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在其中港饮社

2019年04月17日 16:00

字号 :T|T

    在新中国成立至1978年的近30年时间里,中小学语文教学一直在政治漩涡中起伏沉浮。折腾来、折腾去的结果如何呢?吕叔湘先生一言以蔽之:“少、慢、差、废”。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经历过“十年浩劫”的一代语文教师,他们倍加珍惜新时期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整体氛围,倍加珍惜自由而开放的学术风气,自觉地以“语文工具论”思想拨开语文教育政治化的云翳。十余年间,中小学语文课堂教学改革可谓千帆竞发,浪涌波推。特定的时势造就了新时期以来第一代语文名师。其中,产生深远影响的中学语文名师有于漪、钱梦龙、欧阳黛娜、洪镇涛、宁鸿彬、章熊、潘凤湘、张孝纯、黎见明、程日亮,等等。在众多名师中,若论课堂教学艺术,于漪、钱梦龙堪称划时代的重要人物。在小学语文教学园地,则出现了霍懋征、李吉林、斯霞、丁有宽、贾志敏、支玉恒、于永正等一批名师。

    问题之二:中国教育怎么了?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徧,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

    "学生注意力不集中,责任不在学生,在于我,因为我讲的东西不够吸引人。"何捷说。

    4 给你肉、鸡蛋、黄芽菜、百叶四种食物,能组合出几个菜上桌,越多越好。

    其次我认为还值得大家注意的就是逐步消除大班额,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有这个提法,可是如今我的学生仍然是五六十个人甚至七十个挤在一间教室里,资源共享着四十分钟里的那一个老师,遗憾的是《纲要》中只说到了逐步消除大班额并没有提到高中教育阶段多少个学生一个班最为合理,经济发达的城市已经基本实现了小班额的授课,这有利于学生处在主动地位置上接受教育,三年的教学使我明显的感受到人多的班级我无法去关注每一个学生,目前我带的两个班人数相差十几人,我就明显的感觉到了人少的二十班我可以有很多的精力在课堂上给他们作为学习的主人的主人翁的能动性,我可以及时的反馈给他们一些适合他们个人发展的信息,尤其二十班体育生较多,十三名体育生基本上已经可以保持一个稳定的语文成绩,并且我发现他们比其他的学生更善于记忆,优点被老师及时的发现并鼓励的多了,他们就会逐步建立起对学习的自信心,也就能保持一个好的成绩了,可是另一个班级人数稍微多一点,我总觉得自己哪一个学生都想抓住,可是总觉的力不从心,渐渐地发现每个人都抓一把其实效果并不理想,学生很想老师一直都是最关注自己成长的,你偶尔的抓他那一把并不能起到多少进步,所以这一条我觉得势在必行。

    马英九此时提出「识正书简」,是对大陆提出的「识繁写简」的善意响应,两种提法并没有原则差别,只是字意表达略有不同而已。

   (1)工资范围足够大,各档次之间拉开距离;

    语文,说出来的是语,写下来的是文。进一步说,语,指语言;文,指文章。这个文章是广义文章,包括实用文章和文学作品。曹丕说的“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典论?论文》),韩愈说的“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调张籍》 等,其中的“文章”是也。我国传统习惯用“道德文章”评价知识分子,这个“文章”泛指学问、着述之类,内涵就更宽广了。

    从空中到地上,从武器到彩车,一个个充满朝气的行进表演,尽显中国力量和时代气息。从小英雄林浩登彩车到“最帅交警”亮相,从飞人刘翔到重现太空出仓瞬间并展示国旗的航天员翟志刚,从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同志四代领袖巨幅画像到原音重现,从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再到科学发展观一脉相承的思想体系内涵,一辆辆彩车经过,一首首耳熟能详的歌曲响起,把我们的记忆带回了昨天,奋斗创业的号角,改革开放的声音,世纪跨越的梦想,科学发展的提出,60年的辉煌成就,谱写出一曲曲中华民族自强不息顽强奋进的壮丽史诗,让我们看到一个团结奋进的美好未来。

    这样的文化论争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引起社会关注,却也不能过于乐观。因为在论争中我们只是看到了对他人道德正确、义正词严的指责,并没有丝毫自责的意思。语文失落,为什么个体不反躬自省呢?“反求诸己”、“向内寻求”,正是汉语承载的中国文化的精髓所在。错的何以都是别人?如此论争,注定是风雨过后一切故我,就像此前几次关于语文教育的讨论一样,并不会切实推动或改变什么。

    (4)能对一些简单的实验方案作出恰当的评价和修改。

    2.蒹葭《诗经》

    “时事热点有的考生熟悉,有的考生不熟悉,并不太适合作为高考作文题。”王立群说,他认为辽宁的作文题目“明星代言广告”、江西的“圆明园兽首拍卖”等材料与时事关联度太高,作为高考题目有欠稳妥。

    10年前,我与剑桥大学校长交流时发现:复旦科研经费只是剑桥的1/10, 几乎全部用在仪器设备上;而剑桥科研经费支出中,只有1/10用于仪器设备, 其余9/10全用于人:聘最好的教师,招最好的学生。两校用于仪器设备的费用一样,但剑桥用于师生的费用则大大超过复旦。现在,我国名校的经费与世界的差距大大缩小,但用于人的经费依然大大低于国际水准。温总理提到,要有“以人为本”的办学理念,这应体现在办学的各个方面。

    第三,希望同学们把深入实践作为成长成才的必由之路。古人讲,既要“读万卷书”,又要“行万里路”。这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人才成长的规律。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无不经过社会实践的历练和艰苦环境的考验。五四运动昭示的青年运动正确方向,就是在党的领导下,走与工农群众相结合、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道路。当代青年学生要健康成长、茁壮成才,仍然必须坚持这个正确方向、这条正确道路。对青年学生来说,基层一线是了解国情、增长本领的最好课堂,是磨炼意志、汲取力量的火热熔炉,是施展才华、开拓创业的广阔天地。只有深入到基层中去,深入到群众中去,才能加深对社会的认识,增进同人民群众的感情,提高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近年来,不少高校毕业生积极响应党和政府号召,主动到基层一线去工作,作出了显着成绩,加快了成长成才步伐。希望更多同学以他们为榜样,自觉到基层一线去发挥才干,到艰苦的环境里去经受锻炼,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建功立业,切实走好迈向社会的第一步,开辟事业发展的新天地。

    “要把教育资源配置和工作重点集中到提高质量、特色发展和促进公平上来,促进各级各类教育协调发展,保障不同群体公平接受教育。”

    3.“新鲜味”。表现在以下方面。一是试题在选文上的“新”。文言文阅读选文,选择了唐宋八大家之一王安石的散文《慈溪县学记》,突破了往年只选记人叙事的史传体的传统模式;第二卷现代文阅读选文,选择的是英国作家凯?杰罗姆的小说《想象》,突破了现代文阅读只选散文的固定格式。这些选文,虽然“新”,但均属于考纲规定的范围。二是考查的重点的“新”。文言文阅读考查的重点“新”在第10题,往年考查的重点是对记叙文“六要素”的准确把握,今年考查的重点是夹叙夹议,在“议”中对古代兴教办学,育人选官等教育与政治制度的观点准确把握。第二卷现代文阅读考查的重点“新”在第14至17小题这四个题,往年考查的重点是对散文的“景物、情理、布局谋篇、方法技巧”的把握,今年考查的重点是对小说“人物形象、情节结构、细节描写、小说主旨”的准确把握。

    两型国产预警机的高调亮相,标志着中国空军的又一支新型部队横空出世。

    据人教社原总编辑吴履平回忆:“20世纪70年代初中期,是‘批林批孔’、‘反回潮反复辟’的混乱年代,人民教育出版社虽然恢复了,但不许编写中小学教材,只出版‘教育革命’小册子。直到粉碎‘四人帮’,1977年邓小平同志抓教育、抓教材,人民教育出版社才得以恢复正常工作。”

    你是否有过类似的感受或体验?请以“视野”为话题写一篇文章。立意自定,文体自选;题目自拟,不少于800字。

    我们语文教师特别需要清醒的头脑,宁取不大热闹却有深度的探究思考,也不要缺乏思维,只有热情的虚假繁荣。  

    是9年义务教育很有成效

    说远一点,教育的问题是社会的问题,需要社会各方面通力配合才能做好。教育部给班主任“授权”的“规定”是一个根本解决不了实质问题而又漏洞百出的雷人举措,类似这样的思想和行动,都是坐在家里看教育的书呆子思维!明确教师职责,明确学生权益,协调家长和学校的关系,充分考虑各种社会因素和教育的关系才能对症下药。不然的话,再浪费国家纸张,多印上亿份不解决实质问题的雷人规定,不但帮不了老师,还会更严重地拖累我们的教育!

    积 jì

    第一个层次是“就学机会公平”。这是由宪法规定的公民受教育权所决定的起码的教育机会公平,或者说是教育机会公平的底线要求。我国于1954年颁布的第一部宪法便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其后至今半个多世纪,宪法虽几经修订(1975年、1978年、1982年)与修正(1988年、1993年、1999年、2004年),但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这条规定始终未变。不过,在现实中,宪法规定公民有受教育权并不等于每个适龄公民就一定都能进入相应阶段的学校接受正规教育。因为,至少有两种制约因素会导致就学机会不公平。

    另一类是典型的高频别字,它们在文字使用中反复出现,带有明显的规律性。比如“小时候”错成“小时侯”,“羸弱”错成“赢弱”,“合璧”误为“合壁”,“猕猴”误为“弥猴”,“度假”误为“渡假”,“戛然而止”误为“嘎然而止”,“大名鼎鼎”误为“大名顶顶”,等等。这些差错数量众多,说明一些编校人员对常见别字缺乏必要的敏感,职业能力与素养仍有待提高。

    “我们的教育还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不适应国家对人才培养的要求。”当温家宝总理对当前教育问题的深切思考化作全社会的共同思考时,教育的深层次改革已然逼近。

    为此,我在这里昭告天下:请从我头顶上把“国宝”的桂冠摘下来。

    这一切,将温暖并护佑着灾难中的玉树。

    “教育共识不形成,改革会是瞎折腾。”朱永新建议,有必要尽快在全社会发起一场“教育原点”的大讨论,确保方向的正确性。他说,“中国教育改革,再也不能无的放矢了。”

    跟水稻沾边,水货?

    换个角度想想,听证会本身的结果,也许并不重要。 

    这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现代大学学术机构一定要有这种气氛。这个东西看不见,但是你可以感觉出来,大家崇尚什么,尊重什么,追求什么。

    昨日下午,杨锐从人南校区出发到西华大学。这次,他是来交毕业论文第二稿。

     新招生拟实行大平行录取

    课间,我和学生闲聊,了解到他们语文基础薄弱,知识面狭窄。问起学生对我教学的意见,学生说我人满好的,知识也算丰富,就是课讲的不够灵活,干巴乏味,时常说到高考,搞得人挺紧张的,另外,讲的很多初中就应该会的知识他们接受不了,因为初中的老师从不或很少扩充知识面,也像我一样只扣住考试讲东西,一点都不吸引人,令人生厌。说我在赏诗品读、讲学法和涉及课外知识的时候他们特别愿意听。

    16.望岳杜甫

    对欠发达地区没有考上的和还不具有教师资格的3万多代课教师,广东以每人1400元的标准进行了一次免费转岗培训,最后作为学校中的非教学人员来安排就业。而对于既不能转岗,也不能成为公办教师的,只能进行辞退,但会对这些辞退的代课教师进行适当的补偿。

    是的,我们很平凡,我们也只想做一个平凡的人。但是我们的学生需要最出色的教师,需要伟大的老师。一位优秀的教师,会像美国电影《春风化雨》(一译《死亡诗社》)里的基廷老师那样,让自己的学生学会独立思考,成为站立起来的人。当基廷被学校辞退不得不离开教室时,一个接一个的学生站到了课桌上,大声地喊道:“船长!我的船长!”影片的这个结尾我看了大约有50遍。我之所以反复体味这个场面,是想到:一个真正的教师应当追求这样的人生境界。

    胡晓明教授《出于什么理由要考语文》(载2月8日“笔会”)把语文教育的危机上升到母语文化生存的高度对待,令人心有戚戚。的确,国民人文素质的持续下滑就是语文教育危机最直接的反映,社会整体的趋利风潮和实惠主义的风行是对母语文化最严重的生态破坏,中文教育水平已离我们民族的人文母体要求越来越远了。

    尽管,语文教改一直在进行中,但却是边改革边建设的状态,其理论不足的弊端一直是致命伤。用钱理群先生的话即是:“怎样建立一个民族化、本土化又是科学化的中学语文教育体系,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因此理论界争论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歇,其中,如何对待外来的西方理论即是问题之一。

    16.望岳杜甫

    此外,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教育体制的改革对教师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教师被视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为此,教师常常不得不掩盖自己的喜怒哀乐,忽略自己地七情六欲,而职业的神圣感和实际社会地位间的反差不可避免地使教师产生内 心的角色冲突。教师也是普通人,他们也有常人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我们没有理由赋予教师太多的使命和责任,把教师地地位神圣化。然而,社会和家庭将学生品德教育、能力培养、身心健康发展的重任完全交付给教师,学生家长大多也只关注孩子智力上的投入,而忽视了他们人格上的成长。这种过度依赖教师的心理,使得学校不得不将社会、家庭应该承担而没有承担的责任承担下来,就是说,教师在一定程度上承担了它不该也无法承担的重任,而教育好学生本应该是社会、家庭和学校三位一体共同完成的任务。

    应该说,在高考的名义下,在一切为考生着想的口号下,社会经历了一次非常态的考验。为了“绿色护考”,禁止试区附近施工;为安全所计,考点附近马路封路;即使不得不通过考点的车辆,也被禁止鸣号。有的家长甚至还要求试区捕捉麻雀,还自愿担当协管员,拦截过往车辆,生怕这些响声造成干扰。乍一想,这些措施颇有道理,毕竟对考生而言,一生一次高考非同小可。然而,细细琢磨,不免生出疑问:在平时,难道我们不该“绿色环保”?难道平日里噪声就该“无所顾忌”?从某种角度说,高考期间所采取的措施,应当是社会常态,而不应成为高考时对考生的特殊优待。而将高考视作“社会考”,在某种程度上,正是反映了社会对这场考试范畴的“扩大化”。

    时下,《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公开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纲要》)广受国人关注。其实,这其中也凝结着朱清时的智慧。2月下旬,朱清时收到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的一封感谢信:一年多来,您以不同方式参与纲要研制工作,做出了重要贡献……感谢您长期以来对教育改革发展的关心和支持。

    理想信念、民族精神是人文素质教育的重要主题,而古代文学正是其重要的文化阵地。古代文学作品是经过几千年的淘洗保留下来的,是历代作家人生信念、人文情怀的艺术外化。在文学的鉴赏中,可以带领学生去触摸我们民族的伟大灵魂。《楚辞》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表明了屈原为实现“明君”、“贤臣”、“修明法度”的美政理想而九死未悔的精神;《孟子?滕文公下》激荡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浩然正气;《孟子?告子下》中的“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告诫人们要担负国家民族的重任,成就大业,必先磨练意志,锻炼心境。这里有李白“天生我材必有用”,“吾辈岂是蓬蒿人”的奔放豪迈的青春歌唱和“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强大信心表白,也有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忧国悯人的情怀,更有曹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雄心壮志。文天祥那“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民族气节会使学生得到心灵的涤荡和升华。这些优秀的作家是我们民族精神的化身,是激励青年坚定理想信念的楷模,他们的作品具有无穷无尽的感染力量。

    笔者曾就此询问过北京的一些一线高中教师,他们认为改革的方向是对的,综合素质评价自2007年高中新课改开始后实施,确实对学生成长有帮助。但老师们又不无担心:一是综合素质测评无法量化,能否在实际中落实是问题;二是在落实的过程中能否得到强有力的制度保障,不至于成为新的权钱交易滋生的土壤。

    朱清时:中国幼儿教育基本上没有总体的科学规划,往往走向两个极端,一是赚有钱人的钱,把幼儿教育弄得像贵族教育;还有一种是把幼儿教育当作保姆教育,只要把孩子带着不出事就行。其实幼儿园教育是最重要的教育。

    我们观察教育在一代人身上的后果,要推前二十年或三十年,才能找到根源,找到时代的流变如何有形无形地塑造“人”、从深处养育人的“素质”——今天五十岁至六十岁之间的老师,大致是“文革”前的大学生或“文革”中的知青,我们进入大学是在七十年代未,那时我们的大学老师若在五六十岁,那么,他是在民国年间接受的大学教育,而我们在五六十年代上中小学期间的老师,则是在民国年间接受中小学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