是最合适的班主任人选,因为我比其他老师多一些承担风险的能力,所以我去做了这个班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

   (3)36~50人,=1.0

    设立民办教育司

    高考作文命题中“话题作文”一花独秀的局面已经被全面打破,取而代之的是万紫千红、百花争艳。命题作文(2009年山东卷、江苏卷、四川卷,2008年湖北卷、湖北卷)、新材料作文(2009年全国Ⅰ卷、全国Ⅱ卷,上海卷、辽宁卷、安徽卷;2008年全国1郑、北京卷)、话题作文(2009年天津卷、广东卷,2008年四川、浙江卷)、看图作文(2007年全国1卷)都会在未来的高考作文试题中占有一席之地。

    成就无数,荣誉如海。而他最看重的仅仅是“人民科学家”这样的称号。他的离去,留下了耀眼的光芒,也照亮了来路。 (董洪亮)

    严禁节假日集中补课,这一条也明确写在2007年省教育厅的文件里。然而,放眼今年暑假,许多中学都开办了初三和高三补习班。学校开办补习班,以家长委员会的名义,有的让学生写保证书。

    有多少“郑民生”对孩子虎视耽耽?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我们的学校是脆弱的。武林高手胡琼当上私人保镖,一名姓刘的民营企业老板以月薪万元聘请他送6岁女儿上学放学。企业老板有钱,请得起私人保镖,但更多的孩子呢?难道他们每天都要经受被砍杀的危险?

    这些年来,教育也在不断学习、吸收外国的思想与经验,但以生吞活剥、盲目照搬、片面肢解者为多,而真正从汉语文自身规律出发,经过消化吸收外国经验者则鲜见。外来的东西一涌而入,反而又阻止或延误了我们对汉语自身规律的深入研究与总结。

    我相信,中国教育如果走这一步,让学校按照自己的规律去竞争最优秀,那就像农村一样,像经济一样,也会蓬勃发展。

    自治区教育厅副厅长赵紫霞告诉记者,从目前看,手机在给学生以及家长带来许多好处的同时,也出现了相当多的弊端。义务教育阶段是学生身体成长和知识积累的最佳时期,学生不仅要学习,还要树立并形成自己的价值观,而这些弊端直接影响着学生的身心健康。尽管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明知手机进校园弊大于利,由于没有相关规定做依据,只能建议而不敢明令禁止学生带手机进校园。缘此,学校只能把工作的重点放在管理上,即通过制定一些相关制度来加强、规范管理,正确引导、让学生把握好尺度,理性使用手机。

    作品有的晦涩难懂有的生动有趣

    随着我国向创新型国家的逐步迈进,许多高校越来越重视创新教育,中小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也日益受到关注。但在创新教育正逐步形成社会大气候的时候,有种现象值得关注,那就是,在一些科研单位和学校,创新教育已成为少数科技人才或优秀学生才能享受的奢侈品。

    2. 文体:兼具寓言和政论色彩的传记散文。

  温总理原音重现——

    随着知识社会与全球化的来到,今天的大学作为一个组织,已变得更加复杂。现在,对于一个大学校长的要求是多方面的,他们既要保持对教育的热情,继续学术的追求,也要面对日益增强的公众对大学的问责,设法为大学增加资源以及努力改善大学的管理。

    从春运认识我们的春节和民族吧。多么美好的节日、多么重情义的民族,多么强大并具亲和力的文化。

    蔡智敏:是的。要改变这种情况,需要我们改变对作文的评价方式。作文只要有真情实感,表达得好,思想没有大错,就应该是好文章,就应该给高分。作文要培养学生思考领悟的能力,应该扎实、生动,不要一味求新求异。前几年我们强调作文要创新,这当然没错。但是很多人也有一些错误的认识,就是把创新理解为形式创新。很多作文的新就是追求比较怪异的形式,一味标新立异,有的考生把医院开的处方都写出来了。这些其实是不值得提倡的。为创新而创新导致学生们大多在形式上做文章,堆砌语言,矫揉造作,为显示自己有“文化”而频繁引经据典,实际上这种作文是非常苍白、贫乏的。

    王立根:现在的情况与我们读中学时很币一样,我们那时作文水平多数是中等,文从字顺,尖子不多,落后面也很少。现在两极分化很厉害。报上、网上发表的优秀作文,确实令人惊叹,但还有许多同学却犯了“失语症”,一旦握笔为文,左支右绌。要让他们自然地、自由地表达自己,这需要我们语文教师做许多艰苦的努力。学生在作文中有太多的套话、废活。有一次香港学生和大陆学生一同写香港回归的话题作文,香港学生就写得很有个性。一位同学这样写:我漾深喜爱香港的繁华,更爱她的“香港味道”。光闪闵的商厘、半旧的唐楼、挤迫的食肆加上里面的香港俚语,都陪伴着我成长。事实上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香港人,就连我的价值观,也漾受香港环境影响。……在九七年之后,香港成为“香港特区”,是中国的一部分。我身为中国人,渴望见到中国人团结一致,渴望世界各地的华人发扬中华文化;我希望贡献香港,也希望建设祖国。他日在国际赛事中,我若看见中国队获奖,心头将是欣喜而雀跃的;但如香港特区队伍夺标,我更加有一种光荣和亲切感。日后,无论我身在何方,仍与香港特区一脉相连……你看,不是很有个性吗?可我们的同学一个个写出来,却像《人民日报》社论。

  

    (三) 把话语权还给学生及其家长。

    卢勤:现在中国教育问题挺大的,这个问题让很多当校长老师的人非常困惑的,让当家长的人非常焦虑的,让当孩子的人是非常不喜欢的,所以教育搞成这个样子我很着急的。

    按每位老师平均截留300元计算,茂名有1万多名教师。这笔钱,由谁保管,会不会被挪用,甚至滋生腐败。一时间,议论纷纷。

    (一)明内容

    让教育部意识到今后高考不一定非得是高三应届毕业生,学得好了高二学生也可以考,只是我们考试成本高一点,但是那样就把很多优秀的人才解放出来了,而且高二考不好高三可以再考,他们压力就少多了,这个毫无疑问对应试教育打破了一个缺口。

    解说:

    尽管今年公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纲要)明确提出,教育支出要占GDP4%的目标,可康健对当前义务教育改革还是忧心忡忡。有人认为教育均等就是搞平均主义,把好学校变普通,失去效率。还有人认为偏远地区那么穷,老师都没有,国家还要投钱,这是一种浪费。他对记者说:“精英主义教育理念的影响力还在持续。”

    要点:本文布局上是从论史逐步转向论策的。从第3段开始,先肯定燕、赵的“远略”,接着又批评了他们的错策。接着,作者又为六国设想出总体的“图存之道”:第一步,不赂秦,不附于秦,不派刺客,不杀良将;第二步,“以赂秦之地……并力西向”。这样的设想是为下文“不赂而胜之”一语作铺垫的。言下之意是,如果这样做,秦国就将败亡。但六国毕竟没有这样做,而最终为秦国所灭,这样终于逼出“为国者无使为积威之所劫哉”的沉痛教训。第5段作为上文内容的引申,指出重蹈六国破亡之覆辙的不可取。换言之,上述“图存”的总体战略设想也是针对北宋朝廷说的。作者在文章中运用一个推想(苟以天下之大……)把针砭时弊的话说得很委婉。如果删去第5段,上面这些话就变成无的放矢了。

    语文课本与文学史如何互动?

    记者:新中国建立之初,教育基础薄弱,而且各地发展很不平衡,三位老师少年求学时最深刻的记忆是什么?

    什么样的文章才能给人启迪,让人深思呢?什么样的文章才能让人看了之后如醍醐灌顶呢?不言而喻,就是深入辩证地分析问题、理性地看待问题的文章。就如此文一样。

    高二就可报考南方科大

    我们观察教育在一代人身上的后果,要推前二十年或三十年,才能找到根源,找到时代的流变如何有形无形地塑造“人”、从深处养育人的“素质”——今天五十岁至六十岁之间的老师,大致是“文革”前的大学生或“文革”中的知青,我们进入大学是在七十年代未,那时我们的大学老师若在五六十岁,那么,他是在民国年间接受的大学教育,而我们在五六十年代上中小学期间的老师,则是在民国年间接受中小学教育……

    网友质疑,出台文理不分科政策,为什么不调查一下民意?与高考不衔接,又加重学生、家长负担,真是把学生、家长当试验品。江苏省文理不分科8年,到明年又实行文理分科,说明利害得失自见。湖南又从今年起文理不分科科是折腾家长、学生,是瞎胡闹、胡折腾。

    西安交通大学副校长 卢天健(代表学校和举报者谈话 录音):

    试问现在的孩子有几人能把童年过得无忧无虑,大人们把孩子送到各种各样的兴趣班就忙自己的“事”去了。熬到上学的年龄,他们的所有时间又被老师和作业占去,除了老师的作业外,还有家长的作业。他们没有自己支配的时间,在家庭与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圈内眼巴巴的望着外面的世界,他们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屈服在家长和老师的权威之下,也有几个胆子大些的孩子,偷偷地溜出去,由于饥不择食,他们学会了上网,他们学会读粗俗读物,他们聚在一起说脏话打群架,这又给家长和老师一个口实,社会那么乱,你们不能随便出去,牢牢地把孩子养在家中和学校里。现在的家庭问题太多了,忙事业的顾不了孩子,忙搓麻的更顾不了孩子,离异的夫妻想顾也顾不了。对于这样家庭的孩子还只有学校是他们唯一的好的去处,试想他们有多少时间有多大空间可供选择。不知老师们计算过没有,现在孩子上厕所,课间只有十分钟,来回跑路时间,大多时间还得等位子,如果有老师喜欢拖堂,孩子们连上厕所的时间都不够,胆小的同学只好憋着,试想那是什么滋味。教育无小事,没有爱就没有细节。所以我个人觉得只有把时间和空间还给学生,才是关注人,才是尊重人。把社会还给他们,这样他们的空间才完整,他们才有机会参与社会实践活动;把操场还给他们,这样才能保证教育部关于每天锻炼一小时的倡议;把课堂还给他们,教师是不是像超市老板一样,瞄准学生的需要,准备自己的教学;把管理还给他们,也许只有像魏书生一样,实行“人人有事做,事事有人做”,实现自我管理,才能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把选课的权利还给他们,也许只有他们自己选择了,才会珍惜。这有点像孙叔敖:一次,楚庄王认为楚国的车子太小,遂命令全国一律改造高大的车子,孙叔敖赶忙劝谏,若以命令行事,会招致百姓反感,不如把都市街巷两头的门限做高,低小的车子过不去,人们会自觉地造高车子。实现自我管理权,他们也许就会自觉地管理好自己。

    所以我们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我天天跟家长讲龙生九子,子子不同,龙生九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的本事,教育是一种潜能的反映,教育30%在唤醒,70%在等待,等待着孩子长大,并不是一蹴就成的,没那么快,从学校要明白,教育的领导者要明白,学校要明白,家长和孩子都得明白,我今天为什么读书,明白得越早越好就跟人找对象似的,为什么有人找不到对象,因为他找不到什么样的,如果你想找一个高个发现街上高个很多,如果想找矮个发现街上矮个也很多,所以教育本身要明确目标,这是最重要的。

    在这样一个讲求文化多元化的时代,把学生的思维捆绑在某一片狭窄的空间里,不让他们到更为广阔的天地间去自由捕捉诸如时代精神、人文情怀、责任使命、思想价值等等信息元素,其实是一种莫大的悲哀。那些标准化的高考语文阅读题,其实也就是在制造这种人性与文化的悲剧。

    请问,我的工作是否很轻松?

    “散步”没一会,几位女老师表示家中有事,陆续离开,其他老师也一哄而散。

    所以教育到底是要干什么,好像应该冷静的想一想,我觉得今天我在跟我们那些知心家庭学校来的校长也说,人搞什么事要有预见性,我们今天的孩子是为明天的服务,他应该说我们的教育培养明天的人才,我们就要为他着想,等你12年以后,等你15年以后,这个社会需要你吗?你身上的素质能够满足这时候的需求吗?那时候你能从事什么样的职业而今天你的能力够吗?我们应该为他着想,而大家都是为分数着想,而上了大学之后谁管呢?大学毕业之后谁又管呢,所以没有人管这个事情,所以有点近视眼太功利了。

    袁振国: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我的基本观点是承认差异,缩小差距。差距和差异在我这里是很清晰的。差距是指客观条件上的,政策条件上的差距。你比如说农村的拨款标准和城市的拨款标准就不一样,教师编制不一样,这种差距完全是人为的,应该努力去缩小。差异就很复杂了,世界本身就是有差异的,人和人有差异,性格不同,天赋不同,努力程度也不同。作为学校来说,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培养人才,使不同的人通过学校教育都能够得到发展。用一把尺子量所有的人对发展当然是不利的。我们强调特色教育,就是要考虑人本身的特点。人的特点如何在教育当中得到发展,变得更加有特色,而不是把它消磨掉,这是我们教育本身应该有的一个任务。在片面追求升学率的情况下,使得追求学校的特色、让每一个人在社会上发展自己的问题变得非常艰巨。片面追求升学率确实是我们国家对人才培养,按照教育规律办事很大的阻碍。199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针对性很鲜明,就是要改变片面追求升学率应试教育的状态,发展素质教育。

    教育部长周济说,“要办人民满意的大学”。人们如何满意?每个人都可以有选择,选择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用什么方式来读书,那才是公平的,才是满意的。

    当前语文课程标准对语文学科性质功能的定位是:语文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这一定位貌似全面科学,实则含混不清。它只是指出了两者的“统一”,但对于这种“统一”具体是如何实现的,语文课程标准语焉不详。这导致对语文教学的指导缺乏可操作性,出现了教学中“工具性”和“人文性”左右摇摆,或者将两者生拉硬扯在一起的“两张皮”的现象。

    首先,第一代语文名师特别强调“双基教学”,重视学生思维能力的培养和智力的开发,凸现学生的主体地位,注重启发式教学,致力于学生自学能力的培养。我们知道,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凯洛夫为代表的教学理论赢得了“独尊”地位,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的课堂教学。当时,人们信奉的是“教师中心”“教材中心”与“课堂中心”。在以凯氏为代表的苏联教育理论、教学理论的覆盖下,中小学语文课堂教学过程几乎成为教师讲授与独白的过程,学生只是课堂上沉默而被动的聆听者、记诵者、接受者。应当说,第一代语文名师是这一段历史的见证者、体验者。改革开放之后,欧美教育理论大量涌入中国。如何切实提高课堂教学的效率与质量呢?由“教师中心”到“学生中心”、由“重教”到“重学”、由“重知识”到“重能力”“重智力”、由“接受和理解”到“建构和发现”、由“偏重课内”到“兼重课内外”成为当时最主流的理论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