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应用基础试题及答案

2019年04月26日 15:32

字号 :T|T

    父母们焦躁不安,倾注全力——精神和金钱,供养自己家庭以及家族的希望之芽。

    当前的语文生态令人担忧,表现在浮躁,急于求成,人为拔高,削弱语文基础,忽视语文知识,大话空话复燃,语言学习缺失,等等,不一而足。教育周期长,语文教学动辄影响一两代人。这需要有识之士,有志之士,有权之士,头脑清醒,发扬学术民主,通力协作,认真研究解决。

    钱:我来这之前,看到一个报道消息把我吓了一大跳,说某个地方通过一个法规,规定今后语文老师上课“满堂灌”的,一堂课讲到底的,学生没有发言的,就要处罚,就是触犯法规。我觉得这些行政人员不知怎么搞的,动不动就搞法规,这样下去,评价体系肯定会出大问题的。

    还记得,温总理2007年5月14日在同济大学的演讲中指出:“一所好的大学,不在高楼大厦,不在权威的讲坛,也不在那些张扬的东西,而在有自己独特的灵魂,这就是独立的思考、自由的表达。要通过讨论与交流,师生共进,教学相长,形成一种独具特色的学术氛围,并不断完善和发扬,影响越来越多的人。这样,真正的大学就形成了,就会有一批有智慧的杰出人才出现,整个国家就有了希望。”

    三是高等教育资源的配置严重不均问题。高等教育资源配置严重不均,给不少省区的高考带来很大困难。以河南为例,全国每1000万人拥有普通高校14.22所,河南却不到9所;全国本科与专科在校生之比为6:4,而河南仅为4.5:5.5,本科在校生,同全国差距甚大。从重点学校布局看,河南9800万人口,只有一所211院校(郑州大学)。985院校河南没有一座。省内学校少,外边重点学校又招的少,所以他们认为只好在走钢丝中互相挤压,或花大钱到大城市去读那些公办学府兴办的收费学校了。

    提高教育质量不仅指教学知识的质量,更是全面落实教育方针的培养人的质量。学校和社会现在对什么是我们要培养的人和什么样叫人才真应该有一个深刻的反思了。只有书本知识没有动手能力,只会读书不会与人交往更不善合作,只能一帆风顺经不起一点挫折,只会重复书本不会提出问题,只会做作业甚至不会玩,稍一跑跳就要头晕摔倒,这不是我们应该培养的人才。

    新中国成立初期,山尊先生曾经与焦菊隐、梅阡和夏淳一起,积极探索中国话剧与戏曲的相互融合,构筑了北京人艺现实主义话剧风格。他所执导的《春华秋实》、《日出》等剧作,成为百年话剧的经典之作。

    3.反复诵读,品味文气

    语文难度持平,取消选做题型

    我是一名老教师,对“批评”学生背后的教育扭曲深有感受,手边就有两个例子。第一件事是,某校任教的朋友期末监考,有学生作弊,对她的提醒置若罔闻,再次告诫时,竟然遭破口大骂:“×婆娘!”当下险些气晕。后来终因太憋气,找机会调了工作。这第二件事呢,就是我本人。也是为了制止开考时学生旁若无人地进出教室打手机,换来污言秽语一阵狂骂和威胁,还挨了两脚乱踢。教师有没有“批评”的权力?看看这样的乱象就可见一斑了。

    “这样的人格危机让我们每个人思考,在经济发展的同时,人格建设是不是没有跟上?”潘贵玉说,现代社会青少年面临的各种压力越来越大。他们缺乏应对复杂事物和控制自我情绪的能力,很难自觉抵御错误思想和消极腐败现象的侵蚀,导致部分青少年理想信仰淡薄,公德缺乏,意志消沉;部分青少年厌学愤世,孤僻自闭,心态扭曲,行为逆反,甚至产生对家庭和社会的极端行为。

    秦以攻取之外,小则获邑,大则得城,较秦之所得,与战胜而得者,其实百倍;诸侯之所亡,与战败而亡者,其实亦百倍。则秦之所大欲,诸侯之所大患,固不在战矣。

    因此说中国文学的出路首先在于作家自己,不在于中央能给你多少钱养杂志。就算给一个亿养杂志,但杂志上发表的东西没人看,那还是不行。养一批人出一些没人看的东西,这种日子能过得长久吗?我这话也许有点过激,但话糙理不糙。根本的出路在于你的小说、你的作品得让老百姓爱看,让老百姓愿意买你的书。我们当然不是以发行量为基准说明文学的好坏。但从一个时代来说,一个民族来说,文学总是要得到这个时代、这个民族的认可,才能存活得下去。呼吁外力是需要的,但不是根本的。根本的是转换,自我转换。这个自我转换很重要的一个标志是把自我的命运和国家、民族、时代的命运紧密结合起来,这方面中国知识分子是有优秀传统的。孔子说,士,志于道。(这个“士”就是知识分子)“文以载道”,这是老传统了。但近一二十年被反掉了。说文不要载道,文学就是宣泄自己的情绪等等。但你要想想,一个作家无志于“道”,只是玩弄文字,这个文学还有什么意思呢?这个文学肯定和大家没有关系了。“道”是整个世界、社会、民众生存发展的规律。无志于“道”的文学肯定是空的,玩一会儿是可以的,久而久之,还有存在之必要吗?而中国的知识分子历来有“志于道”的传统,这样的例子很多。

    (1)熟记并正确书写常见元素的名称、符号、离子符号。

    上午评卷刚开始,电脑就一张一张地跳出试卷,组长通知,试卷已经进入二评,这些单独跳出的是一、二评分差超过6分,也就是要求三评的试卷,听到这话,老师们的神经陡地一紧。三评,基本意味着自己的每一次打分都将决定考生作文的最终得分了(真正三评还不能决定的试卷少之又少)。为了了解自己的二评与其他老师的一评打分是否接近,休息的时候,老师们纷纷到组长那里查看自己的评卷记录。据组长讲,去年一、二评分差超过6分需要三评的试卷约有25%,也就是说,每包试卷可能有七八篇试卷一、二评分差在6分以上。我惴惴不安地查看了一包自己的二评卷,结果发现自己与一评老师分差超过6分的只有一份,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接着,我又查看了十来篇自己的三评文,发现我的三评试卷大约有80%是与一、二评中打分较高的老师相近,这与我的初衷是相符的,前面说过,只要不是无原则,我是主张分数朝上打的。

    (本报记者杨明方采访整理)

    再就是不要因为舆论对公权腐败的怨恨,再加重对何川洋父母的惩罚。何的父亲被免去招生办主任的职务,何的母亲组织部部长被停职,何本人实际上被取消录取资格,父母的责任归父母,孩子的责任归孩子,两者不能相互替代——既有的惩罚差不多已是最严的惩罚,不要再给其父母罪加一等。出于对权力滥用的痛恨,许多人要求追加对何父母的惩罚,进行更加严厉的党纪政纪处分,这对何家是不公的。一个错误,需要多大的惩罚才能消弥呢,何必赶尽杀绝逼入绝境?

    北京:一首歌中唱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给我希望;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飞向远方。请以“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为题,写一篇作文,不少于800字,体裁不限。

    据说,某年秋天,文化人王小波在北方某小城遇到一拨儿耍猴的人。“他们用太平天国杨秀清的口吻说:为了繁荣社会主义文化,满足大家的精神需求,等等,现在给大家耍场猴戏。”王小波说,猴戏当然没看,我怕看到猴子翻跟头不喜欢,就背上反对繁荣社会主义文化的罪名,也希望有人把这些顺嘴就圣化自己的人管一管。同样是文化人的梁文道就此点评道:“我们很喜欢在文化论战的时候把自己捧得很高很神圣,占据道德高地。”在这场“不考语文”文化风波中,我似乎也隐约看到了那些走江湖者的影子。

    二是形式主义的三维目标。现在的教案千篇一律,无论是教哪篇课文,都要落实所谓的三维目标,并且像切蛋糕一样地做好了切分,即这堂课知识与技能要落实多少,过程与方法要落实多少,情感态度与价值观又要落实多少,并且,还要考虑“两纲”教育——即民族精神教育和生命意识教育,在我这堂课得到真正落实了吗,应该在哪里体现出来。在上课之前就有了那么多顾虑,先入为主,背着沉重的包袱上阵,在具体实施课堂教学过程中,这也不舍得删,那也不舍得丢,内容太多,信息量太大,像下冰雹一样地砸向学生,学生来不及反应,这个问题还没有消化,下一个问题又来了!

    第一是好学。作为语文教师要有文史哲的底子,必须要有文化的积淀。知识不等于文化,知识是一种本领,文化是一种素质。知识是文化的一小部分,是文化的基础。我们过去的一些大学的、中学的教师文化积淀很深,他们没有什么教学参考书,拿起一个教本来,就可以左右逢源。他们的文化底子好,学生再怎么问,他们也不怕。我们现在上课就怕学生问,一问就不知道怎么办,回答不上来。

    于丹说:“所谓的学习委员,一般都是学习成绩好,智力高。但往往只是沉浸于学习中,忽略了其他方面的发展。生活委员呢?一般都是热心帮助大家的人,经常在班上组织活动,安排大家的生活,人缘好,情商高。而最终成大事者,不是智商高的人,往往是那些情商高的。”

    如何看待江苏高考数学命题可能发生的变化?六合高级中学数学特级教师刘明表示,2009年的高考数学题已经很少有竞赛背景了,2010年比2009年更简单些非常有可能。因为现在全省的学生都在减负,高三生也不例外,周六不能上课,晚上也不能上课,一般学校高三每周减少数学课三四节,要少复习不少内容,2010年高考考试最后几道题能力要求略降是符合这种变化趋势的。

    聪明人借助泡沫大发其财。以独立相标榜的大学排行榜就是一例。

    感言:

    [点评]该考生作文有三巧:一是拟题之巧,紧扣材料主旨——有独特之感;二是开篇之巧,通过对三种艺术的独特风格的描述,得出对独特艺术的价值判断——有乐读之感;三是辨析之巧,对“非常艺术需要非常眼光”的关系分析后,得出“生活需要创新,科学需要探索,中国的艺术同样亟待注入新鲜血液。当代书法家在熟练永字八法后,迫切需要的便是对于艺术、人生、世界、宇宙的思考和感悟,同时也要有一股不媚俗的勇气”的结论——有顿悟之意。

    语文素养是人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2.什么样的政府能够赢得你的尊敬?

    朱清时:我就做一件事,把学校恢复到它的本原状态,单纯追求学术作用,学术作用在学校有最高发言权,其他人都是为他们服务的。我来主持南方科技大学就是这个想法。

    此刻,因再次举国哀悼大地震中的罹难同胞,全中国人心中涌起的是无尽的悲痛与力量。

  温家宝作为一国之总理,令人学习的地方太多了,我就说说如何向他学语文。

    关于批评的“适当方式”问题,不少老师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一位班主任老师为此专门撰写博文,称“批评学生绝对是一门艺术”。他认为:“作为班主任,高明、机巧、妥帖、受听的语言更受学生欢迎,这种语言不仅能达逆耳忠言之效,而且让人如沐春风、豁然开朗。”他认为,批评的语言千姿百态:对自尊心强的,批评时要照顾面子;对好胜的,不妨先肯定其成绩;对性情软弱的,批评中含有鼓励和信任!批评的语言应该依情据理,因人而异,应该讲究一点艺术。

    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不过,“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的表现,却不让人满意。相当数量的“先富起来”的人,并非“仓廪实而知礼节”,竟然是“饱暖思淫欲”,包二奶、超生、赌博、联手黑社会。

    第二,担心课程面面俱到,要求太统一,不能照顾到学生的天赋、兴趣和爱好。有论者认为,人的天赋是有差异的,人的智力结构也是多元的。有的适合学文科,有的适合学理科,有的适合学艺术。这个意见是很有道理的,文理不分以后不能对学生一刀切,都统一要求,不照顾学生的个性发展。改革的目的就是要以人为本,发展个性,培养具有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创新型人才。因此,高中课程需要认真改革,改革的方向就是降低难度,减少必修课,增加选修课,使学生有选科的自由和空间。

    5、而经济利益影响,使加重学生负担屡禁不止,更加大了“漩涡”的力度。

    内容 说明

    李元元:华工在科技方面的产学研结合走在全国高校前列,已成为学校办学的一大特色,我们一直在思考,这种优势怎么样应用到人才培养中?实际上,除了“华大”之外,我们在校外还有330多个创新实践基地,校内也有30多个。全校50多个省部级以上重点实验室、工程中心等都对本科生开放,学生可以随时或预约做实验。另外,华工与企业界联系紧密,有98个联合实验室和研发中心,其中30多个也对本科生开放。“华大”创新班就得到了学校产学研项目的经费支持。

    搜狐教育主持人:请您谈一谈中国教育目前存在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5)了解强酸强碱中和滴定的原理。

    新安晚报:我们发现,《纲要》中的很多话语都似曾相识。仔细一想,不少都是您曾经发出的声音。

    不要问我到哪里去, 我的心依着你

    马朝宏:课改给学校带来了哪些变化?您又如何认识和应对这些?

    "我明白了,是把我当成’吸血鬼’来描写"何捷说,"脸是煞白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胡子没刮干净。"

    现在中国的社会现实是,“读得好不如生得好”,学生就业更多的是靠自己家长或家长的社会关系,个人能力反而是次要的。倘若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普通穷人学生想谋个好职业是相当艰难的事情。这样一来,穷人孩子“毕业即等于失业”的可能性就更加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读书无用论”或“高考无用论”开始抬头,不少学生家长自然而然地认为:既然大学毕业后也是难以找到好工作,何必花费那么多钱,使家庭冒着“破产”的风险去读大学呢?

    教育部大概也意识到了教师不敢批评学生的问题严重性,所以在09年8月重申了笼统的“批评教育权”。但正当大家翘首以待有关细则出台时却没了下文。其实,我认为教育部也有它的难处,因为在《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相关条款没有修改前,教育部是无权制定与现行法律相抵触的规则的。

    把文言文与白话文对立起来不是中国语文发展的方向,一味强调口语化是值得反思的。

    一个有足够能力考得高分的人,却仍选择了借助权力资源为自己的未来添加砝码,这不是常人简单的保险思维——为了更高的成功率多上几道保险,它更反映了我们这个时代一个深层的心理镜像:权力崇拜之下,我们很多时候对权力的信赖远甚于对自身能力的信任,即使像何川洋这样考试能力超群的人。与个人能力相比,我们更相信权力的保险和保障。如果有可能,许多人宁愿不去依赖自己的才能,而尽可能地去依赖权力获得我们想要的东西。

    庄子于我,亦是这样。20多岁时,我被下放,那时天天读庄子,他几乎是我全部的精神寄托。20年后的我站在《百家讲坛》上阐释给大众的不一样的庄子,他融合了我这20年来生活的全新认知。这让我想起年少时,不喜欢杜甫的沉郁。那时年少气盛,我爱豪情飘逸的李白。但现在,我懂了,也爱上了他。做母亲之前,我没有真正懂描写两代沟通类的书籍,但有了女儿后,我刻意去看亲子类的书,去重翻《傅雷家书》,去看龙应台《亲爱的安德烈》——多少年之后,等女儿长大了,我会推荐她读这本书。龙应台的《目送》也很打动我。

    “政府保障有品质的教育”

    我们再进一步思考:为什么学生对老师没有敬畏心里?因为在社会大环境中,教师并没有受到尊崇,而孩子的价值取向是直接受社会环境影响的。现在不少农村中小学教师被称作是“站着喝酒而唯一穿长衫”的孔乙己先生。为什么会有“内地的教师、老人、小孩到港旅游不享受打折”的笑话?因为他们旅游时一般是不购物的。一位法新社记者甚至对海艺辱师视频事件发出“很容易让许多中国人联想起十年文革时期那些学生侮辱和殴打老师的场景”的感叹。话虽过头了点,却折射出中国教育目前已处于很危险的尴尬境地。