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协同发展纲要

2019年04月26日 15:35

字号 :T|T

    美国语文课关于文艺的知识基本都有“一课一得”,这一课介绍的是“强烈的艺术风格”。一是分析内容与形式的和谐——作品倡导人们简单地生活,所以行文简练(concise)、平实(straightforward),重在观点(tothepoint),一反当时美国文坛的散漫、矫情和故弄玄虚的所谓“维多利亚散文”风格。二是强调作品文字虽然简单,但却有内在的力量,“某些句子产生的效果可以与把钉子钉进木头的锤子相提并论”。为异国文化和翻译所隔,我们一般人不能品读原文,当然就无法体味到这些。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常以为美国教育重创新及动手能力,轻视基础知识,其实不然,至少在语文教学领域不尽然。比如,美国教材非常重视文学体裁名称、语言风格、词源、文学术语等知识,它们都是整体安排的,教师在课堂中逐一讲解,以便学生有系统地掌握。

    在教育内容上,教育的人文价值将传递人类文化价值观念放在核心位置,强调学校不能只教给学生实际有用的知识,不能只提供就业准备,更为重要的是教给学生文化观念和伦理道德规范。

    3、更体现课堂“学本位”思想

    2006年,陈维萍开始通读,她寄望从课本中能找到从童年到少年再到青年的成长规律。陈维萍觉得,语文教育应注重人格教育和价值观培养。从童年、少年到成年,不同年龄要有针对地编教材。

    关于课文的选取,叶老认为“绝不宜问其文出自何人,流行何若,而唯以文质兼美为准”。这一点,叶老的实践也是楷模,在入选的课文中,诸如朱德、郭沫若的诗文都曾进行修改。郭老的《天上的市街》,课本中改为《天上的街市》。1978年,编写新教材时,人教社拟选取当时颇为流行的郭老的《水调歌头(大快心事)》为课文,送叶老审阅,叶老在复信中指出,其中有六句平仄不合词律,认为不宜选用,使人教社避免了一次只看名人和流行情况、未能坚持“文质兼美”标准的失误。

    第三,从现实来看,由于各地的教育水平不一样,班主任工作的水平和方式也就不一样,导致参差不齐,因而“批评”也就会呈现不同的形态,口头批评也是批评,那么口头上出现侮辱学生的算不算批评呢?还有就是隐藏在批评权力之下的体罚怎么办呢?现在,教育部出台新规,并没有一个实施细则,将出台细则的权力下放到各地教育部门,这样也会出现为了管理而伤害学生的情况和行为。在现实工作中,对于那些有较高师资队伍、教育水平的地区和学校,是一个大的促进作用,但是对那些没有较高师资队伍的中西部中小学来说,则给那些教育方式落后,教育思想简单的班主任工作提供了体罚学生的法律依据,这样,除了没有提高管理水平,加强学生思想教育工作外,还加剧了教育领域因为体罚学生而发生的诸多矛盾,隐藏在“批评权力”之下的体罚会大行其道。

    三是打好走向社会的基础,要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心,对国家的责任心和对家庭的责任心,甚至对自己的责任心。培养他们有爱心,有诚信。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1972年初,戴伯韬写信给周恩来总理,要求恢复人民教育出版社,信由国务院秘书长周荣鑫转交。同年8月12日,国务院科教组发出《关于新建人民教育出版社的通知》并组成筹建组。经几年筹建,只调回原人民教育出版社的编辑干部30多人。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再者,相关职能部门的救死扶伤的概念不仅仅包括肌体疾病的救助,也应该延伸到心理疾病的救助上,多给予心理疾病患者心理安慰。

   “根据今年高考作文提供的材料选取一个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昨天,新中高级中学10位语文老师坐进教室,被要求在90分钟时间里交出一篇“高考作文”。

    “考试可以分成五到八轨,就是每个学生可以在不同轨道上来参加考试。”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表示。

    解说:

    现在,高考的分数很快就不那么重要了,各种测评结果会进入录取程序之中。

    我们的教育是愚化教育

    网络中最容易混淆的字依旧是:“帖”和“贴”。帖,音tiě,是写有文字的纸片,名词。贴,音tiē,是把薄片粘到别的物体上,动词。

    王立根:现在的情况与我们读中学时很币一样,我们那时作文水平多数是中等,文从字顺,尖子不多,落后面也很少。现在两极分化很厉害。报上、网上发表的优秀作文,确实令人惊叹,但还有许多同学却犯了“失语症”,一旦握笔为文,左支右绌。要让他们自然地、自由地表达自己,这需要我们语文教师做许多艰苦的努力。学生在作文中有太多的套话、废活。有一次香港学生和大陆学生一同写香港回归的话题作文,香港学生就写得很有个性。一位同学这样写:我漾深喜爱香港的繁华,更爱她的“香港味道”。光闪闵的商厘、半旧的唐楼、挤迫的食肆加上里面的香港俚语,都陪伴着我成长。事实上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香港人,就连我的价值观,也漾受香港环境影响。……在九七年之后,香港成为“香港特区”,是中国的一部分。我身为中国人,渴望见到中国人团结一致,渴望世界各地的华人发扬中华文化;我希望贡献香港,也希望建设祖国。他日在国际赛事中,我若看见中国队获奖,心头将是欣喜而雀跃的;但如香港特区队伍夺标,我更加有一种光荣和亲切感。日后,无论我身在何方,仍与香港特区一脉相连……你看,不是很有个性吗?可我们的同学一个个写出来,却像《人民日报》社论。

    我觉得只要不突破道德底线,可以容忍。我也曾多年担任高考作文阅卷复查工作,也曾为这方面的某些情况和一些老师产生分歧。我们是不是应当把学生的观点表达放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考察?是不是也该把一次作文评分当作对教师自身情感态度价值观的考验?考的是运用母语写作的能力,不是政治表态。学生在平时作文和的随笔中,涉及敏感问题,比如有学生抨击贪污腐败、社会不公、野蛮拆迁,对国庆阅兵、奥运会耗资巨大质疑,你是不是要禁止他写?我不主张禁止。他们是学生。我主张应当培养并保护学生对问题独立思考的公民意识,尊重学生的表达权利;独立思考对他的成长,对社会的发展是有价值的。但我会跟学生面谈,提醒他考试作文时要慎重,因为改你试卷的肯定不是我。或许这样做客观上就成了教学生作假,培养双重人格,但我们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因为体制文化就是这样。我希望大家尽可能地容忍这样的学生,因为教育是为了文明进步,现在也不该是以言治罪的旧时代。换个角度看,这是考场作文,作者是不是也拥有“不公开”的权利?高考阅卷点是不是也有不公开学生作文的义务?我多年来作文讲评时总会问学生“我可以读你的作文吗”,有人视为笑话,但我这样做,学生有可能在作文时少说假话,因为他有安全感。我建议对你所说的这类作文用这样一种评分原则,就是:“不上报(我们是专业教师,不应把难题推给上级主管部门),不见报,不印发,不宣传,依据评分标准,正常评分”。因为这样的学生往往都是很有思想的(我在多年的高考阅卷工作中偶尔见过语言粗鄙低俗,缺乏文明教养之作,如果是“挑战意识形态”的,也至多是些极左狂热之作),如果在十八岁的高中生面前张起文网,不像个文明国家该做的事,再说所谓的“主流价值观”也未必全正确,这一点我们只要回看几十年前的事就比较清楚了。

    教学的艺术性被过分强调,和人们对教学艺术理解上的偏差,已经导致实际教学出现了严重问题。

    ……

    三是在高中阶段明确提出特色办学,鼓励高中特色发展,凸显了高中多样化发展要求。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外国小伙儿刘泽思对中国教育的观察,确有其独到和发人深省之处。几年前,刘泽思到宁夏西海固转了一圈,国家级贫困县西吉县的一所学校让他很震撼,教室除了凳子、桌子和灯,其他什么都没有,甚至连窗户玻璃都没有,100多个孩子每天早上五点多就要起来读书,一整天的时间,除了看书,孩子们就吃一个馒头,喝点水。刘泽思有个建议:制定中国教育政策的官员们,最好少跑美国、欧洲,多跑跑西海固。

    以上的例子,来自蓝棣之文章的开场白和第一部分。这些都是语法和逻辑方面的问题。而即便没有这些问题,蓝棣之先生的文章也是令人难以卒读的。文学批评文章,自身也应该有起码的“文学性”。文学批评家也被称为“文学家”。而作为“文学家”的批评家,自身也应该有起码的“修辞能力”;当他从事批评时,也应该有起码的“文章意识”。换句话说,文学批评家,也应该力求把文章写得“漂亮”,也应该讲究文章的“神”、“气”、“韵”。而读蓝棣之先生的这篇《论穆旦诗歌的演变轨迹及其特征》,我仿佛看见他在拼命挤一只已干结的牙膏,每一咬牙使劲,都只能挤出干巴巴的一点点。 

    这四件事处理好了,老人生前也就没什么可遗憾的了。看清这几点,各方当事人好自为之,不必纠缠,顺其自然。相信季老的智慧,尊重季老的心声是大家应该做的。

    开国先崇文

    俞敏洪觉得,给孩子时间的同时,要学会培养孩子的心情。他的父亲从小潇洒、悠闲的生活态度,培养了俞敏洪性情中的豁达和不在意。当他遇到困难、挫折和痛苦的时候,这种个性就明显的发挥作用。

    三、高考语文命题应该由“以能力立意”转变到以“语文素养”立意。

    孙云晓:1993年我写了《夏令营中的较量》,没想到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响,几百家媒体报道和评论报纸转载,成百上千的学校组织讨论,甚至一些报社连篇累牍发表讨论文章,国家领导人也在多个场合提到这篇文章。当时,我的想法是中国的改革开放,使中国必然面临全球竞争,我们的人才必然要适应国际竞争,那么我们的孩子和外国孩子相比究竟怎么样呢?中日青少年探险夏令营正好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视角。

    内容 说明

    60年来,中国的教育进步很大;60年过去了,中国的教育问题仍然很多——这两点,无人否认。问题的关键在于,成绩属于历史,危机将影响未来。在关乎国家命运、民族未来的教育问题上,保持足够的清醒,不盲目骄傲,不轻易气馁;大着胆子探索,摸着石头过河;既低头走路,又抬头看天,应该是一种最现实、又最理想的状态。

    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如何更好通过考试来为国家选拔人才,一直是教育主管部门的一个工作重点。

    (2)归纳内容要点,概括中心意思

    “我就是一名教育的失败者!”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高级副总裁陈向东面对台下听众,开诚布公地说。有一天晚上,他11点左右回到家,刚进门就听见大女儿宁宁的哭声。“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我难过,我想妈妈了!”“妈妈不在家,爸爸在呀!”“爸爸你在家有什么用呢?你知道我的作业是什么吗?我的语文课本是哪本吗?你知道我在上什么培训班吗?”听完女儿的倾诉,陈向东当时就傻了。

    谁说现在的孩子只会哈韩、哈日,只爱洋快餐、舶来品,只管自己、对国家时政却漠不关心?调查问卷的结果让人刮目相看。尽管这些孩子在一定程度上对某些外来文化显得较为狂热,尽管他们的一些思想和行为显得那么“前卫”,甚至有些“离经叛道”,但在他们心中,爱国情绪同样高涨,祖国的重要地位依然神圣不可替代。他们对爱国的理解已趋向理性和成熟,让人感到欣慰,更给人以启迪。

    沉吟放拨插弦中,整顿衣裳起敛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十三学得琵琶成,名属教坊第一部。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钿头银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奖项简介

    对于教育部《规定》的出台,这位老师认为:“太虚了!没有什么可操作性。批评应该限定在什么尺度内?留校补课算不算批评?就这么一句话解决不了目前老师面临的问题。”

    此外,既然汉字原则上不恢复繁体,为何这一次有6个繁体字纳入汉字表?对此,《通用规范汉字表》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宁教授表示,现在恢复的繁体字都是必须恢复的,“比如朱砂的‘朱’,这是一个科技用字,但恰恰是一个繁体字,你不拿出来,有些科技地方就没有办法说,所以这个字不能不恢复。”

    中国教师报:中国很多学生都害怕写作文,如何才能写好作文?教师应该怎么教作文课?

    了解:对所学化学知识有初步认识,能够正确复述、再现、辨认或直接使用。

    贵州省教育厅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周忆江说,高考加分成为舆论热点,也不能光让教育部门背黑锅,计生、民委等部门也在高考加分环节中占一席之地。“一些部门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也干预了高考加分政策的执行。”

    现年52岁的恩格隆德是文学奖评审小组中最年轻的成员,今年6月接替恩达尔出任常任秘书一职,他6日表示:“在大多数语种里,……都有作家应获诺贝尔文学奖。”但由于评审小组成员绝大多数来自欧洲,“更容易认同欧洲和欧洲传统的文学作品。”他认为学院需注意不要过于“以欧洲为中心”。

    温家宝回答: 中美关系是我们最重要的外交关系,它不仅关系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在一定意义上也超过两国的范围。

    语文课上学生的阅读毕竟不同于一般人的文学欣赏,它是一种在教师指导下有目的的学习行为。当然要尊重学生独特的阅读体验,但这种尊重决不意味着放弃教师必要的指导。学生由于阅读能力、理解水平有高有低,他们对文本的解读自然也有高低之分、深浅之分、正误之分,阅读教学的任务不仅要帮助学生读好课文,更要通过学生的阅读实践培养来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使学生学会怎样品味语言,怎样捕捉文字背后的隐含信息,怎样获得审美的愉悦,怎样对文本作出既富有创造性又符合文本实际的解读,等等。教师既不越俎代庖,但也决不能放任自流,这才是对学生负责的态度。“一切由学生说了算”,你对我对大家对,你好我好大家好,似乎很民主很前卫,其实是误人子弟!

   违规加分考生的相关信息迄今未能明示,不只是激起众多议论、猜测和质疑,似乎也已对正常的高考招生工作造成影响

    五、学会提取信息的本领,大部分考生对所学的知识只知道、没熟知,熟知了不理解,理解了不会用,通常也是失分的主要因素之一。考生能够选择和运用中学其他相关学科的基本信息技能,来解决考试问题。学会运用信息基本技能判断和识别信息应用的正确性,学会不同类型数据之间的转换,信息规律的要点。能够发现或提出科学的、具有创新意识的问题。能够运用所学的知识信息和相关学科的知识,通过比较、分析、判断、阐释和试题要求相依的基本原理与规律,能够运用科学的语言、正确的逻辑关系,表达出论证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与结果。这对考生基本信息的熟知、提取、运用提出了高要求。也是未来高考试题的一个重要突破。

    孙:这个东西呢,我觉得不能完全怪罪第一线的老师。因为不少第一线的老师,一方面重视文本,一方面弄一点多媒体,二者结合得比较好的,还是有的。但是呢,在好多地方,有一种多媒体啊,就是为多媒体而多媒体。太多的多媒体啊,像钱梦龙老师讲的那样,电脑呀,操作呀,都会出意想不到的问题,包括声音不响、画面空白的问题,钱先生说,这哪是多媒体,是倒霉体!多媒体是文本的附属品,但是,许多时候,我们变成了多媒体的附属品。我举个例子。我到一所中学去听课,老师讲《木兰词》,先放美国那个《花木兰》的动画片,然后呢,就放我们中国的连环画,放完了就集体朗读了一番,然后就讨论花木兰。这就到文本了,但文本和前面放的《花木兰》有什么关系,他完全忘记了。多媒体也没有起什么作用,完全成为累赘。开头的多媒体表现的是美国的花木兰。本来应该提出问题,美国人理解的花木兰和我们中国经典文本里的花木兰,有什么不一样?不是说要分析吗?分析的对象就是矛盾,没有矛盾无法进入分析层次,有了矛盾,就应该揪住不放。美国花木兰是不守礼法的花木兰,经常闹出笑话的花木兰,而中国的花木兰,说她是英雄,要具体地从文本中分析出来这个英雄的特点是什么?连这样起码的问题没有提出来,结果美国的和中国的,好像是一样的,这样,多媒体就变成个“遮蔽”了。

  

    汉字独特的发展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