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工作计划

2019年05月06日 15:16

字号 :T|T

    在整个综合性学习过程中,我注意给自己的教师角色准确定位,尊重每个学生的差异,欣赏每位学生的“悟得”,尊重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独特体验,鼓励学生要勇于想象创新、敢于标新立异,并引导学生通过自我评价,小组互评,全班抽评,阶段评价等多种方式开展评价与总结,使学生体验到探究的乐趣、发展的喜悦、成功的自豪。例如开设“状元擂台”,评出每一个板块学习中表现最佳的学生,授予各单项学习内容的“状元”、“榜眼”和“探花”的荣誉称号。在综合性学习的尾声,为落实古诗背诵的效果,进行一些背诵默写、文学常识的测试,以检查学生的积累情况。

    自然的箴言

    创新融合式工程训练模式。将创新训练融入日常教学,实施“基础训练+项目研训”的“2+X”模式,搭建创客空间、工作坊等创新平台,学生结合专业特点和实际问题,开展自选课题、自组团队、自主时间的个性化训练。将学科竞赛内容、训练方法、选拔标准融入工程训练课程体系,将开放式学习融入工训管理,建设线上与线下、实体与虚拟相结合的教学资源库,建立3D打印、设备租借、技术支持等服务中心,以多样化手段为学生提供服务

    在平时和学生家长的交流中就常常能够听到诸如此类的话:“我这个儿原来学习还行,成绩还可以,但自从上了初中就不行了。”说这个话的家长可能说的是实话,但听到这个话的老师往往却觉得很受伤。这次家访中,我们又一次听到了相同的话。说者无心,作为听者的我们,心中还是忍不住地多跳了那么一两下。估计所有教师在职业生涯中都或多或少受过这样的“暗伤”。于是就有了诸多这方面的“段子”,如“学生虐我千百遍,我待学生如初恋”,说教师职业是“领导不满意,社会不理解,家长不领情、学生不买帐”,所以最终我们只是“感动了自己”……

    2、水边的女人(水话题)

    《寒风吹彻》开篇描绘的是自然的冬天,“寒风”也就是大自然的寒风。刘亮程是新疆沙湾人,北疆一月平均气温是-16℃—-22℃,大雪纷飞,寒风怒吼,是那里奇特的地理环境。刘亮程对冬天寒风的体验可谓深入骨髓,有些优美的语句不是亲身感受是很难写出来的。“寒风还是进来了,它比我更熟悉墙上的每一道细微裂缝”,“而这次,一野的寒风吹着我一个人。似乎寒冷把其他一切都收拾掉了,现在全部对付我”。凛冽的寒风造就了恶劣的自然生存环境,文中的“我”曾因拉回一车柴火而被冻伤了一条腿;文中的“路人”,被活活冻死在雪地里;更多的人就像“姑妈”一样,“总担心自己过不了冬天。天一冷她便足不出户,偎在一间矮土屋里,抱着火炉,等待着春天来临”。那里的寒风让人毛骨悚然,它带给人们的是实实在在的苦难,在同自然的抗争中个体的力量有时显得相当渺小,寒风需要你拿出生命的所有来抗衡。教师在上课时有必要介绍新疆独特的气候环境,或利用多媒体展示新疆冬天的实景,让每一位同学驰骋想象,感受一下人在冰天雪地、寒风肆虐环境中的孤独与无助!

    我觉得,与其说《我的叔叔于勒》是一篇批判现实主义小说,不如说它是一篇心理小说;与其说于勒是菲利普夫妇的摇钱树,不如说于勒是菲利普夫妇的发财梦,于勒真实身价的暴露,就是菲利普夫妇发财梦的破灭。要真正理解菲利普夫妇,一定要走进他们的内心,而走进他们内心最关键的两个词就是:“欺骗”和“欲望”。所以,我认为,《我的叔叔于勒》是一个关于“欺骗”和“欲望”的文本。

    火便是火。

   想象是对已有的表象进行加工改造而产生的新的形象,想象是人类最杰出的本领。爱因斯坦也说过:“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着世界的一切。”那么就应该把想象的天空还给学生。

    言过其实了吗?看看《穷其可能》吧。典型的套作,纯粹的贴标签,又是最愚蠢的“观点+材料”式作文:且不说内容上扣不扣题,单说分论点设置既幼稚又死板,材料既泛滥又陈旧。我敢用项上的人头和任何人打赌,此考生真实的作文水平在中等或以下!他(或她)是一个好学生,因为他背下了一大堆论据,又亦步亦趋地学会了老师尤其是尤老师的真传,但他绝不是一个写作高才生!

    《老王》创作于1984年,是一篇回忆性文章。相信读过这篇文章的人无不被悲苦不幸却善良真诚的老王深深打动。“我常坐老王的三轮。他蹬,我坐,一路上我们说着闲话。”杨绛就用这样水波不兴的语言徐徐道来。“我常坐”,起笔就与下文“乘客不愿坐”形成鲜明的对比,在“闲话中”也就向我们介绍出老王的基本状况。作者以非常集中的笔墨刻画老王的“苦”。一是伶仃孤苦,“单干户”,“靠着活命的只是一辆破旧的三轮车”,“此外就没什么亲人”。二是谋生难,一只眼瞎,好眼也有病,别人先前“不愿坐他的车,怕他看不清,撞了什么”也不是无端猜疑,“有一次,他撞在电杆上”,“半面肿胀、又青又紫”,但还有人嘲笑、污蔑他“大约年轻时不老实”;“我”却让女儿给他吃了大瓶的鱼肝油,而且猜测老王眼瞎是因为“更深的不幸”。这段叙述看起来平平淡淡,有些幽默和调侃的味道,其实却蕴含鲜明的对比,不仅写出了对老王的同情、关怀,为下文老王知恩图报作铺垫,更含蓄地流露出作者对以践踏弱者为乐的世风的厌恶和批判。接着作者介绍老王住所的荒破,再写其困窘。

    1.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在语文课程中的渗透。

   1、做一个幸福的人(幸福话题)

    校门没开,一些学生在校外发生矛盾,无人调解会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2、培养查阅工具书的习惯

    正在讲课时,陆田桌上的书突然“哗啦啦”掉了一地,“唉,自己不想听也就罢了,干吗还要捣乱啊?”徐老师说这话时,连看也没有看陆田一眼。如果在平时,陆田肯定会不置一词,可今天因为头痛,他一直趴在课桌上,确实不知道怎么把书碰到了地下,于是就解释说:“老师,我不是故意的!”“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来度假的,接着睡好吗?”陆田认真地说:“老师,我是头痛才趴着的!”“头痛?头痛为什么不去医院,跑到这里来捣乱!”认定陆田在说谎的徐老师,突然迸发出一种尖厉的声音。见陆田仍在小声辩解,徐老师禁不住怒吼道:“还不是故意的?还装什么头痛?不想上课就给我滚出去!”陆田忍无可忍,说:“走就走!你以为谁喜欢听你这破课啊?”说罢,哭着跑出了教室。

    作为旁观者的这位家长看得明白,刚怀孕时妈妈总是说只求孩子健康、平安,孩子三四岁就开始拼幼儿园、拼“起跑线”,上了小学又和同龄人比兴趣班、特长班,上了中学便比成绩和课外补习的多少,以及未来的高考和大学。渐渐地,成绩单在家长心目中的分量渐渐超过了体质测试单。

    甲戌初夏大病。有欲延医者。说偈谢之。

    这只方头渡船很有特点:船上立一枝竹竿,挂一个铁环,在两岸牵一段废缆。有人过渡时,把铁环挂在废缆上,牵船来回过渡——这是一个封闭、单调的意象,是一种与河流(线性时间、一元历史)无关的存在状态,隐喻苗族古老的生活方式。

    (2)、我的体会:(陈述总结也可以用问题的形式让小组讨论)

    职业预备教育:是“分流教育”向中级职业教育的延伸和发展,可采取的形式是与城市职业学校联合办学。

    《咏柳》赏析(袁行霈)

    她同时也认为,汉字简化过程中确实还有不尽如人意之处,“有的字已经过简了。譬如‘干’的同音替代,‘干犯’、‘干净’、‘干部’、‘树干’用字合并,全由‘干’一个字来承担,是不方便;有些‘符号替代’也不是设计得很优化,像‘邓’从‘又’,‘灯’从‘丁’,‘澄’仍从‘登’,原来一个声符,分成了三个声符,问题反而复杂了……这些都还需要改进。”

    女:无论肤色,无论种族,无论国籍,无论语言,微笑就是我们最好的表达。一个微笑就能让您心意相同,情谊相融。   

   石矾塔位于云霄漳江入海处,距离县城20公里,它是福建省唯一的海中石塔,也是明清时期石构建筑的典型。

    德育课实施制度如下:(1)班级应成立德育工作委员会(包括主管人、话题采集员、资料搜集与加工员、摄影员、记录员、通讯撰稿员、德育课成果编辑员等)。

    被誉为铁人和抗癌英雄的徐州彭城五交化工公司经理韩玉亭,曾动过14次大手术,切除过6种恶性肿瘤,切掉了子宫和部分肋骨、胃、肺、脾、胰等多个部件,20余年过去了,如今她还在工作岗位上,顽强地、键康地、潇洒地活着。她向社会介绍她的抗癌“五心”术,第一条就是信念。她说:“我每次动手术都坚信不会死,我身体很好,能渡过这一关。”有了这种信念,有了这种自信,何愁不会产生强大的精神力量。

    做了老师,开始写教育教学手记,不是校长的要求,也非行政的命令,完全是一种冲动。和孩子们交往的点点滴滴,随时随地都在让我产生记录的冲动。

    暮春时节了,刚刚下过一阵淅淅沥沥的小雨,他又一次从睡梦中醒来。这是第几次醉酒了,他也记得不是太清晰。其实他也并非一个嗜酒之人,但他的记忆太好,尤其是关于一些往事的记忆。太好的记忆,对他这样一个人来说,是一种不幸。

    故事三 李小鹏:两岁敢跳楼

    学习这个单元,必须抓住如下要点: 1、 整体把握课文内容,理清文章脉络。 2、用心领会作者的写作意图,提炼文章主旨。 3、联系自己的生活体验,学会思考人生。 4、学会朗读,做到读音准确、停顿恰当,能初步读出语气。 5、学习并积累课文中精彩的字词句段,学会在自己的表达中运用本单元精彩的语言材料。

    《长河·题记》里说:“一九三四年冬天,我因事从北平回湘西,由沅水坐船上行,转到家乡凤凰县。去乡已经十八年,一入辰河流域,什么都不同了。表面上看来,事事物物自然都有了极大进步,试仔细注意注意,便见出在变化中堕落趋势。最明显的事,即农村社会所保有那点正直素朴人情美,几几乎快要消失无余,代替而来的却是近二十年实际社会培养成功的一种唯实唯利庸俗人生观。……‘现代’二字已到了湘西,……当时我认为唯一有希望的,是几个年富力强,单纯头脑中还可培养点高尚理想的年青军官。然而在他们那个环境中,竟象是什么事都无从作。地方明日的困难,必须应付,大家看得明明白白,可毫无方法预先在人事上有所准备。因此我写了个小说,取名《边城》,写了个游记,取名《湘行散记》,两个作品中都有军人露面。在《边城》题记上,且曾提起一个问题,即拟将‘过去’和‘当前’对照,所谓民族品德的消失与重造,可能从什么方面着手。”

    我一直相信,假如我成功,将会是巨大的成功,假如我失败,也将会是一败涂地。试图做前人没做过的事情很有意思,就像去自己从未到过的地方探险,每件事都那么新鲜、令人激动,不管怎样都能学到很多。不论你身处何地、从事什么职业,实现一个目标的过程都是一样的,就好比要上楼,得一步一步来。

    “可你的伤口还在化脓啊,你来坐吧!”

  

    3、《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人民文学出版社

    我日益感觉到教育局,这个比教育部、教育厅离我们更近的教育主管单位,真是管天管地,还有管人拉屎放屁。我google一下有关教育局发布通知的中文网页,结果太多,略微列举几条:

  本报讯 (记者罗桦琳 通讯员徐士宏)昨日,为期一周的第九届“中国青少年素质教育——成功计划”研讨会暨“少年儿童行为习惯培养”课题研讨会在广州举行,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透露,正在广泛征集意见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将在今年8月公布,但“九年义务教育是否改12年”仍是未知数。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如何走出现实和语言相互纠缠、相互毒化的怪圈,解开语言与现实相互比拼谁更虚假、谁更无耻、谁更丑恶的死结,没有灵丹。

    对这个“末”字,张恨水恐怕已经有了一种直觉。他忽然在那样一个时刻,命笔去写《写作生涯回忆》,是不是受到这个字眼的启示呢?无论如何,这篇东西含有与过往生涯揖别的心情,以致被人称之为“遗嘱式的文字”。

    构建“全方位”学术失范防范体系。制定师德师风行为规范,深入实施师德师风建设工程。加大学术论文检测范围和力度,实行严格的论文抽检、送审、盲评等制度。全面安装“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根据不同学科特点制定学术道德标准与学术规范,实现所有毕业论文、拟发表论文、职称评审论文等检测全覆盖。完善科学技术研究经费管理办法等,强化对科研项目预算、经费开支、报销手续等的审核稽查。完善国家教育考试的技术手段和相关制度,坚决杜绝严重作弊事件的发生。在招生、招聘、招标等相关工作中,建立严格的证书、资质审查、登记制度,有效防范欺诈事件。

    “老师,你就别闷我了,你不公平,我不去打水,你叫其他人,”

    文革是中国野蛮史的高峰。文革结束之际,比经济极度贫穷更可怕的是中国人的思维也陷入极端贫困和野蛮状态。“火烧###”、“油炸###”、砸碎###狗头”、“打倒”、“打退”之类语言暴力后面,是人们满脑子“用阶级斗争观点观察一切、分析一切。”钦定的信条绝对不容置疑。复杂的社会简化为壁垒分明的阶级阵线,每个人有明确的阶级定位,历史成了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的斗争图。对阶级敌人“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个脚”,理所当然。

    时间观

    他们最多只能把考上大学当作终点,以为人生在世终极目标就是拼高考,拼过了这一关,便一劳永逸、万事大吉。基础教育造出这样的人越多,我们的教育便越失败。前几年,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就公布过一份《新生适应心理准备状况调查报告》,随机抽取该校294名新生,27%的学生是走一步,看一步,没有任何短期或长期打算,没有方向感;51%的新生有近期规划,集中在学习、打工、社会实践几个方面;39%的学生有较为长期的安排,也只是集中在读研、出国和未来就业方面。而读研、出国对大多数人而言,就像他们从小学到中学奔着考大学这个目标一样。他们不仅普遍缺乏长期的打算,就连大学期间的学习动力也没有了。负责这项调查的心理咨询中心副主任张麒说,“不少新生把高考当成了自己的终极目标,以为进了大学后就可以停止人生的追求,从而失去了努力的方向。”他分析说,许多学生把“考上大学”作为其人生的最终目标,即使在大学阶段把目标定在学习和考研的那些人,也只是一种惯性,是中小学时代做一个“好学生”的延伸,并无长远考虑和自我价值的定位。实际上,在大学拼命扩招,一方面大学行政化,一方面大学企业化的今天,加上就业形势如此严峻,“上大学”根本不能当终点,甚至连饭碗都悬在空中。

    肇庆中学近年走出了两个广东省语文状元,这当然不是哪一个老师的功劳,状元的出现是可遇不可求的,一个省状元并不代表一个学校的教育教学水平,但状元的成长还是需要一定的成长环境的。这与学校引导中学生多读书还是you一定的关系的。引导学生“会读书、读好书、好读书”应该成为我们语文老师的最重要的任务和责任。

    针对教育部的相关政策,河南省洛阳市新安县教育局局长韩经权昨日表示,关键不在于谁招聘,而是在于让城乡教师编制标准统一,不能再让城乡教师编制倒挂。他介绍说,仅新安县一个县就缺少教师编制500人,但“如果我们领导要招聘教师,却要追究领导的责任”。

    到了重申大学实行校长负责制的时候了

    祭文通常是祭奠亲友的有固定形式的文辞,也有用以祭神祭物的。韩愈的这篇《祭十二郎文》,却一改过去惯例,不单在形式上用的是散句单行,在内容指向上也一任情感的激荡,通篇追叙他与十二郎的共同生活和深厚情谊,以及渲泄十二郎之死所带给他的莫大哀痛。这种对祭文体的创变,适应了作者情感表达的需要,进而也使该文形成了“以情胜”的鲜明艺术特色。在这里作者独特的表现手法,是使其真挚、深沉的情感紧紧融注在日常平凡琐事的叙述之中。让绵密深沉的主体情感,直接投射于与十二郎有关的生活细节之中,反复抒吐,与之融铸成完整的审美意象,释放出强烈、隽永的感情光芒。文章起首一小自然段,是祭文固有的开头形式。作者抑制着悲痛的情感,以循例的开头,为全文拉开序幕。作者的笔触,以对过去的回忆为起点,“呜呼!吾少孤,及长,不省所怙,惟兄嫂是依。”韩愈三岁时丧失双亲,跟随长兄韩会夫妇生活。后韩会由起居舍人贬为韶州刺史(治所广东省曲江县),不久死于任上,韩愈始十岁。文章选择记叙了韩愈与十二郎幼年“零丁孤苦,未尝一日相离”,因三兄皆早世,嫂“抚汝指吾”感叹“韩氏两世,惟此而已”等充满坎坷、辛酸的生活境况、情形,充满感情地说明了叔侄二人从儿时孤苦相依发展起来的特殊深刻关系,以及两人在韩门“承先人后”的独特地位。作者饱经沧桑的笔调挟带了身世、家世之悲来悼十二郎,令人在一开始就感受到其悲痛之情的绵远深重。其后追忆延展,写两人成年后的几次见面和离别,特别点出近年间作者与十二郎几度约好会合又因变故使其“不果来”,突出了两人相互依恋的感情。夙愿终付虚幻,作者的痛悔不可自释。作者的一句“孰知少者殁而长者存,强者夭而病者全乎?”深深表明了他心中的惊诧叹惋和无比痛惜,也在读者心里激起了强烈的震动。下面对死讯生疑给被伤痛死死压住的心灵带来的瞬间、报丧书信反转来造成的更大绝望、伤心绝望至极而转生的悲愤,一系列急速变化的心理活动,都在作者毫无遮蔽的情感屏幕上清晰地显现出来。及至文中回复谈到自己的神衰体弱,说是不久就会从十二郎而死(“几何不从汝而死也”),因莫大的痛苦重负把这将死视为幸事,又由此想到他们的孩子都尚弱小,悲痛的情感越发汹涌,“如此孩提者,又可冀其成立乎?”此时作者的抒情围绕十二郎的生前身后事,犹如湖水被猛掷进巨石,波动的涟漪在尽力迅疾地扩大,又好似滔滔急流的江水,波波相拥。问十二郎究竟患何病,何时殁等语,表面语气较低缓,却令人觉着作者锥心的痛楚。同时在行文中,造成了一种时起时伏、回旋跌宕的抒情效果。正如在艺术技巧上“抑”是为了“扬”,紧接着文中表现出无边无涯的死别的折磨,终于把作者的情感推向了最高潮,“呜呼!汝病吾不知时,汝殁吾不知日,生不能相养以共居,殁不得抚汝以尽哀……”直到“彼苍者天,曷其有极!”将作者最终未能面见死者的深深痛憾、因大恸而导致的深刻自责等一齐爆发出来,其罕见的激烈、深细与真实,使读者怀着战栗的心灵看到了人类生命情感的无尽深处。这种感受,一直延续到作者交待了“教吾子与汝子,幸其成;长吾女与汝女,待其嫁”后,合并入“言有穷而情不可终”的无限余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